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21482;?#38405;读 扫描二维码?#21482;?#19978;阅读

首页 > 都市 >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踢你下去

第6章 踢你下去

吕狗 4429字 2018-11-07

  张灵犀吃了一惊,虽说他们开药铺有人生病就意味着生意,但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们只是小的药铺,要是小病小痛,倒是可以应付,怕就怕是大病,万一人死在他们药铺门口,对他们生意绝对是有影响的。

  何况这是一个老太太过马路都不敢搀扶的年代,要被对方家属讹上,整个药铺都?#36824;?#25269;的。

  倒下的老者一看就是患有重大病症,她紧张地问:“爷爷,是癫痫吗?”

  “不是痫证,是?#25163;ぁ!?#21521;天歌在她身后淡淡说了一句。明显,曲龄并不待见向天歌。

  如果向天歌不说钱,他救了她爸一命,她自然也不会亏欠他。可是向天歌主动提出要钱,性质可就有些不同了,至少并不符合现在社会主流的价?#20498;邸?/p>

  但曲鹤松对他似乎十分欣赏,笑道:“小?#20540;?#30340;性格很对我的胃口,这是我的名片,你收好,以后你到宁州来,咱们一起坐下来喝喝茶。”他把一张烫金名片递给向天歌。

  向天歌接过一看,鱼羊食膳集团董事长。

  看来老头来头不小,向天歌料想以后此人一定用得着,于是庄重地收了名片,说道:“大爷,?#20197;?#32473;您开个方子,您拿回去以后按方抓药,吃三五个疗程,血厥之证应该就能缓解。如果身体还有什么不适,随时可以找我,我免费给您调理。”

  说着走进大堂,抓起桌上的纸笔,给曲鹤松开了一张药方,又在下方留下?#21482;?#21495;码。

  张大胡子看他的药方也很奇特,是中西药结合的,想来他对西医也有一定的造诣,不由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些好奇,因为他的年纪太年轻了。

  一般学医的本科至少要读五年,而且单单读个本科也没什么作为,基本都是硕本连读,之后又要临床研究几年,才能真正拿得出手。

  这么一来,年纪至少三十开外,但向天歌只有二十出头,年纪根本就对不上。

  送走曲家父女之后,张大胡子拉着向天歌的手:“小?#20540;埽?#20320;今天可真叫我大开眼界了,要不是你,人要真死在我家药铺的门口,我可真什么都说不清楚了,多亏有你呀!”

  “举?#31181;?#21171;,老爷子,你也不必客气了。”

  “小?#20540;埽?#20882;昧地问一句,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我跟我师娘学了几年医术,没有上过专业的院校。”

  张大胡子点?#35828;?#22836;:“我想也是,专业的院校要读出来,绝对不是你这个年纪。”

  又问了一些气厥和血厥的问题,向天歌知无不言,教会了他如何迅速判断?#25163;?#30340;区别。

  向天歌学的是鬼医道,按照师门规矩,除了正式收为弟子,否则是不许把本门医学药理传授他人。但是关于?#25163;?#30340;理论,不是鬼医道独有,说了也没甚关系。何况向天歌一向以为,好的医术就该传播,这样造福的人群就会越来越多。

  张大胡子就连气厥和血厥都分不清楚,可见医术也是半吊子,如果不教会他,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说不定他就能把人给医死了。

  谈了半个小时,张灵犀把他的草药按照重量算钱,说道:“一共1594,我给你1600,取个吉利数字。”

  又把计算器拿给他:“你要不要自己再算一遍?”

  向天歌笑道:“我信得过你。”一千六的价钱,已经比他预想得要多,知道其中舒清雅起了不少作用。

  “爽快!”张灵犀回到里屋,拿了现金给他。

  又说:“下次要有什么药材,还是拿我这儿来,你既然是小雅的朋友,价格方面我一定不会亏了你。”

  向天歌答应下来,接着和舒清雅告辞。

  舒清雅赶着去办其他事情,就和向天歌分手,向天歌自己回到?#40548;?/p>

  ……

  ?#40548;?#20998;为北庄和南庄,中间隔着一条小河。

  向天歌踏过河上的青石板桥,?#23545;?#22320;看着白芳菲?#33258;?#27827;边洗衣,纤瘦的身影看着惹人怜爱。

  这个时候就见王有?#38138;?#30528;西瓜似的大肚皮走过去。

  “菲菲,洗?#36335;?#21602;?”

  白芳菲给他打了手势。

  王有财看不懂,堆着笑脸:“菲菲,你看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为了一个?#24739;?#36807;面的死鬼死守?这不值当。你这是在耽误自己的青春。我现在已经离婚了,你跟了我,我家里的财产都是你的。”

  白芳菲激烈地打着手势,让他不要再来纠缠。

  王有财依旧看不懂,但猜也猜到白芳菲是在拒绝他,顿时把脸一放:“菲菲,你家可还欠着我钱呢,你对我的态度是不是该好一些?”

  白芳菲擦了手上的水渍,拿出?#21482;?#25171;出一行字:“现在天歌回来了,他会把钱还给你的。”

  “他刚从牢里放出来,能有什么钱?哼,去偷去抢?”向天歌当年杀人之后,就在村里消失,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进去了,所以王有财只当他从牢里刚放出来。

  向天歌当年?#27604;说?#26102;候,还是未成年人,又是误杀,只判六年就出来,也解释得通。

  全村也只有向二山知道当年怎么?#21413;攏?#21521;天歌杀的那个恶霸,是军方通缉多年的要?#31119;?#20026;了保命,就一直躲在小镇里。向天歌歪打正着杀了他,之后就有人把他的案件做了处理,并且把他带到部队,把他培养成为一名?#21028;?#30340;特种兵。

  本来他在部队表现?#21028;悖?#24456;快就有晋升的可能,但在一次反?#20013;?#21160;之中,遇见曾经害死?#25509;?#30340;头目,怒火之下私自处决了他,违反规定,组织决定让他暂时复员。

  看着王有财慢慢逼近,白芳菲情急之下,抡起捣衣槌朝他脑门招呼过去。

  王有财不由大怒:“妈了个逼,给你脸还不要脸了,老子今天就办了你!”他?#29916;?#30333;芳菲已经许久,软硬兼施都没结果,渐渐没了耐性,张开爪子就朝白芳菲扑去。

  但是一扑,竟?#24187;?#25169;出去。

  他的后颈已被向天歌抓住,回头一看,不由心头一跳,他是打听到向天歌今天去了镇上,这才敢来骚扰白芳菲,没想到这?#19968;?#36825;么快就回来了。

  “王有财,你是自己跳下去,还是我踢你下去?”

  王有财看着湍急的河水,战战兢兢地道:“向天歌,你……你别乱来……”

  “哦,你的意思,是让我踢你下去?”

  “我没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伴着一声?#21307;校?#29579;有财肥胖的身体撞入?#29992;媯?#28293;起很大一片水花。

  白芳菲吃了一惊,急忙对向天歌打手语:“他……会不会被淹死?”

  向天歌看着?#29992;嫫死?#30340;王有财,平静地说:“他这么胖,应该不会。”

  “救我……救我……咕噜咕噜……”王有财灌了几口河水,双手不停地拍打水面,“我不会水……救命……咕噜咕噜……”

  不一会儿,王有财就被河水冲到下游,遇到一个拐弯之处,紧紧抓住河边的一束柳枝,气喘吁吁,半条性命早已不在。

  “向天歌,老子跟你没完!”王有财气?#38376;?#21742;,又呛出一口?#20154;?/p>

  张灵犀扫他一眼,也没把他的话当一?#21413;攏?#27605;?#20849;?#33647;的不等于会看病。

  “这人患了气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张大胡子火?#34987;?#29134;地说,“现在送到医院,恐怕是来不及了。”

  向天歌不急不缓地说:“不是气厥,是血厥。”

  “你别胡说,张爷爷是老中医了。?#31508;?#28165;雅轻轻?#35835;?#21521;天歌一下。

  向天歌料想一个小小的神木镇,也没什么高人,张大胡子虽然一把年纪,但估计水平也是十分有限,最多他也只能分清痫证和?#25163;?#32780;已,再往下细分,他可就分不出来了。

  人命关天,虽然是在别?#35828;?#22320;盘,向天歌也顾不得许多了,随手从桌上拿了一只针?#26657;?#36208;上前去。

  “别围着了,保持空气通畅。”向天歌挥了挥手,疏散围观群众。

  然后走到患者身边,双手各?#33267;矫逗?#38024;,指间灵气蕴藉,先在两边颊车、下关取穴,疏通患者面部经络。

  张灵犀吃惊叫道:“喂,你干嘛呀?你别乱动,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要负责任的!?#34987;?#32773;要是自己发病死了也就罢了,但要被人治死了,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向天歌淡淡地道:“出了事情,责任算我的。”口中说话,手上却不停止,各在患者两边虎口的合谷穴扎了一针。

  张灵犀又要出言阻止。

  张大胡子忽然伸手把她拉住,冲她摇了摇头。

  他虽然看不懂向天歌的门道,但从他施针的手法来看,这个年轻人绝对受过专业的训练,每一针的力道、角?#21462;?#28145;浅各不相同,他却使得?#24615;?#27969;水,就像吃饭?#20154;?#19968;样自然。

  只消片刻,患者紧咬的牙关忽然松开,发出一声闷哼。

  “醒了!”张大胡子不由一阵惊喜,同时也松了口气。

  张灵犀不由诧异地看着向天歌,她料想不到这?#19968;?#31455;有如此高深的医术,因为中医一道,从来都是年纪越大越有水平,所以像张大胡子这种一把年纪的中医,就算医术平淡无奇,患者也更倾向于信任他。

  舒清雅看他的眼神也有一些不同了,多了一丝崇拜,上次治好她的蛇毒不算什么,但这次他把一个濒临死亡的患者?#21451;?#29579;爷手里抢回来,绝对是大手笔。

  一辆黑色的奔驰S65amg停在门口,一双白皙修长的?#21171;?#27491;从车上伸了出来,脚上穿着一双金鳞红底尖头高跟鞋。

  一个三十左右的女郎走了进来,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中规中矩的打扮,干练之中却又透着一股轻熟和性?#23567;?/p>

  轻熟和性?#26657;?#20027;要体现在她傲?#35828;?#21452;峰上面,最高诠释了什么叫哺乳动物。

  “爸,您怎么了?”职业女郎紧张地冲到老者身边。

  老者苦笑一声:“不服老不行喽!”

  “您吓死我了,以后没事儿就别乱跑了嘛!”

  “刚才多亏了这位小?#20540;埽?#35201;不是他,你恐怕见不到我了。”

  职业女郎急忙握住向天歌的手:“真是谢谢您呀,您是哪个医院的,改天我一定亲自送一面锦旗过去。”

  “锦旗就不必了,您要是方便,付我一点儿酬金吧。”

  职业女郎:?#21834;?/p>

  不仅职业女郎,就连舒清雅和张灵犀都以为听错了,身体一动不动地盯着向天歌,?#36335;?#26102;间都静止了。

  什么情况?

  一般的情况,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吗?

  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高风?#20004;?#19981;是?

  哪有人一上来就跟人谈钱的,就连一句假模假式的客气话都没有,如此直白地要钱,真的合适吗?

  向天歌心里也很无?#21361;?#20182;也不想这么做的,但谁叫他家债台高筑呢?

  在钱面前,节操什么的都是浮云了。

  他见职业女郎的穿着打扮,还有她开的座驾,判定她不缺钱,才开的这个口。

  职业女郎总算反应过来,既然对方提到钱,她就换做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需要多少酬金?”

  “一万二。”向天歌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舒清雅第一感觉就是这?#19968;?#29422;子大开口,刚才他就轻轻松松地扎几针,就敢要人一万二,心也太黑了吧?

  急忙拉着向天歌到一旁去,小声地道:“喂,你会不会太过了?随便收人一点酬金意思一下就好了。”

  向天歌笑道:“相比一条人命,你觉得一万二多吗?”

  老者听到他的话,哂然一笑:“不错,我曲鹤松的命可不止一万二,小?#20540;?#30340;医术更不止这一万二了。如此医术,神乎其技,老头子走南闯北,一身是病,看过不少名医,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干净利落的手法。”

  又朝着职业女?#36175;?#20102;一眼:“龄儿,好好谢谢人家。”

  曲龄上?#30340;?#20102;两沓现金出来,交给向天歌,一共两万。

  向天歌?#21448;?#25968;了八千出来,还给曲龄:“我说了,只要一万二。”

  “给你你就拿着,?#20204;?#20160;么?”曲龄有些反?#26657;?#21018;才开口要钱,现在又装清高,到底是闹哪样?

  “我欠人一万二,所以只要一万二。”

  “按你的意思,你要欠人一亿二,我是不是要给你一亿二?”

  “您觉得令尊的命不值一亿二?”向天歌四两拨千斤地反问。

  曲龄一时语塞,当着她爸的面,她自然不能说她爸的命不值一亿二,她爸要真有事,她就是倾家荡产?#19981;?#22312;所不惜。

  只是这?#19968;?#30340;姿态不对,与现今社会的固有观念格格不入,让她心里有些膈应,自古以来讲究的都是施恩不?#24613;ǎ?#20182;倒好,上来直接开口要钱。

  而且给的理由还很奇葩,他欠了多少钱,就要多少钱,这也太他妈随心所欲了吧?


章节 设置 ?#21482;?/a>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21482;?#38405;读X

?#21482;?#25195;码阅读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