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都市 > 《村野小民》在線閱讀 > 正文 第六章香玉滿懷

第六章香玉滿懷

歸海三刀 4440字 2018-11-07

  “玉蘭啊,你沒事到這里干什么啊?”

  李大發看了一眼屋子里面,一片狼藉,心里面隱約猜到了一些。

  他雖然是村長,可也不想招惹張兵這些小混混,笑道:“玉蘭,我有事跟你說,咱們走吧?”

  “媽的,這個老色狼!”

  張兵心里面暗罵一聲,沒看見自己被人抓住?當做沒看見?

  “村長!”在眾人的罵聲之中,一群人灰溜溜的逃走了,連屋子里面的錢都沒敢拿走。

  “玉蘭,不好意思啊,先前錯怪你了。”一名婦人走過來,歉意道。

  “是啊,玉蘭,我那么說你,你千萬別往心里去,都是那個該死的張兵,這小子心眼太壞。”又是一個婦人說道,她就是之前吳晨進村時,冷嘲熱諷的那個,不過此時態度變了好多,又看向吳晨,笑瞇瞇道:“原來是吳晨啊,我說呢,怎么當時看著有點眼熟?”

  “是啊,吳晨,你出去了這么多年,都去哪兒了啊?”

  不少人都看了過來,充滿了好奇。

  “去當了幾年兵,前幾天才退役,這就回來了。”吳晨笑的無比陽光。

  “原來是當兵了啊。”

  “怪不得。”

  眾人又寒暄了一陣,這才三三兩兩的離去,臨走前客套著,讓吳晨有空去他們坐坐。

  “吳晨啊,原來你是去當兵了啊,嘖嘖嘖,不錯不錯,回來之后有什么打算啊?”村長李大發拍了拍吳晨肩膀,笑瞇瞇道。

  “打算嘛。”

  吳晨想了想,還真的沒有。

  他這次退役,不出意外,應該是不會出去了,在村子里面住住,爬爬山,釣釣魚,享受人生。

  “沒事,好好想,也不急。”李大發見狀,笑了笑,“玉蘭,你跟我過來一下,我有件事跟你說說。”

  喬玉蘭臉上的笑容一僵,本想拒絕,可是剛才村長也幫了忙……“村長,有什么事在這里說就行了,難不成我還是外人嗎?”吳晨大大咧咧道。

  李大發眼皮跳了跳,暗道你倒是感覺良好。

  他想把喬玉蘭叫到一邊,占占便宜,這種事,能明說嘛。

  “村長,你有什么事就在這說吧,我答應了吳小哥,要幫他收拾一下屋子。”喬玉蘭眉眼含笑道。

  “是啊,村長,有什么事就說唄。”

  “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緊的事情,你們忙吧,我先走了。”李大發掃興的擺擺手,搖搖頭走了。

  這個吳晨,可真是礙事啊,好好當兵唄,回來干什么?

  “吳小哥,謝謝你啊。”

  目送著村長離開,喬玉蘭美目看向吳晨,真情流露道。

  “沒事,那個村長,一看就不是好東西,叫你過去肯定是想占你便宜,我一眼就看穿了。”吳晨咧咧嘴。

  “咯咯咯。”

  喬玉蘭被逗樂了,捂嘴一笑,道:“還有,你還我清白的事……”

  “舉手之勞罷了。”

  吳晨無意間看見對方那波濤洶涌的胸口,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吳小哥,你。”

  喬玉蘭嗔怒的看了他一眼。

  “嗯,我收拾屋子,收拾屋子。”

  吳晨尷尬的一笑,忙轉過身子,眉頭一皺,“這些家伙,把我屋子弄成這樣……”

  一片狼藉就不說了,還在里面排泄,里屋的墻都被染黃了。

  難不成以后他要還要睡在里面?

  喬玉蘭也是柳眉一皺,半晌鼓起勇氣道:“吳小哥,要不你先住我那,我那還有空余的屋子。”

  說完,她臉色緋紅。

  她一個婦道人家,竟然主動邀請一個不熟悉的男人,住進她家里,要是對到心術不正,對她……吳小哥應該不會是那種人吧?自己赤身果體在他面前,他也就是過過眼癮,還是,自己的身體,對他沒什么誘惑啊?

  吳晨自然不知道,對方一瞬間腦海里閃過這么多想法,笑了笑道:“沒事,玉蘭姐,稍微收拾一下,先湊合著睡兩天然后我把這房子拆了,重新蓋一棟樓房。”

  “樓房?”

  喬玉蘭小嘴一下子張大了。

  蓋一棟樓房,少說也要兩三萬吧?

  “嗯,”吳晨點點頭,笑道:“還有玉蘭姐,你叫我名字就行了,吳小哥吳小哥,聽著怪別扭的。”

  “哎,好。”

  喬玉蘭臉一紅。

  吳晨見狀有點納悶,這有什么好臉紅的?

  “玉蘭姐,你先回去吧,我收拾屋子,待會兒恐怕灰塵多。”

  吳晨說完往前走去。

  “吳小,吳晨,我幫你吧。”喬玉蘭忙跟上。

  “不用。”

  吳晨轉過身子,不料后者直接撞了上來,頓時軟玉滿懷。

  “真大。”

  感受到胸口的兩團飽滿,吳晨暗暗想到。

  “啊!”

  喬玉蘭急忙離開吳晨的懷,走到一邊,懷里面如同小鹿亂撞一般。

  自從丈夫離世之后,她已經好幾年沒有碰過男人,再加上吳晨身材魁梧,陽剛氣息十足,一下子讓她有些慌亂。

  “那個,玉蘭姐,你先回去吧,我一個人能行。”

  吳晨臉皮厚,倒是感覺沒什么。

  “那,好,我,我晚會兒來找你。”喬玉蘭說完,低著頭快步離開了這里。

  “呵呵。”

  看著對方豐滿的背影,吳晨咧嘴一笑,再次轉頭看向屋里,嘆了一口氣,道:“這些王八羔子,要是換做以前的小爺,讓他兩只手脫臼算輕的,現在還得小爺我自己收拾。”

  “罷了,反正這些東西全部歸我了。”

  他看了看桌子凳子,自言自語道。

  日漸西斜,氣溫也降了下來。

  “吳晨?吳晨?”

  外面傳來了女人的喊聲。

  “玉蘭姐啊?怎么了?”

  吳晨拿著掃帚走了出來。

  “沒,沒什么。”

  喬玉蘭臉色忽然一紅,因為吳晨此時光著上半身,露出輪廓分明的胸肌,腹肌,格外惹眼。

  “哦。”

  吳晨看了一眼自己身體,笑道:“太熱了,衣服都被汗濕了,干脆脫掉,舒服點。”

  “嗯。”

  喬玉蘭點點頭,心道又不是沒見過男人的身子,干嘛害羞。

  “吳晨,我給你帶了水來,喝點水吧。”她手里面拿著一個大茶壺,笑道。

  “好,麻煩玉蘭姐了。”

  吳晨笑著走過來,不說還好,一說好像還真的有點渴了?

  “咕嘟咕嘟。”

  聽到聲音,喬玉蘭忍俊不禁,隨后輕聲道:“吳晨,晚上你去我家吃飯吧?不過沒有什么好菜,就是炒炒青菜燉燉豆腐,你別嫌棄。”

  吳晨一愣,眉頭一皺,道:“就只有炒青菜啊。”

  “嗯。”

  喬玉蘭的神情一下子落寞下來。

  畢竟她一個寡婦,獨自生活,沒有什么經濟來源。

  “你等著,玉蘭姐。”

  吳晨把水壺放下,走進了屋里。

  他大喊一聲,道:“這小子動手打人,你可是村長,不管管?”

  其余人驚訝了片刻,都看著。

  李大發也是一愣,這才發現,張兵一只手耷拉著,被一個陌生男子抓住,動彈不得。

  這小子也能吃虧?

  “村長,你可是我們村里最大的,趕緊讓這小子放開我,我的一只手都被他弄斷了!”張兵大喊道。

  “村長,這事情不是這樣的,是張兵要打人,吳小哥他不得不出手,你要幫幫吳小哥,他是今天才回來的。”

  喬玉蘭急著把吳晨的身份說了出來。

  “吳晨,你回來了?”

  李大發一聽,有些意外,瞪大眼睛看著吳晨。

  “嗯,村長,好久不見了啊。”

  吳晨微笑道。

  他小的時候就聽說,這個李大發不是什么好人,現在好幾年不見,越發猥瑣了,他看喬玉蘭的目光,傻子才看不出來有什么。

  “哎呀呀,想不到啊,吳晨啊,還記得你這么一點大的時候,現在一晃眼,已經這么大啦。”李大發裝模作樣的感慨了幾句。

  實際上在他的記憶之中,吳晨只有一點點印象罷了。

  畢竟一個母親跑了,父親又患病的窮孩子,能有什么油水。

  “村長,你快幫幫吳小哥吧。”喬玉蘭求情道。

  李大發眼睛珠子一轉,這個俏寡婦,一向躲著自己,難得今天求自己一次,自己要是答應了,那之后提什么要求,她也不好拒絕吧?

  幫!一定得幫啊!

  “咳咳!”

  李大發清了清嗓子,挺了挺腰桿,雙手負在身后,道:“吳晨啊,事情的經過我大概也知道了,你先把人家放開吧,還有張兵,你做的本來就不對,今天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吧?”

  “那當然。”

  張兵趕緊點頭道,至于之后,哼哼。

  “吳晨,你看,人家已經認錯了,也說這件事算了,你把人家放開吧。”

  李大發點點頭,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還能獲得好處,干嘛不做。

  “呵呵。”

  吳晨冷笑了一聲,“村長,不是我不給您老人家面子,還是我之前說的話,那兩件事情,他要是做不到,那就不好意思了。”

  “小子你!”張兵大喊道:“你連村長的面子都不給。”

  “小子,你也太猖狂了吧?村長都不放在眼里?”公鴨嗓唯恐天下不亂。

  果不其然,李大發的臉色,難看了許多。

  因為這時,周圍的村民已經越聚越多,都在看熱鬧呢。

  一些知道了吳晨身份的,都在小聲議論著,那些不知道的,拼命打聽。

  “吳晨啊,聽我這個村長一句勸,得饒人處且饒人,大家都是一個村的,不要弄得太難看。”

  “是啊,吳小哥,算了吧?”喬玉蘭忙勸說道,吳晨初來乍到,弄成這樣,很不妙啊。

  吳晨思索片刻,點點頭,“好,那我就給村長一個面子,兩個條件,變成一個,只要他答應,今天的事就算了。”

  至于打掃屋子,還是他自己來吧,給這些人,只怕越弄越糟。

  “行。”

  李大發松了一口氣,他還真怕吳晨一點兒面子不給。

  唉,早知道這樣,就不應該摻進這趟渾水來的,不過喬玉蘭,唉!

  “什么條件,你說吧。”

  “就是讓他把誣陷玉蘭姐的事,說一遍。”吳晨看著圍攏在一旁的村民,差不多有四五十人,很是滿意。

  “誣陷玉蘭?”

  刷的一下,不少人的目光,投向了喬玉蘭。

  顯然后者偷漢子的傳聞,人盡皆知,所以眾人的目光都有些異樣。

  不過這個小伙子,說是誣陷是怎么一回事?

  喬玉蘭一愣,隨后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心中感動不已。

  “什么誣陷?臭小子,你別亂說啊。”張兵的反應,比想象之中還要激烈。

  “我亂說?”

  吳晨笑笑,“玉蘭姐,你來說說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放心,有我在這里,這小子不敢亂來。”

  喬玉蘭聽到吳晨的話,頓時有了勇氣,再加上被人誤會鄙視,心中早就有了一口氣,立刻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真的假的?還有這種事!”

  “這個張兵太不是東西了吧?深更半夜跑到人家家里?”

  “要真的是這樣,那我們不是誤會了玉蘭?”

  村民們議論紛紛。

  “喬玉蘭,你少胡說,明明是你耐不住寂寞,要勾引我,我不愿意。”

  “得了吧,就長你這樣,玉蘭姐還要勾引你?”吳晨白了他一眼。

  “就是!”

  “玉蘭長得這么標致,在我們綠水村數一數二,還會勾引你?”人群中,一名男子譏笑道。

  講實話,喬玉蘭嫁到這里來的時候,就是一大美女,如今快三十,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渾身上下都有一股成熟的韻味。雖然守寡,可是背地里面打她主意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說喬玉蘭勾引張兵,真的是笑話。

  “張兵,你還不承認?”李大發厲聲道。

  想不到這個張兵,也敢打喬玉蘭的主意,這還得了?

  “我承認什么?她誣陷我!”張兵歇斯底里道。

  “咔嚓”一聲脆響。

  張兵像是瞬間被抽干了力氣,額頭上冷汗直流。

  “再不說實話,我把您兩條腿也給廢了。”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張兵回頭,對上吳晨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

  那是什么樣子的眼神?他仿佛看見了尸山血海一般,恐怖無比。

  “快點,我說到做到。”

  吳晨冷冷道:“這件事,是不是玉蘭姐說的那樣?”

  “是,是的。”

  張兵嘴巴不受控制的說道。

  “果然是你誣陷她?”

  “對,是我。”

  張兵低下頭,不敢看周圍人的眼神,甚至于恨不得在地上找條縫鉆進去。

  “真是這樣!”

  “這個張兵,真不是好東西!”

  “滾出村子,滾出去!”村民們都義憤填膺的大喊道。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書架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 | 返回列表

章節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