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三国之铁血帝王

三国之铁血帝王

小小马甲1号 著

连载中免费

三国之铁血帝王电全文讲吕布?那是我手下败将!赵云?那是我师兄!孙策?他得管我叫老师!孙权?哪次看见我他不得打哆嗦?一现代人陈任穿越到三国的小说,一个抢兵抢粮抢地盘,顺带抢枪MM的书。

26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07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三国之铁血帝王电全文讲吕布?那是我手下败将!赵云?那是我师兄!孙策?他得管我叫老师!孙权?哪次看见我他不得打哆嗦?一现代人陈任穿越到三国的小说,一个抢兵抢粮抢地盘,顺带抢枪MM的书。

免费阅读

吕布?那是我手下败将!

赵云?那是我师兄!

孙策?他得管我叫老师!

孙权?哪次看见我他不得打哆嗦?

一本现代人穿越到三国的小说,一个抢兵抢粮抢地盘,顺带抢枪MM的书。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东汉末年,一场黄巾起义,彻底将大汉王朝拉进了破碎的深渊。原本就因为统治者的腐朽统治而破落的中原大地,变得更加民不聊生了。

冀州平原郡一处山岗之?#26657;?#31181;满?#19968;ǎ?#33457;开时节,满山的桃红色,煞是好看,当地人称?#35828;?#20026;?#19968;?#20065;。

?#19968;?#20065;外的官道上,与平常不同,今日却是来了一辆马车,飞快地碾过官道上的石子,向?#30424;一?#20065;深处赶去。

“文若,你说子赐今日可是在家?”马车的车厢中一把年轻而又略带轻佻?#21738;?#22768;响起。

略微过了一会,另一个声音响起,虽然也是年轻男子的声音,却是比之前那把男生要显得稳重:“这可不好说,子赐兄一向?#19981;?#22235;处探访,之前我几次来寻,却也是难得才能见上一面。”

“呵呵!这也是子赐的?#30007;云?#28014;,难得他还能守在这穷乡僻壤这么多年!”

“奉孝?#25628;?#24046;矣!记得我曾在子赐兄的居处见过子赐兄所作:‘采菊东南下,悠然见?#20185;健!?#21487;见此处恬静之趣,我?#28982;?#26410;参透啊!”稳重的声音长长一?#23613;?/p>

“罢罢罢!就我是个俗人,我可体会不了你们的那份世外境界,我就惦记着子赐的那几坛子美酒,真是世间美味啊!?#19978;?#23376;赐小气,就是不肯送我几?#22330;?#35201;喝也只能到他这?#19968;?#22366;才有得喝!”说着说着,那轻佻的声音竟然发出几声吧叽口水的声音,对着车厢外赶车的壮汉喊道:?#36133;?#19977;!能不能再快点!你们荀家少爷可是等不及了!”

“你,你个郭奉孝!明明是你嘴馋,你却是赖在我身上!”稳重的声音?#34892;?#21741;笑不得,却是没有阻止。那车夫也是嘴角微微一翘,手中的马鞭飞快地甩在了那几匹奔驰的骏马身上,马车的速度倒也真的加快了不少。

不一会儿工夫,马?#24403;?#24050;经踏进了?#19968;?#20065;的?#19968;种校?#36710;夫拉住缰绳,口中也是大声喝停骏马,马车也是堪堪驶进了?#19968;?#26519;中便停了?#21525;礎?#38543;着车厢的旁门打开,两名青年书生从马车上跳了?#21525;礎?#24403;前的那名书生穿着朴素?#37027;?#33394;长衫,头上一抹书生巾,嘴角总是带着一丝轻佻的笑意,后面那名书生却是衣着华贵,穿着绣着华丽花纹的衣衫,头戴一顶高帽,高帽上还镶着一粒明珠,与前面那书生虽然年龄相仿,但却看上去要老成许多。

“好了,荀三,你就在这里候着吧,我们此去要两三日才能回,?#30340;?#20063;有干粮和水。”后面那书生转头向车夫吩咐着,听声音,正是之前那稳重的声音。

“文若!快些快些!万一我们去晚了,子赐又跑了怎办?”前面的书生已经开始向?#19968;?#26519;深处赶去,回头不停地招呼着同伴。

两书生就这样一人提着一包东西,向桃林内走去,走了约摸半个时辰的时间,隐隐约约之间,两人面前出现了一间茅草房。茅草房虽然看上去简陋,但却又透着一丝出尘的气质,与周围的桃树仿佛浑然一体,饶是两人已经多次来过,也是不由得心头一颤。

“?#19968;?#22366;里?#19968;?#24245;,?#19968;?#24245;下?#19968;?#20185;;?#19968;?#20185;人种桃树,又摘?#19968;?#25442;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35805;胄寻?#37257;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36824;?#27604;?#37117;?#19968;在平地一在天;若将?#37117;?#27604;车马,他得驱驰我得?#23567;?#20182;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华服书生轻声念道,念罢却是不由自主地一?#23613;?/p>

“哈哈!哪来的俗人啊?定是荀文若和郭奉孝!童儿,还不去迎?#20572; ?#33541;草房内一阵爽朗的笑声。

不一会儿,茅草房的大门吱啦一声打开,出来一清秀童子,见了两书生便拱手一拜:“松儿见过荀先生,见过郭先生。”

荀文若微微点?#35828;?#22836;,郭奉孝则是上前拉住行礼的童子笑着说道:“松儿快去后?#21917;?#37202;!今日我等与你家先生要大醉一场!”

童子咧嘴一笑,掉头就往茅草房后面跑。荀文若和郭奉孝相视而笑,双双踏进了茅草房。

进入大门,是一间装饰简陋的客厅,迎面?#37027;?#22721;上挂着一张锦帛,上面书写的正是适才荀文若吟诵的《?#19968;?#24245;歌》。在锦帛之下则是一张长榻,榻上正中央是一张方桌,方桌周围是几张青色坐垫。

“陈子赐!快些出来!我等可是带了上好的下酒?#24120; ?#37101;奉孝也不等主人招呼,自?#20439;?#22320;脱去鞋子,爬上?#39034;?#27067;,手中的那包东西随手就丢在了方桌?#20185;?#24320;,却是一包上好的熏肉。荀文若笑着摇头,也跟着郭奉孝上了榻,只不过不像郭奉孝那般?#36824;?#30697;,而是小心翼翼的将手中包裹放好,然后方方正正地?#20439;?#22312;坐垫上。

“好你个没有边幅的郭奉孝!”原先那爽朗的笑声再次响起,客厅旁的一帘青布被撩起,走出一名笑盈盈?#21738;?#23376;。这男子约摸不过二十?#27492;輳?#36523;高?#21152;?#19971;尺,身形却是偏向消瘦,长相极为平庸,但他这么一立,却是自然而然的和整个客厅浑然一体,让人完全挑不出缺点。

“在下是否有边幅与你陈子赐没有关联!快快快!快将那好酒供?#20384;矗 ?#37101;奉孝却是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双臂在身后撑着?#20185;恚?#20004;腿伸直散开,懒散地?#38405;?#30007;子说道。荀文若见了也是和男子一般哭笑不得地看着郭奉孝。

“算你?#25250;?#24471;巧,再晚一两天,可能就碰不到我了!”那男子也上?#39034;?#27067;,和荀文若、郭奉孝二人围坐在方桌周围,不过他的坐姿又与其他二人不同,是盘腿而坐。

“哦?子赐兄又要出游?”荀文若满眼笑意地看着眼前?#21738;?#23376;。

男子点点头回答:“水镜先生邀我去荆州一游!”

“好啊!”郭奉孝双手一拍,笑道:?#32610;?#25152;谓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当漂一打浮!”向方桌一伸手却发现只有他和荀文若带来的两包熟?#24120;?#24403;即叫道:“松儿!松儿!怎还不见你将美酒拿出来!”

“来了!来了!”童子清脆的声音响起,之见那童子手抱着比他还大几分的酒?#24120;?#21364;是异常轻稳地走进来,轻轻地放在榻上。

“酒具,酒具呢?还有酒具!”郭奉孝飞快地去提酒?#24120;?#21475;中还不停地喊道。只是在提酒坛的时候,身子却是一顿,竟?#24187;?#26377;一口气将酒坛提起,饶是郭奉孝再厚的?#31216;?#20063;不由得一红。

男子和荀文若见状都扬声大笑起来,连童子也是捂着嘴偷笑,郭奉孝双手抱过酒?#24120;?#29408;狠地瞪了童子一眼:“还不去拿酒具!”童子只得强忍住笑转身去准备,其他两人却依然大笑不已。

“?#32447;下?#40483;,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23567;_线下?#40483;,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20804;?#37202;,嘉宾式燕?#22253;健_线下?#40483;,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37027;佟?#40723;瑟?#37027;伲?#21644;乐且湛。我?#20804;?#37202;,以燕乐嘉宾之心。”

听着茅草房里传出那懒散却是响亮的吟诗声,陈任摇摇头喝下手中的那碗酒。这首鹿鸣原本是主人吟给客?#35828;模?#29616;在却?#36824;?#22025;反客为主,当然?#35009;?#26377;谁会去管他,此时的郭?#25105;?#28982;是醉得一塌糊涂。

看?#30424;?#19978;的圆月,陈任又是一声叹息,身边的童子忙时给他倒酒,陈?#25991;?#36215;已经盛满酒的碗,仰头一饮。

陈任,原本并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一个人。他本是来自后世的一名普通公务员,却是在一场车祸中穿越到这三国时代,此时的他已经在这东汉末年生活了整整十九年。现在的身份与后世一般都是叫陈任,但他心中明白,此陈任非彼陈任也。

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陈任不过是个婴儿,心中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改变这个时代,像后世的小说中所说的那般做王霸之事,享齐人之福。但随着在这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陈任心中考虑的事情也是越来越多。

改变历史?没错,陈任前世可是正正经经的科班出身,全国重点大学历史系的硕士,依照陈任对历史人物的了解,在这个年代完全可?#38405;?#23427;个天翻地覆。但是改变历史的后果呢?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国外兼职赚钱 吉林11选5一定牛遗漏 怎样注册广西快三 西甲体育直播 腾讯分分彩国家开奖 湖北11选5遗漏周期表 11选5的技巧 河内快5软件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六彩今晚特码资料 黑龙江快乐十分20选8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 电玩大富翁平台官网 福利彩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