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蒸汽偃师

蒸汽偃师

顾芝 著

连载中免费 机甲

蒸汽偃师全文讲主角她在古代造高达!喜欢此类幻想种田无敌小说的朋友?#27426;?#19981;要错过。

6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5/08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蒸汽偃师全文讲主角她在古代造高达!喜欢此类幻想种田无敌小说的朋友?#27426;?#19981;要错过。

免费阅读

头顶上的响动,将余墨痕从噩梦里拖了回来。

她住的地方像个蚁穴,一丈见方的地方摞了?#35762;悖?#25343;薄木板隔出了十几间。只要有人走动,上下左右立刻乱七八糟地一阵地动山摇。

余墨痕是打小没在正经房子里住过的穷苦孩子,刚搬进来的时候,一晚上竟然也能被折腾醒五六回,天天担心房子要倒。上头那间住的是个打更的,人家拖着脚步回家的时候,刚好她也该起了。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做了梦总要想上一想。余墨痕没工夫多想,只搓了搓?#31181;福?#28982;后狠命揉了揉睡梦中压麻的左腿,蹦出去,拴上门,踩着一地的霜走到蚁穴的一侧,打了冷飕飕的井水擦脸,就着沾湿的手,胡乱把头发束起来。

然后她利落地奔了出去。

她要出门做工。迟到了会扣钱。她下个月的房钱还没着落,扣不起。

天还没亮,不过巷口的糕粑铺?#21491;?#32463;开张了。蒸笼里冒出的白烟,老远就能看见。余墨痕停下来,满足地吸了一口烟气里温暖的香味。她买不起灶具,?#27426;?#39277;总是要吃的。她并没有睡很久,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体力不够的话,怕是没法撑过去。

阿鹏站在柜面里边跟她打招呼,“今天要几个?饿着可不好啊。”

余墨痕一咧嘴,摆出一个?#39038;?#29980;的笑,“阿鹏哥家的糕粑料足,一个就够了。”

阿鹏拿了张油纸,一边把糕粑包起来,一边道,“听说你换了个活计?”

“是,”余墨痕搁下了两个铜板,?#25300;蚁?#22312;在讲武堂做事,干了?#27426;?#26102;间了。”

“好得很,”阿鹏的话音里是称赞的意思;他的脸却在朦胧的烟气里扭曲起来,流露出一点讥讽的味道,“齐国?#35828;?#23398;堂。”

“是,”余墨痕只当没看见,拿上糕粑就跑,“我要迟了,阿鹏哥回见!”

哀葛六大寨四十三村,是阿鹏这样的图僳人世代居住的地方。齐国人打进来,不过是几十年前的事情。

哀葛其实不是个引人垂涎的地方。这里一来交通不便,被几道山岭圈在了里面?#27426;?#26469;穷山恶水,勉强自足,并没有?#35009;?#20687;样的作物产出。引起外?#35828;?#27880;意,是因为大山之下埋藏的千岁金。

在图僳?#25628;壑校?#36825;种能够生起火焰的神奇液体是土地的血脉,不知在大地深处流淌了多少年。直到山外的大齐帝国打进来,图僳人才明白,千岁金虽然珍贵,图僳?#35828;?#33050;下却不是唯一的产地?#27426;?#36825;神圣血液真正的价?#25285;?#21364;被他们忽视了那么多年。

几十年前,大齐帝国掌握了将千岁金加工成稳定燃料的技术,设计出了以此驱动的偃机。这些偃机虽然造价昂贵,效率和功能却大大超过了人力所?#21834;?/p>

技术快速发展的同时,大齐境内开采出的千岁金也逐渐难以支撑日益增长的需求。于是帝国军队凭借技术上的优势,驱动重型军用偃甲,以无可?#20540;?#20043;势攻破了群山的屏障,降服了还处在冷兵器时代的图僳人。

不仅千岁金矿业被帝国官府垄断,在齐国的统辖之下,哀葛竟然还成为了徙流刑的终点之一。齐国打通了通往哀葛的路途以来,除?#35828;?#26041;属官,戍边队伍,来得最多的就是源源不绝的流人。罪重的扔在矿里承担劳役,罪轻的则逐渐与图僳人混居。

许多穷得娶不到本地媳妇儿的图僳平民,都会趁此机会捡个徙流至?#35828;?#40784;国女人回?#25671;?#20313;墨痕就是这类人家生出来的“小杂种?#20445;?#20004;边都不待见。

不过,占了身世的便宜,余墨痕会说图僳话,齐?#35828;?#23448;话也说得很好。正是因为这个,她才能到讲武堂去做工。

这是齐国人给军队培养后备力量的地方,原本?#27426;?#22270;僳人开放的。近几年,为了安抚民意,宣慰司?#25490;?#23572;从当地?#20102;尽?#38271;老及大家族中选拔人才,跟齐国?#35828;?#23376;弟一起?#25226;?#20064;先进军事?#20445;?#23454;际上?#24425;?#31649;控图僳贵族的一种手段。

可是,即便是出身望族的图僳学生,讲官话的程度也良莠不齐。为了方便,讲武堂只好从当地招了几个下人。余墨痕就是其中之一。

余墨痕是个打杂的,多做一件事就多一份钱。对余墨痕来说,赚钱就是天大的要事,所以她?#35009;?#37117;干。茅厕归她扫,屋顶归她修,讲演用的偃甲也归她搬。

就连前几天,一批所谓“支持边远地区军武教育”的军士来讲考察,余墨痕也要混进过于稀少的女学生里面凑数,打扮成一只艳俗的落毛凤凰,站在门口迎宾。

她负责的“杂事”天天变,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给机件涂油。

哀葛气候潮湿,要保养这些精细的东西,实在很费工夫。

余墨痕知道这事儿麻烦,那块小小的糕粑还没?#22411;輳?#23601;已经跑到了讲武堂。她利落麻溜地给厨房搬了菜、点了账、喂过马之后,就蹲在仓库外边,开始处理这份相当耗时间的大活儿。

她足足干了两个对时,忙得腰酸背痛。日头都已经高高挂起来了,堆在边上等着处理的机件还是小山似的,看不到头。

她被机油的味道呛得实在难受,于是站起来跺了几下早就麻掉的脚。这时候,她突然远远看见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儿,拖着一个满不情愿的跟班,晃晃荡荡地往这边走。

余墨痕生怕给人看见自?#21644;道粒辖?#36466;下,捡起机油罐子继续干活。

可是那两个人?#35780;?#32469;去,半天?#35009;?#36807;来;那位公子哥儿的嗓门倒是大得很,对着身边的跟班?#27426;?#20551;哭,字字句句全都落进了余墨痕的耳朵。

原来,那公子哥儿是欠了十几天的功课。再不给夫子们一个交代,怕是连讲武堂学生的资格都保不住了。

“在这儿跟做苦役一样,不念就不念了呗,我倒是不在乎,”那公子哥儿一把嘹亮的嗓子如泣如诉,“可是你也晓得,我老爹最推崇我们齐国?#35828;拿?#23376;?#22836;?#39592;。我要是真的卷铺盖走人,连家都回不去。”

“不至于吧,?#25042;?#36828;,”他那跟班安抚道,“你兵法操练的成绩还挺不错的。”

“武课当然有意思了,”?#25042;?#36828;作崩溃状,“怕的就是这些文课,我的天,?#35009;?#29123;料配比,机件结构,还有画不完的构造图,看着就头大。”

他突然稍微压低了声音,对跟班道,“不然你就帮我写了吧。”

那跟班连忙摆手,“你别看我,我自己的功课做起来?#30002;?#35167;见肘,哪儿有工夫替你补上这么大的工程。你还是问?#26102;?#20154;。”

?#25042;?#36828;一听这话,嗓音都低落了,“我都问了一路了,全都指望不上。”

那跟班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这帮人,吃饭喝酒打球干架都行,唯独功课……再说,你欠了这么多,谁能糊得上啊。”

?#25042;?#36828;转?#35762;?#24211;前边的时候,嘴里还在喋喋不休,跟班被他拉着说了一路,已经烦得不?#23567;?#20182;扭过头想透口气,刚好跟余墨痕打了个照面。余墨痕赶忙把头一?#20572;?#32487;续干活。

却听跟班道,“你看那个小妞。”

余墨痕心里一咯噔,面上还是继续作事不关己状,专心致志地给机件上油。

?#25042;?#36828;看了她一眼,不以为然道,“不好看。”

?#21834;?#19981;是这个意思,”那跟班道,“你不记得她了?昨天徐夫子的课?#21916;?#35265;过。”

?#21834;?#19981;记得。是咱们的同学?”?#25042;?#36828;往这边走过来,又看了她几眼。余墨痕只?#26790;?#24494;调整了一下角度,尽量不让他们看到自己快要翻出来的白眼。

“是个下人,”那跟班也很是无奈,道,“不过几个夫子没事就把她拉来帮忙,你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吧?”

跟这些纨绔子弟打交道吃力不讨好,余墨痕清楚得很,巴不得他没印象。

?#25042;?#36828;却一咏三叹地”嗷”了一声,“是有个小姑娘老在讲室里晃来晃去。就是她啊?”

余墨痕默不作声,苦笑了一下。她平日里总是抱着沉重的偃甲在仓库和讲室之间往来,在课上还要忙着帮夫子们做演示,辛苦得很。被?#25042;?#36828;这个轻描淡写的“晃”字一?#31283;藎?#20498;好像她是无事忙一样。

“我都没注意。她是助教?”?#25042;?#36828;又走近了几步,托着下?#20572;?#20687;观摩一台偃机一样,开?#30002;?#32454;观摩余墨痕。

余墨痕从善如流,完全把自己当做一台偃机,连动手涂油的动作都保持了一致的频率,其余一概不看不闻不问。

?#20843;?#26159;吧,”那跟班看了看余墨痕,道,“不然你问问她,没准,她能帮你。”

?#25042;?#36828;将信将疑,“她会不会跟夫子们举报我?”

“你这么大嗓门,她早就听见了吧,”跟班道,“说是助教你还当真了,一个下人,给点小钱,?#35009;?#37117;肯干的。你就试试呗。”这小子只想?#36758;?#33073;身,撂下这一句就跑了。

?#25042;?#36828;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很快就做了决定。他整理了一下衣冠,走上前来,很是谦和地行了个礼,招呼道,“助教姐姐,你好啊。”

余墨痕觉得有点好笑。

她虽然有时去课堂上帮忙,讲武堂的学生们却很少正眼看她;现在这位小少爷大难临头,可能连她姓名都弄不清楚,就开始胡乱叫?#35009;礎?#21161;教姐姐”了。不过,这位小少爷,听起来或许能“给点小钱?#20445;?#20313;墨痕心里念着还没着落的房租,决定向钱低头。

余墨痕原本打算?#20945;?#36825;些公子小姐的套路来,先虚情假意云山雾罩地寒暄?#27426;伲?#28418;亮话聊完,再谈钱的事情。?#27426;?#22905;还没开口,就被?#25042;?#36828;那一身香粉呛得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这个喷嚏生生将?#25042;?#36828;逼退了?#35762;健?#20313;墨痕很是尴尬,还没酝酿成型的烟雾弹就此幻灭。

余墨痕抹了把脸,道,“咱们直说吧。你出个价?”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