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星际机甲之反派女王

星际机甲之反派女王

半个橘子红 著

连载中免费 机甲

星际机甲之反派女王全文讲血红的羽翼在天空掠过,你是否能分辨,她是属于我们的王还是世界的恶魔?面对心中所信仰的,你是否真的懂得了正义。你所畏惧的,是自己还是他人?每个人心都藏有一个秘密。当你的秘密暴露在阳光之下时,你的欲望是否还能继续保持沉默?在无尽的黑暗中颤抖吧,女王的子民!

3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5/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小说简介

星际机甲之反派女王全文讲血红的羽翼在天空掠过,你是否能分辨,她是属于我们的王还是世界的恶魔?面对心中所信仰的,你是否真的懂得了正义。你所畏惧的,是自己还是他人?每个人心都藏有一个秘密。当你的秘密暴露在阳光之下时,你的欲望是否还能继续保持沉默?在无尽的黑暗中颤抖吧,女王的子民!

免费阅读

黑暗孕育着光明,而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未来。

“报告!”一声大?#26657;?#38383;入殿前的士兵,面色狼狈,匆忙,他单膝跪在莫倾云脚下,表情沉重,“报告女王殿下,河比纳城……失守了!”

莫倾云抿着嘴,不语,目光一直落在议政厅的中央立体屏幕上,目光里一片暗沉,仿佛在等待着?#35009;礎?/p>

屏幕里直播着?#26007;?#21069;线的战况,局势看起来很是不利,己方目前处于下势,损失惨烈。影像里一个白色机甲快速闪过,瞬间偷袭到了一架己方的机甲,而后其他队员控制的机甲立刻身?#25105;?#38378;,向白色机甲追去,但还是慢了一步,随后射来的被流弹波及,虽然流弹的威力是有限的,但还是让己方机甲受到一些重创。

莫倾?#35780;?#31505;一声,转身,妖艳的红色拖地长裙,如同盛开的花儿,君临天下,绽放着。她一?#35762;?#36208;向自己的位置,高高坐在那里,她就是王者。她,双手合十,放在翘起的左膝上,目光一片冷凝,耳麦里发出有条不紊的指令:“所有机甲听令!前面是十几只先锋机甲为诱饵并分开逃离,诱使敌人一分为二,然后有在预定的区域设计埋伏。第七战斗编队执行第?#36824;?#20987;目标。第三机甲编队下一个目标就是敌人右翼主队部队。第五编队,整理重创军队,继续监测敌方,提供有利信息。现在,是时候该让星际联盟这群结?#35828;?#36208;狗们,见?#37117;?#35782;我们的愤怒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是!女王陛下!”?#31185;?#22914;同一团火焰燃烧在每一位战士的胸膛。血丝冲狂了他们眼眶,一路前进,机甲步伐整齐有力,一路高歌:“

今宵,举杯,不醉?#36824;椋?#20026;勇士再饮这一杯。

?#21254;?#23436;这一杯,

品味人间苦悲,

是战士,风?#21697;?#36215;,

拿起装满子弹的步枪,

穿透敌?#35828;?#34880;?#32728;?#22721;,

前进,前进,我们要前进。

铮铮战士,岂能仿徨?

战斗是我们的使命!

?#27425;?#27491;义我们的荣光!

热血喷涌,

势不可挡!

在黎明结束之前,

告别昨日的我

无畏向前,

逆战,逆战,我们逆战向前!”

战歌嘹亮整个天空。

女王的眼里,屏幕上直播的战场画面里,战斗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砰、砰、砰……”

敌军星际联盟总指挥官夏冬辰指挥的护卫舰队的主队舰队自抓住一开始的第二舰队冒进进攻后,便一直紧追不舍,攻击一轮接着一轮,射向了迎来的机甲,而随着凶猛的攻击不时便会一两机甲发生了剧烈爆炸,肢解化作了爆裂中的碎片,场面颇有几分惨烈。

第七舰队自开始连连失利攻,随着一个又一个机甲的损失,它所能组织起的反击?#27493;?#28176;被削弱。不到半个小时的战斗,莫倾云机甲舰队便已经损失了六十多台战斗,差不多占据了之前机甲总量的一半,如此自然可以算是损失惨重了。

突然,己方战场的影像里出现一道白色的光线,从对面宛如闪电般突然激射而来。

莫倾云面前的军事画面突然中断,敌方突然发来了视频通讯,屏幕里的那个男子,一如当初,一脸正义盎然的模样,他目光沉重的看着莫倾?#39057;溃?#25237;降吧,倾云。你已经四面楚歌,兵临城下了。被我方盟军重重包围。你,没有退路了。投降吧,倾云。”

“呵呵!”莫倾?#21697;?#20986;一阵轻笑,“投降?夏冬辰,你怎么还那么天真?我宁愿战着死,也不愿跪着苟延残喘。让我投降……休想!”

“不要执迷不悟了,倾云。你现在已经众叛亲离了,邪恶是终?#31354;?#32988;不了正义的,回归你的正义吧,快点醒过来,倾云!”那被莫倾云唤为夏冬辰的男人,语重心长的声音里蕴含着无尽的惋惜,心痛之情。

“闭嘴!”莫倾云大叫一声,狠狠指着天,指着地,“说?#35009;?#27491;义?哈!哈哈……正义?!那是?#35009;矗?#20320;在说正义,他在说正义,整个世界都在说正义。所谓的正义究竟是?#35009;矗?#19981;过是?#31354;?#20070;写的一场游戏,世人眼里的一场笑话罢了!”

“倾云。”夏冬辰深叹一口气,眉头紧皱,无奈地问道,“你真要这样吗??#30002;?#21040;今天这一步了,为?#35009;?#20320;才执迷不悟?现在看看你身边,还有谁在帮你?就你一个人了,只剩下你自己了,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众叛亲离?”

“谁说,我的王只剩下自己了。”一声轻笑,打断了两?#35828;?#23545;?#21097;?#25105;的王身后,不是还有我来着吗?即使全世界都会背叛她,厌恶她,诅咒她。但,只有我,会一直站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守着她,支持她。因为,只有我的王啊,才是最懂这世界之人。”

夏冬辰苦笑一声,没有理会那突然插进来的声音,他问莫倾云:“倾云,一定要这样吗?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艾伦如此,你也如此?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好吗?”夏冬辰见莫倾云只是黑色双眸,目光浓郁的一直看着他,不语。夏冬辰悲痛欲绝的?#25112;?#25331;头,松开,昂头闭上眼,再睁开眼时,眼底?#25351;?#20102;一片清明,他语气放慢了许多。那么轻柔,那么无力,仿佛是用尽全力的最后一次哀求。他问莫倾云:“倾云,你还记得我们四人十年前当初的约定吗?”

约定?十年前?莫倾云?#35835;?#19968;下,精神闪过片刻恍?#20445;?#30524;底一丝动容一闪而过,目光一点点变得悠长……

十年前?那个夏天,当莫倾云还是一个小女孩,她初临了这个世界。

时光逆转,记忆泛黄。十年前的被定格的画面再次运转。

“啪~”

高高扬起的鞭子在烈日炎炎的夏日,如同腾空而起的毒蛇,吐露着芯子,扭动?#27966;?#23376;,贪婪的吸食着抽打在小女孩血肉模糊肌肤上,而那个小女孩就是莫倾云。

疼,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在抽搐着,无声的呻吟着,哀嚎着。

头顶?#36947;?#33394;的天空,万里无云。在枝头嬉戏的鸟儿,一如既往的高高歌唱着自己的曲儿,时而从茂密的树叶下小心的探出头,似在好奇,那个步伐跌撞的小女孩怎么会在这里?为?#20301;?#36973;受如此蹂?#38126;?#22905;本不该属于这里的人儿呀,可是为?#20301;?#20986;现在了这里,饱受着这般苦难,这里不该是她的世界呀。

是啊,为何来到这里?莫倾云仰望天空,秋夜般的眼眸也曾?#20102;?#20123;许好奇。只是记得当她再次醒来时,她?#22836;?#29616;她被她的世界遗弃在了这个崭新的世界,成为了那步履蹒跚,满身伤痕的小女孩。

这个世界,这里的人称之为——新世界。

新世界,一个地球不再存在的新世界,一个地球人生活在星际种族金字塔最底?#35828;?#31181;族存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地球人为奴,为魔,为罪。没有人会相信地球?#35828;?#30524;泪,因为他们不再是活而为人。星际联?#35828;?#37027;群贵老爷们说呀,地球人,新世界背负神诅咒的杂碎儿,生而为奴,生而为?#38126;?#29983;而为死。

“啪~”

又一鞭子。伴随哗啦一声从手脚铁链发出的清脆声响,莫倾云被狠狠的摔倒在地。

“喂,杂碎,给老子站起来,别躺在这里给老子装死,碍事,呸——”手拿Qiang支的高瘦,满嘴胡渣的士兵狠狠吐了一口,给了莫倾云一脚。

站起来,站起来,怎么可以在这里倒下?没有修剪的长长指甲里藏满了污秽,狠狠刺入掌心,想要用疼痛支撑残破的身躯,想要站起来,想要活下去。她,莫倾云呀,最惜命了,为了活,怎样都可以。

摇摇欲坠的身体,糙乱污浊的长发和汗水黏在了一起,在站起摇摆的身躯的瞬间,微风垂下的一缕碎发掩盖了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霾。

哗?#24598;病?#21719;?#24598;病?#38081;链的声音发出一声声低鸣,在烦闷的烈日下难休难止。

从身边檫肩而过的人群,脚踝拖着长长的铁链,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前进的步伐,前进,前进,不断的前进。莫倾云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前面究竟有?#35009;?#20250;决定着他们的命运。可是莫倾云知道,若是他们不前进,就会停在这里,永远的停在这里,再也不懂前。

?#36947;?#33394;,宽广的天空,偶尔?#24515;?#20799;的从他们的天空掠过,高高?#19978;?#30340;鸟儿,睥睨着地上的人群。

一只蝼蚁,两只蝼蚁,三只蝼蚁……数以几万的蝼蚁。这就是鸟儿眼里的世界,美丽而拥挤,匆忙而疲惫。

“不要再打了,求您了,不要再打了,求求您了……”前面一声哀?#30475;?#30772;一路和鸣众多铁链的协奏曲。只见一个小男孩死死的抱住一个圆润矮小的士兵大腿,一遍又一遍的哀求着?#35009;礎?/p>

那圆润矮小的士兵高高扬起的鞭子腾舞在夏日的阳光下,发出妖艳的红光,接连几个落在士兵脚下的女人身上。

“滚开。”晕润矮小的士兵不胜其烦的给了小男孩一脚,小男孩被踢倒在离女人几步远的地方。小男孩的眼泪和?#32728;?#28151;杂着流到嘴里,像狗一样跪爬着,哀嚎着,一点一点想要爬到女人身边。

鞭子上的倒刺,刺入女?#35828;?#34880;肉,溃烂一片,很多暴露在空气的?#19997;冢?#24050;经化脓成疮,有些脓疮因为来不及处理,?#32435;?#34411;在脓疮里来回的颤动着,流出Ru白色的液体,混杂在鲜血里,在炙热的夏日日光下,发出?#36824;?#27987;烈的恶臭。

小男孩终于爬到了女人身边,用他那瘦弱的身体覆盖着女人腐?#20204;?#20307;在夏日里散发的恶臭。小男孩声音嘶哑似乎突然失声忘了如何哭泣,他轻轻抱起女?#35828;?#22836;颅,一次次小声的唤着:“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可是那女?#35828;?#22823;远望的双眼再也印不出小男孩天空的颜色。

夏日的阳光是炙热的,干燥的夏风穿来远处树枝?#20384;?#34411;烦闷的鸣叫声,一声,一声,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鲜血沾湿小男孩乌黑的小手,他伸出手想要抓住擦肩而过拖着长长铁链的人群,只要,一个,一个裤角也好。

莫倾云?#35780;?#30340;裤角从小男孩的手指擦过,没有半刻停顿。前进,前进,莫倾云和其他人一样,他们步履只有?#26007;劍?#19968;路的风景,一如往常。

莫倾云笑了,那一回眸一笑,她仿佛看到了小男孩像她投过来明亮蓝色眼眸里,在阳光下?#20102;?#30340;深渊之花在一?#25490;?#27987;夜色里一遍遍深深的绽放着绝望,绚烂了整个过往的奴隶人群。

嘴角上扬的微笑,扯伤了?#23853;战?#30116;左眼眼角的“囚”字,鲜血顺着被阳光照的通红的脸颊,滑过嘴角,滴落在掌心。张开手掌,阳光穿透掌心的?#38706;齲?#32474;烂而炙热。

莫倾云伸出舌头,一遍遍小心翼翼的舔过掌心的每一滴血渍,美味惊艳灵魂的蓓蕾,回味让味觉加倍,舌尖上的血液在叫嚣着,啊,多么美味。

随风而起的发?#31354;?#20303;了莫倾云的眼眸。小男孩离行走的莫倾云越来越远。

晚霞初起,落日余晖拉长了行走的背影,奴隶们手?#27966;?#30340;铁链一一在暗色里燃起光芒,星星点点燎燃大地的地表,汇聚成一条巨大向前涌动的螣蛇。

莫倾云的手指轻轻摩挲手上在黑暗里发着孱弱光芒的铁链。这铁链,不仅可以在夜行的路上照明,而且还可以监控?#25490;?#38582;们,掌控?#25490;?#38582;的生死。若是奴隶在途中有所异动,看管者那些士兵们只需一个指令,那**者奴隶的身上佩戴的铁链得到?#36824;?#30005;磁波,从铁链内侧发出针管迅速刺入奴隶骨髓,奴隶全身就会从身体内?#31185;?#23448;开始瞬间逐渐膨?#20572;?#28856;裂而死。莫倾云就曾见过一个被处决的奴隶,他?#20599;?#22312;莫倾云的脚下,像从内?#31354;?#24320;的西瓜,最后只剩一滩红色,溅了一地。恐惧吗?那死不瞑目的绝望,让莫倾云胃里闪过恶心的反?#26657;?#20294;很快,莫倾云的脸上?#21482;指?#20102;一如既往地风平浪静。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在前?#26007;?#22836;顶上炸开,伴随红色的烟火升入高空的绽放,朵朵璀璨的火焰发出响亮悠长的号角声。这是一天远程结束的指?#23613;?/p>

奴隶们终于可以得?#21483;?#24687;的恩惠,感恩戴德的跪拜接过士兵们发放的干?#24425;澄铮?#22900;隶们点起篝火围成一团烤着食?#38126;?#20598;尔去不远的河边取一点水,也逃不过?#24425;?#25163;握长枪士兵的视线。

莫倾云排完长队?#23853;?#25343;到自己的食?#38126;?#27491;准?#21018;?#20010;地方完成自己的晚饭,突然发现一个有些驼背的少年迎面跑来,莫倾云正?#24187;?#25152;以,就被?#39057;?#22312;地,驼背少年仗着比莫倾云年长,力量上比起来,莫倾云看起来比?#20808;?#23567;,他强抢下莫倾的食?#38126;阅?#20542;云呲牙咧嘴着做了一个鬼脸,对着莫倾云翘起屁股,拍?#27169;?#25361;着小眼睛,一?#24811;?#24847;挑衅的样子瞅?#25490;?#38582;莫倾云。

一阵哄笑,一?#21495;?#38582;们围着他们席地而坐,众多目光投在莫倾云的身上,等待着莫倾云的反击,等待每天晚上重复上演不知从何兴起来的唯一闲来饭点娱乐节目。这是奴隶之间的斗殴,由?#31354;?#25361;衅比自己弱小的奴隶,然后观众最爱弱小一方各种像野兽一样爆发,发疯的撕咬反击。这样的娱乐每晚至少有十几起,多则几十起。?#31185;?#20107;件爆发时间几乎相近,地点相离不远,每一处的表?#33660;还?#30475;的奴隶围成一个大圆舞台,从?#23545;?#39640;空向下望去,就像一个个大洞,洞口的边缘窜动的脑袋围成一声比一声的呐喊波涛。这种晚上事件,只要不闹太不大,巡查的士兵?#24066;?#36825;种在自己眼皮底下奴隶之间的小丑较量,有时士兵心情好了,还会给获胜奴隶颁发奖品——一块肥肉骨头,这是奴隶们每天流口水,眼巴巴看着那些士兵每顿都有的至尊享受。

?#32610;?#36215;来,小妞!反击,反击!”围观的奴隶们开?#35745;?#19981;及待的等待表演的开始,有些已经开始为莫倾云?#22856;琛?/p>

?#21543;?#21834;,小妞,要不你可就等着捏爆骨头吧。”在这场挑衅节目里,弱小者不能拒绝挑?#30130;?#24517;须成为表演者,若是扰乱了奴隶们的娱?#20013;?#33268;,那?#27425;?#35266;的奴隶们有俗称的传统权利,可以围殴败坏他们兴致的人,抉择让败坏他们乐趣的人见不见到明日的朝阳。

藏在阴影的侧脸遮住莫倾云嘴角微微上?#38126;?#19968;闪而逝的嘲讽。莫倾云缓缓站起来,大叫一声,调整面目肌肉的每一寸表情,愤怒的冲向那向她挑衅的驼背少年。

“好样的,小妞!用你?#38378;?#30340;小牙齿咬烂那腐烂的美味吧。?#24811;?#20247;虽然有些诧异这个弱者怎么那么快爆发野兽的凶狠,但是当他们触到莫倾云?#38378;?#21448;可笑的凶狠目光时,他们就早将疑惑抛在了脑后,高高在上的哄笑起来,真是弱小呀。

嘭一声,莫倾云很快被揍得浑身青紫的撂倒在地。整个过程,虽然莫倾云很努力的在拖着时间,但是还是抵不过三分钟?#24187;?#26432;的命运。这个身体和前世的身体还真是一模一样,一样的弱小,一样的无可奈?#34074;?#20110;正常平均身体水平,经受不起剧烈运动,一旦剧烈运动,浑身就会超负荷的酸痛。莫倾云想笑的想到,若是这个身体回到她以前所待过的学校参加体育?#38469;裕?#20445;准又是每次不及格。

倒在地上的莫倾云视线模糊的看着那些围观者辱骂着自己,让他们不尽?#35828;幕?#24794;身影,她嘴角露出一丝嘲讽。

弱小的人啊,一边鄙夷着弱小者的丑陋,一边欢腾着弱小者即使爆发野兽的血腥,?#24808;?#28982;难逃悲惨的被永远踩在脚下命运。不幸的人?#19981;?#23545;比比自己更不幸的人,他们一边会慈悲的看着比他们?#38378;?#30340;人,一边又偷**笑着更惨的不?#25671;?/p>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30636;?#33021;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
    黑龙江网站 福彩快三网站 甘肃快三跨度基本走势图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 幸运农场号码怎么组合 舟山飞鱼网上直播 7m篮球指数 赛车游戏怎么玩儿 新老11选5区别 刮刮乐拖把配件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 吉林快3中奖概率 二肖中特如何买 ag捕鱼王2破解 ios平台打码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