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迷之夢 著

連載中免費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是迷之夢寫的一部爽文小說,主角叫鄭浩,家住農村,家里除了父母以外還有個哥哥,在哥哥苦苦哀求下,那晚,我終于爬上了‘嫂子’的床……

71.4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04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是迷之夢寫的一部爽文小說,主角叫鄭浩,家住農村,家里除了父母以外還有個哥哥,在哥哥苦苦哀求下,那晚,我終于爬上了‘嫂子’的床……

免費閱讀

  我叫鄭浩,家住農村,家里除了父母以外還有個哥哥。我哥哥是個殘疾人,不會說話,所以,父母把大多數的愛都傾注到了哥哥身上。

  我大四那年,哥哥正好二十八歲,父母說該給他娶個媳婦兒了。可哥哥性格自卑,加上不會言語,長相也很普通,沒有姑娘愿意嫁給他。

  于是,我父母決定花錢給哥哥買個媳婦。

  大四畢業前夕,哥哥忽然給我發來一條短信,讓我趕緊回家,說有重要的事托付我。哥哥從小對我疼愛有加,所以我想也沒想的提前離開了學校。

  回家之后我才知道,父母花了三千塊錢外加一頭母豬,從隔壁村子換回來一個媳婦,這女孩長得十分漂亮,怯怯的不愛說話,比我還小了兩歲。

  女孩子叫伊雪,聽父母說,她家里重男輕女思想極為嚴重,伊雪從小不受待見,如今三千多塊錢她父母就把她賣了過來,說是要存錢給她弟弟娶媳婦用。

  伊雪的父母明知道我哥哥是個殘疾人,他們根本不考慮伊雪會否幸福,在他們眼里,女孩子就是賠錢貨,能換一分是一分,反正放在家里也沒什么用。

  大抵是這樣的生活環境,才使得她有了現在這種性格,逆來順受,不反抗,不哀求。伊雪來我家的時候衣服都很破舊了,母親花錢給她做了套鮮紅的新衣,說是結婚時候穿的。

  我發現我的哥哥跟伊雪幾乎是零交流,哥哥不懂得溝通,人也很悶,他只會偷眼瞧著伊雪,并不會主動做些什么,而伊雪,只顧低著頭,一下一下扣著自己的手指。

  父母忙里忙外的張羅結婚事宜,因為是買來的媳婦,覺得不光彩,所以我家并不打算大辦,父母說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頓飯就行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才聽說另一件事,伊雪跟我哥并沒有領結婚證。我媽是個傳統女人,傳宗接代的思想極為嚴重,她說,先讓伊雪跟哥哥過日子,一年后如果生下男孩,就讓他們領證。

  聽了我媽的話我覺得很訝異,看了哥哥一眼,他一張臉憋的通紅,只不住的喝酒,而伊雪,仍舊低著頭不言不語。

  我媽說,浩子,給你嫂子敬杯酒,替你哥說些什么,算是他們之間的誓言吧!

  我端起酒杯喊了一聲嫂子,心里卻覺得別扭,這姑娘比我還小了兩歲,臉上稚氣未脫,如何能承受傳宗接代的大任啊!

  伊雪怯怯的端起酒杯,頭低的狠狠的,我發現她舉著酒杯的手都在顫抖。我說,嫂子,祝你跟我哥幸福,我哥是個老實人,實心眼,你跟了他不吃虧, 他一定會好好疼你。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并不高興,雖然我說的是實話,可我總覺得伊雪看不上我哥,覺得她不會真心幸福。

  我說完這些,伊雪怯怯的回了一句:“謝謝小叔!”

  這是她第一次跟我說話,也是我第一次聽她開口,說完后,伊雪仰頭將酒喝了干凈。

  我哥跟伊雪就這樣草率的“結婚”了,我媽收拾出一間房子,簡單布置了一下,就算做他們的新房。

  這天晚上,我爹媽高興壞了,仿佛一夜過后他們就能抱上大孫子似的,樂得合不攏嘴。夜深人靜,爹媽都回屋睡覺了,伊雪一個人呆在新房里沒出來。

  我哥則蹲在門口不停抽煙,眉頭緊鎖,一點也看不出新郎的喜悅來。這時候我有些納悶,哥給我發信息說有事托付我,到現在也沒說什么事兒啊!

  我看得出我哥是喜歡伊雪的,可是他又不開心,我想這里頭一定有什么事兒。于是,我走了過去,想問清楚緣由。

  不料哥一把抓住我,激動的對我一通比劃,搞得我半天也沒弄明白怎么回事。我讓哥冷靜一些,有事慢慢說。

  我哥掏出手機,快速的在屏幕上打下一行字來【浩子,今晚你就替哥陪陪她吧!】

  我心中一頓:“哥,你這是什么意思啊?那是爸媽給你娶的媳婦,是我嫂子,我怎么能……”

  哥打斷我的話,又在手機上打出一行字來【你聽我的,我讓你去你就去,什么也別問,什么也別說,這事兒千萬別讓爸媽知道。】

  我傻傻的不知所措,哥看了一眼新房的燈光,又打出了一句話【我進去把燈關了,緊接著你就進去,記住別開口說話,別讓她認出你來!】

  我不愿意這么做,可哥哥卻苦苦的哀求我,說這件事我一定要幫他做,不然,他再也不認我這個兄弟了。

  我不懂,自己的媳婦怎么能推給別的男人?這是男人們最不能忍受的事!可是哥卻說,我們是親兄弟,一條血脈,就算他不能忍受別人,卻可以忍受我。

  父母屋里的燈滅了,哥催促我趕緊進屋,他先起身走到新房里,讓我站在外面等著,等他進屋把燈關了,我再摸黑進去。

  我心里十分別扭,卻又不好強硬的拒絕哥的請求,就這樣,我被他推入了屬于他的新房!

  哥關上門的那一刻,我心里還是懵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我承認伊雪很漂亮,不過我敢發誓,我對她并沒有非分之想,她是我的嫂子,我心里只有敬重。

  我尷尬的站了一會兒,進退兩難起來,現在房門被哥從外面關上了,我根本出不去,又不能遵照他的話把伊雪怎么樣,孤男寡女呆在一個屋檐下,對我這個從未碰過女人的處男來說,絕對是一種煎熬。

  我的手心開始出汗,緊張的坐立不安,我聽見床邊有微弱的呼吸聲,聲音有點沉,很顯然伊雪也十分緊張。

  就在這時候,我手機響了,哥傳過來一條短信,意思是讓我別多想,該怎么辦就怎么辦,爭取明年讓伊雪生下一個大胖兒子來。

  我覺得一晚上很漫長,倆人總不能靜坐一夜吧,我能受得了,這女孩怎么受得了呢,她本身就瘦弱,別再熬出病來。

  我慢慢移動到床邊,害怕伊雪認出是我,我連大氣也不敢出。心說這事兒千萬別穿幫,不然我老鄭家的臉就被丟光了,哥哥結婚,弟弟入洞房,說出去這不是耍流氓又是什么?

  房間很小,我摸黑找到床沿,轉身坐下來的那一刻,手不自覺的觸碰到伊雪的手,她忽然一抖,連忙將手收了回去。

  緊接著,我聽見她愈加沉重的喘息聲,聽的我熱血沸騰。

  我真的有點受不了了,她要不是我嫂子,我特么早就把她給辦了,可現在我知道我不能,這樣做對不起我哥。

  伊雪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要不,我在下面打地鋪吧?”

  想要偽裝成我哥,我就不能開口,伊雪又道:“你、你別多心,我只是還不習慣。”

  她的聲音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誰似的,或許她知道自己是被買來的,更加明白在這個家的地位,所以說話的語氣都像是在祈求。

  說完這些見我沒反應,伊雪轉身從床上抱起被褥,想要在地下打地鋪。我一緊張居然一下子按住了她的動作,把伊雪嚇了一跳。

  等觸碰到她柔軟的手指后我才發現太特么唐突了,我不過是想阻止她打地鋪,不成想卻來了一次肌膚相親,我狠狠咽了口唾沫,從她手里接過被褥,然后蹲在地上鋪展開來。

  伊雪忙蹲下來幫我的忙,一邊鋪床一邊低聲道:“我知道你不會說話,身子弱,你睡床,我睡地板。”

  不等她說完,我一骨碌躺到了地上,意思很明顯,她睡床,我睡地板。伊雪這丫頭還有些固執,蹲在地上不肯起來。

  “你還是睡到床上去吧!”她的聲音像是一只可憐的小貓般溫柔。

  我沒動,伊雪也不起身,垂著腦袋沉沉的嘆了口氣,認命一般說道:“我家收了你的錢,我會好好跟你過日子,你放心。”

  她身上有股好聞的味道傳過來,盡管我已經立下決心,要做到對她六根清凈,可我仍然按耐不住自己的血氣方剛,我的身子不聽使喚的抖了幾下。

  說完,她站起身子,走到了床邊,伊雪背著我停頓了幾秒鐘,仿佛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后,她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

  屋里很黑,我看不清她的身體,只能依稀看見她的動作,沒錯,她在解紐扣,然后,背著我將上衣扒了下來。

  我心里狠狠一個激靈,眼睛不自覺的盯著她看,雖然什么也看不見,可我卻無法控制自己卑鄙的腦補出一副香艷的畫面來。

  媽的,對著自己嫂子YY,鄭浩啊鄭浩,你特么還是人嗎?反應過來后,我忍不住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安靜的空氣里忽然傳來啪的一聲響,伊雪被嚇了一跳,手一抖,拿在手里的內衣居然直直的朝我臉上掉了下來。

  那一刻,我血脈賁張,一股無法形容的味道鉆入鼻孔,搞得我全身一陣酥麻。下一秒,伊雪大叫著蹲在地上亂摸,企圖將自己的內衣找到。

  她緊張萬分,摸起來毫無章法,好幾次摸到了我的臉,我的胸口,我被她這么一搞更加慌亂,一下子跳了起來,踱步就要往外沖去。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