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我成了許仙

我成了許仙

佚名西風烈 著

連載中免費

王慕白看到小孩可憐、無助的模樣,惻隱之心大發。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離開這里?他還是想將小孩帶上。不知道為何?看到這個孩子他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雖然村里的人們都夸自己勤快懂事,但真正又有誰能理解一個孤兒的內心呢?每當看到別的孩子在父母身邊撒嬌,玩新玩具,穿新衣服的時候;他都會一個人跑到沒人的地方哭著想自己的父母在哪里?然后拼命的干活,試圖忘記委屈

200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04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王慕白看到小孩可憐、無助的模樣,惻隱之心大發。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離開這里?他還是想將小孩帶上。不知道為何?看到這個孩子他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雖然村里的人們都夸自己勤快懂事,但真正又有誰能理解一個孤兒的內心呢?每當看到別的孩子在父母身邊撒嬌,玩新玩具,穿新衣服的時候;他都會一個人跑到沒人的地方哭著想自己的父母在哪里?然后拼命的干活,試圖忘記委屈

免費閱讀

  

  秋天,傳統意義上的豐收日子。據長輩們講,立秋之后將會有24天的時間特別炎熱,也是“秋老虎”發威的時節,俗稱“曬24個秋老虎。”當然,“秋老虎”越厲害說明本年莊稼收成越好!因此,對“秋老虎”的一點點“恐懼”早就被豐收的喜悅沖到九霄云外咯!

  正午時分烈日當空,田坎上一排排蔥郁挺拔的柏樹如站崗的哨兵,將一片一片的棉花地分成方塊。雪白的棉花在“秋老虎”的照耀下,顯得格外耀眼。大多數村民這時都呆在家里,享受午間片刻的清涼。然而,其中一片地里卻有一個人影,依然頂著滾燙的熱浪在摘棉花。

  “小慕!天氣這么熱,收工了唄!”收工路過的村民高聲朝那人影喊道。

  “叔!您先回,我再摘一會兒!”那被稱著小慕的一邊回答心里卻在想:“二老這些年為了供我上學,已經累得不成人樣兒了,我多做一點,二老也要輕松點!”

  小慕叫王慕白,是村里的王大叔和胖嬸趕集時撿回來的孤兒。現如今吃不飽飯的人雖然很少,但也不是沒有。王大叔老兩口沒有后人,加之是外來戶,村里分給他們點土地,也是一些農作物產量低的劣質土地。遇到天災頻發的年成,收成不好生活過的很是拮據。但老兩口還是盡量讓王慕白吃飽,費盡心力供他去讀書。

  王慕白也很爭氣,不但學習成績好,最重要的是在鄉親們的眼里,他是個勤快的孩子,他經常幫村里鄉親們干點農活。

  這樣一來,人家就會請他吃飯,家里少了王慕白,二老也可以吃得飽一點。

  大學生涯更讓他明白,如今這個社會要想得到別人的尊重,要么你很有權,要么你很有錢,要么你有靠山,最次的也要勤勞。當然,即便如今勤勞的優良品質幾乎被人們遺忘,任勞任怨成了沒有出息的同義詞。但王慕白卻始終堅信: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老,靠自己最好。

  大學畢業,離開城市,回到家鄉。

  感恩?那是扯淡!

  不是王慕白不想留在城市,現實是很殘忍的。想上位?行!你有幾年的工作經驗?有什么背景?跟某某領導關系如何?就他這樣的,留在城市也就是一“三無”人員——無權、無錢、無地位;甚至還極有可能加上“第四無”——無愛。

  輾轉了好幾個招聘會,問題不外乎就上訴幾種!

  “奶奶的!老子應屆畢業生哪來的工作經驗?有背景、有關系老子還來找工作?去你丫滴,咱學習毛爺爺的偉大戰略方針——由農村包圍城市。”

  本來大學里有個相戀四年的女朋友,因畢業就業分隔兩地,再則他沒找到工作回到農村。分手!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也不能怪人家女孩子見異思遷看不起偉大的勞動人民,現如今哪個女孩愿意跟你回鄉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情飲水飽,那是騙傻子的。

  村里的好心大嬸們也給他介紹過好幾個姑娘,只是好的姑娘看不上他,差的他又看不上別人,結局嘛我想不用我多說了……突然!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剎那間黑云壓地,雷聲隆隆!

  這個季節的雨不是暴雨就是雷雨,收拾家伙拔腿就跑。

  還沒跑出棉花地,豆大的雨滴伴隨隆隆雷聲“呼嘯”而來,嗯網游之殺戮者全文閱讀!是呼嘯而來!完全和王慕白曾經見過的雷陣雨有天壤之別。雨水灌得眼睛模糊,三米之外就看不清楚了;雨聲、樹枝斷裂聲、山體滑坡聲混雜在一起不時傳來。

  “得趕緊回家,哎!這地里的棉花怕是要‘和稀泥’了!”王慕白雖然心疼大半年的辛勤即將泡湯,但奔跑的速度卻更快了!

  突地停下了腳步!因為就他跑出棉花地的這一會,渾濁的洪水已經漫到半山腰……“那不是村子被淹完了?這是下的什么雨啊?難道天上掉下一片海?”

  “不……胖嬸兒、王大叔你們在哪兒……賊老天!”竭斯底里的聲音在暴雨中根本沒有一點穿透力。

  “不行!我得去救他們!要不是二老,我不知道餓死在哪兒呢!”熟悉的慈祥面容、絕望的表情,剎那間涌進了他的腦海里。

  王慕白扔掉背簍,猛地向下山的完全被洪水淹沒的“路”撲去!就在撲出去的瞬間,他似乎聽到有人在說話:“看你這次還不死……”;但撲出去的動作已經做出來了,想收也來不及了。

  嗤啦!雷聲大作!一道灰色卻又像閃電的東西,轟在王慕白撲出去的地方……雨!越落越猛!雷!越砸越兇!數十分鐘時間,村子沒有了、樹林不見了、熟悉的面孔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無際的汪洋,只有一個背簍還浮在海面上!

  水勢來得快也去得快!而留下的卻是斷樹、斷枝滿地、一片狼藉……據統計:突如其來的洪水造成一千多萬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上百萬公頃,絕收面積近十萬公頃;倒塌、損壞房屋二十多萬間;直接經濟損失近三百億元,死亡幾百人。

  “弟弟!弟弟!快醒醒啊!你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怎么有臉去見地下父母和許家的列祖列宗啊?”

  迷迷糊糊之間王慕白聽到一個女人嘶啞的嚎哭聲,他感覺好像做了個奇怪的夢。

  夢中自己剛剛跳進水里,就被一股力量從背后猛地一推,還說了句什么“還不死……”之類的話;接著就掉進了一片灰色的空間,立身之地似乎是一座飄忽的拱橋……這里沒有雷雨、沒有狂風,卻隱約可見有些人影飄忽!四周像下了一片灰霧般,百米之外就看不清楚了。

  王慕白大腦一片空白心道:“這是怎么地方?”朝人影閃動的地方走去。“人們”的腳下根本不著地兒,都在橋上怪異的行走著。正想拉住其中一個問路,猛然發現面前立著一塊昏沉沉的石碑,上書三個陰森森的血紅大字——“奈何橋。”。

  讓王慕白的心瞬間跌入冰窖,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奈何橋?陰間?我死了嗎?”王慕白顫抖著掐了掐大腿,不顧身邊飄過的人影,頹廢地坐到地上!這一刻仿佛所有的夢想都破滅了,一種窒息的感覺緊緊纏繞著他,令他喘不過氣來。

  好半天,王慕白才發出一聲顫抖的嘶吼:“我靠!真的沒感覺!我真的死了!我真的死了……?不!我不想死!我要回去!”橋上飄忽的人影沒誰理他,都閉著眼從他身邊飄然而過。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慕白的情緒慢慢穩定了些,起身向橋的另一頭看了看。

  “死都死了,怕個毛!所有的鬼魂都往我這邊走,那我就反著走,是不是就能走出去呢?”王慕白懷著僥幸的心理,如此想到。

  沒有誰理會“逆行”的王慕白。

  這時,迎面而來的一個瘦小影子,似乎是個小孩,引起了王慕白的注意最后的獵魔人txt下載。和大多數鬼魂不一樣,小孩慘白的臉上眼睛居然和自己一樣是睜著的,看上去就十三四歲的樣子!

  王慕白趕緊往一邊讓了讓,心理還在想:“這孩子!哎!這么小就死了,真可惜!”渾不知自己也是個死鬼!

  小孩似乎也注意到了他,慢悠悠的飄到王慕白的身邊。突然!猛的朝王慕白身上撲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小孩撲到懷里。王慕白措手不及,一陣發自靈魂深處撕裂般的疼痛驟然傳來,一把推開小孩吼道:“你干什么?”

  小孩被推開,害怕的蹲在地上顫抖道:“我……我也……也不知道為什么?我聞到你身上的味道……我就想咬!你不要打我啊!嗚嗚……”好不容易把話說完,小孩委屈的哭了起來!

  王慕白看到小孩可憐、無助的模樣,惻隱之心大發。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離開這里?他還是想將小孩帶上。不知道為何?看到這個孩子他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雖然村里的人們都夸自己勤快懂事,但真正又有誰能理解一個孤兒的內心呢?每當看到別的孩子在父母身邊撒嬌,玩新玩具,穿新衣服的時候;他都會一個人跑到沒人的地方哭著想自己的父母在哪里?然后拼命的干活,試圖忘記委屈,……王慕白上前拉起小孩顫抖冰冷的手,道:“我不知道你為什么和我一樣睜著眼睛?這里是陰間,我們一起想辦法離開這里吧!”

  低著頭的小孩眼珠轉了一下,嘴角一抹難以覺察的怪異笑容一閃而逝!點點頭沒說話,跟在王慕白身后,任由手被拉著。王慕白慢慢的朝前走,絲毫沒有感覺小孩有什么不妥。

  還沒走幾步,突然感覺拉著小孩的手一空,回頭一看!乖乖不得了!自己拉著小孩的手少了半截!小孩突然變得面目猙獰!嘴角生出兩顆獠牙!不對!不是獠牙,而是自己的兩個手指!還露在外面沒有吞進去。那種撕裂的疼痛再次傳來。

  疼痛使得王慕白那一絲憐憫之心蕩然無存,單手拉過小孩怒道:“老子最討厭白眼狼!好心帶你走,你他m還咬我!去死吧!”張口就咬住了小孩的脖頸動脈,兩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撕咬著,那些飄忽的鬼影似乎根本沒看見這一幕似的,還是繼續的行走著。

  畢竟王慕白是成年人,三下五除二就把這個小孩的身體全部吞進了身體里。手臂也重新長了出來,那被吞進胃里的小孩也有過一些掙扎,但是慢慢的就停止了。

  令王慕白奇怪的是,還有很多迎面而來的鬼魂,雖是閉著眼的,但是遠遠的就避開了他。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慢慢的將小孩的影子溶解掉了;但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胃酸。”隨之而來的是腦袋一陣爆裂般的脹痛,一下子涌出很多記憶。

  許仙!14歲,父母在他6歲的時候得了痢疾死了!家里有個姐姐許嬌容,年初嫁給了錢塘縣衙的捕頭李公仆。!“哎!可伶的古代人吶!拉個肚子也能把人拉死了!”蛋疼了一下,王慕白接著將這許仙的記憶讀下去。

  許仙昨天上山采藥不小心掉到河里淹死的……王慕白突然想到:“許仙!是哪個許仙?不是《白蛇傳》里的許仙吧?”許仙短暫的驚訝之后,自嘲道:“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不可能那么巧的……等下!許嬌容、李公仆?這不是《白蛇傳》里許仙的姐姐、姐夫叫嗎?難道這真是那個傳說中的許仙?”

  王慕白站在奈何橋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民間故事中的人物在陰間遇見,說什么都有點讓人難以置信,最要命的還是這還是王慕白生平最鄙視的軟蛋——許仙。

  看著從身邊飄過的鬼魂,王慕白收拾心情,還是一步步防備著往前走去;要是再冒一個鬼魂出來撕咬,定要先下嘴。

  來到橋的另一端,腳剛離開橋身,身邊飄忽的鬼魂就完全消失了。

  前面有一間由幾根木棍支撐的茅草棚,支著一個灰布幡,幡上一個血紅的“茶”字格外醒目;里面有一個穿著灰布長袍的老太太,躬著背往面前一個的瓦碗里添著茶水五臟破天。

  王慕白四下看了看,來到老太太面前正要詢問。

  “年親人!累了吧?來喝碗茶!壓壓驚。”老太太和藹的說道。

  王慕白笑笑,端起一碗就要喝,突然想起這是陰間,給喝的只有一個——孟婆湯!

  將碗丟到地上吼道:“不!我不喝孟婆湯!我……”

  王慕白突然住口不叫了!因為他看見那茶桶上赫然寫著“還魂茶”三個生機盎然的綠色大字!

  老太太直起腰身,慈祥的看著王慕白說道:“孩子!我不是孟婆!我哪來孟婆湯?我是專門負責給人還陽的!剛剛那和你撕咬的小孩,本來陽壽未盡可以不死的;不過他太貪心了,他要不去惹你,閻君也會判他還陽的;好了!現在被你給吞了。”

  老太太似乎很不屑許仙的作為,頓了頓又道:“同樣!你本也不該死的,但是你卻將那小孩吞噬了!所以你也就回不了你自己的身體了,你得去代替那小孩過他的生活去!”

  王慕白聽到老太太的話,心中翻起了狂潮!暗道:“去過他的生活?許仙?若真是《白蛇傳》里的許仙,那不是我要回到故事產生的年代嗎?那貌似很久遠的事情?”王慕白疑惑地問道:“照您老這樣說,我本來就應該不死的嗎?”

  老太太點點頭說道:“你們人間有句話叫:‘閻王叫你三更死,不會留命到五更’!你以為你往反方向走,就能還陽?在這陰朝地府,沒我老婆子的這道門,一只蒼蠅也別想飛到陽間去!”

  王慕白高興的說道:“老人家神通廣大,那就麻煩你再給我一碗還魂茶吧!”

  老太太搖搖頭:“沒有了!剛剛那碗被你倒掉了就沒有了……”

  “什么?沒有啦!您老就別開玩笑了!沒還魂茶,那我不還是回不了人間啊!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啊!”王慕白打斷老太太的話,激動的哀求道。

  老太太不慌不忙道:“你急個啥?等老婆子吧話說完!現在在的年輕人吶!就是缺點耐性!”

  王慕白看老太太一點不急的樣子,暗想也許還有其他辦法,便沒有糾結還魂茶的事情,恭敬的給老太太鞠了個躬說道:“老人家法力無邊,神通廣大,大慈大悲,觀音菩薩……”

  老太太王慕白一眼道:“停!馬屁話,一句就夠了,多了就聽得老婆子渾身疙瘩!”頓了頓又說道:“你要還陽那是天意;喝還魂茶的目的,不過是要忘記在這里看到的一切罷了;你只需以心魔起誓,不將這陰間的事情泄露半句,那么你便可以還陽了。”

  王慕白一聽可以還陽,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立刻詢問如何以心魔起誓后,立即發誓保守陰間的一切秘密。

  王慕白雖說已經失去了21世紀的生命,但是對于傳說中的軟飯王——許仙,他的生活王慕白還是很向往的。說白了他就是想證實一下,將來是不是真會有一條美得冒泡的蛇妖來勾搭許仙,要是真有那就好了……王慕白自己的有點不明白,為什么此刻心中居然有一絲躁動的期待!難道真有迷死人不償命的蛇妖?

  王慕白恭敬的問道:“那許仙好像是大宋的人啊?他將來是不是……”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