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科班僧道捉鬼团

科班僧道捉鬼团

村民文有才 著

连载中免费 捉鬼

科班僧道捉鬼团全文讲两个正统的宗教青年非正统的捉鬼经历,我们是名门正派,我们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但是我们没有实战过啊!什么?法师?#25165;?#39740;?我就问你学了这么久,你怕不怕高考?你看了这么多鬼片,你敢半夜去墓地睡么?#30475;?#23478;都是做?#35828;模?#24456;多事你懂的......

60.4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07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科班僧道捉鬼团全文讲两个正统的宗教青年非正统的捉鬼经历,我们是名门正派,我们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但是我们没有实战过啊!什么?法师?#25165;?#39740;?我就问你学了这么久,你怕不怕高考?你看了这么多鬼片,你敢半夜去墓地睡么?#30475;?#23478;都是做?#35828;模?#24456;多事你懂的......

免费阅读

“您好!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这样的事你可以直接联系我”我一边说一边把我的名片递给对方。

“东瀛子大师,您俗名叫韩国人?#20426;?#35828;话的是一个身穿定制西服,手腕上带着江诗丹顿限量版手表的中年男人,此时这身价不菲,久历江湖的中年人正用惊讶的语调对我说话,但语调中有藏不住的笑意。

“这位善信,我要纠正一下,我叫韩过人,有过人之处的意思。此名乃大师所赐,不可亵渎,以免种下业因。”我严肃的回答,还不忘用拇指把手里的通灵珠拨动了一下。

对方看到我严肃的表情想起我刚给他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也马上收拾态度恭敬的收起了名片。

看,这就是能力,谁叫咱能够搞的定阴阳两界呢?我心里暗暗得意,同时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余笑癫,他也绷着个脸,眼睛微闭,刚毅的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直到对方走出店门,他才睁开眼睛,看看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东瀛子,韩国人。”

我放下伪装,直接把手边的鸡毛掸子扔了过去,一边扔一边说:“正是在下”,然后停顿一下一字一顿的说:“九戒法师。”

他很?#19981;?#31505;我的名字和道号,虽然他已经笑了很多次,但是只要有陌生人喊,他就要笑上半天。我?#30475;?#37117;会用他的法号回击他,他?#27492;?#27627;不在乎。

他一把抓住鸡毛掸子,又扔回来给我,我反手一拍,鸡毛掸子又飞了回去,他说:“哟,来劲了”然后伸脚想踢回来,不想踢到了茶几的?#20185;?#22774;上,茶壶飞了起来,我擦,那可是?#21916;?#22836;的命根子,我俩大惊,都作?#21697;?#36523;去接,两个人脑袋撞到了一起,一下子都眼冒金星,两?#35828;?#33853;在地上,壶盖儿一下子掉在我的头上,而壶身扣到了余笑癫的头上,然后他一低头壶落在了他的手上,头上留了一头的茶叶,不过幸好壶里没水。我也一低头接住壶盖儿,正当我们庆幸?#20185;?#22774;安然无恙,我们不用被扣工资时,刚才走出去的人竟然又回来了,看着坐在地上,一身茶叶的余笑癫和我,吃了一惊。

坏了,好不容易在外人面前树立的形象不能就这么毁了,我们两个对视了一样,严肃的掐起了手指头,然后齐声说:“不好,来客大?#20303;!?/p>

对方一听就是一哆嗦,这刚摆脱了不干净的东西,怎么转眼间又要大凶了。

只听余笑癫痛心?#24425;?#30340;说:“施主,我佛慈悲,您怎么又回来了?我俩个正在抛壶起卦,?#38405;?#36825;段俗世孽?#36947;?#20010;了结,不成想,你既已脱离苦海,却来个回?#36153;?#23736;?这又是何苦来哉。”

我一听差点笑出来:“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怕他吹过了头,站起身来接口道:“善信,?#20185;?#24320;,凶自来,此乃下签,但是不必惊慌,因壶中无水,水主阴,无水则无阴,就是不会再被鬼怪缠身,想必只是除去污秽后的一点余波,我们这里有灵符九道,可助善信脱难。”

这时要是一个脑子清醒,意志坚定的人在,肯定就直接判定我们两个是忽悠?#35828;?#20102;,但是来人之前见识过我们的能力,前天晚上还在他的别墅里跟讨债鬼大战。所以现在才被我们两个一唱一?#22242;?#30340;搞的怀疑人生了,那还有什么判断能力,所以赶紧付钱拿符,这回头也不回的走了,那脚步急的就跟余笑癫要去领工资时一个样。

这一闹也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今天老板肯定又不过来了,我们俩开?#23478;?#36793;拌嘴,一边?#24597;?#30528;关门吃饭。

在罗三羊肉店里找好座位点了羊杂火锅和火烧,等?#35828;墓?#22827;,两个人已经先就着小菜喝开了。

一边喝,一边感慨:我们两个?#20040;?#20063;是国家正经大学的大学毕业生,人正不正经先不说,但是,文凭和知识是正经的啊!

怎么一对儿祖国的花朵,饱受科学之水浇灌的嫰苗,怎么?#32479;?#27498;了呢?竟然踏上了封建迷信的贼船,真是一步错,?#35762;?#38169;。

余笑癫说:?#29677;耍?#21035;想了,说起来我们两个是跟正苗红的封建主义后代,你想想咱俩身上的纹身,你见那个祖国花朵身上刻字画画的。”

他这一说,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

我和余笑癫生在一个叫?#24598;?#38215;的小山村,两个人同一天出生,结果一个生下来不会哭,一个竟然在笑,后来发生的事当时的乡下可是占据娱乐版连续52周的头条版面,其中各种版本流传?#20004;?#33021;有一百多种,直到现在我和余笑?#19981;?#26159;那里的重点传承的娱?#20013;?#38750;物质文化遗产。

话说当时两个婴儿当中不会哭的那个是我,咧嘴笑的是余笑癫。当时我们两家住在一个镇的两头,余家在山上,我家在山下,当两家人想尽民间的土办法都无济于事后,俩家?#35828;?#29239;爷辈做了一件相同的决定---就是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找高人看。别看我们镇人不多物质生活匮乏,但是文化生活确实相当的丰富,特别是宗教文化多样性。这也就给两家有了选择的余地,也造成了我和余笑癫不同的宗教信仰。

那就是,余笑癫他?#30452;?#30528;他去了山上的?#21344;?#23546;,我爹带我去了山下三清观。

据?#24598;?#38215;范大喇叭的描述,当时我爹风风火火的带着我冲进三清观时,三清观的真玄道长正光着膀子在喝红薯粥吃小咸菜。听闻来意,马上热泪盈眶手舞足蹈,那感觉就像等了一辈子的人终于出现了一样。吓的我爹当时还以为他精?#30315;?#29359;了,当时就想带我离开,真玄道长好说歹说,才叫我爹相信我是道家的绝世灵苗,他的命中徒弟。只有他才能让我?#25351;?#27491;常,就如只有太乙真人能让哪吒得道一样。

想来我爹也是受过《封神演义?#33539;?#23475;的半知识分子,听闻?#25628;?#26356;是不让他碰我,想那哪吒是怎么坑爹的,要是真是和哪吒那还?#35828;謾?#30495;玄道长一看说错话了,当时脑门子的汗都下来了,赶忙改口说是金吒是金吒。

想来我爹是被真玄道长的诚意打动了(后来我爹说跑到山上太累了),事不宜迟,也只好让他试试。想想还真悬,要是我爹扭头就走上了?#21344;?#23546;,那我可能就要跟余笑癫一样做个?#19994;?#30340;和尚了,那就是12岁之前不能吃肉,25岁之前不能谈恋爱了,到现在他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不管怎么说当时我爹不情愿的接受了他是李靖的假设,同意让真玄道长试试,然后真玄道长用童子尿点在我的眉心,银针刺喉,然后突然大喝一声:“孽徒还不开口。”然后突然把我倒零起?#36176;?#26102;拔掉银针,我哇的一下发出?#35828;?#19968;声啼哭。我爹?#27966;?#28909;泪盈眶,差点给他跪下。

事后真玄道人说:“这是因为我的天灵还存有前世的记忆迷住了心智,他用童子尿封住了我的记忆,用银针隔开了阳世的气息,然后倒提身体,以我身体内的婴阳之气逼出了阴气,就没事了。不过这孩子失去了婴阳之气,以后容易招阴物,最好?#38590;?#22312;道观之?#26657;?#31561;到十岁之后再领回去。”我?#30422;?#37027;里?#25954;猓?#26368;后真玄道长开坛收我为关门弟子,赠了平安符才放我回家,不过回家以后果然多病,而且好夜啼,没办法,最后我是白天在家,晚上住在道观,才安生下来。此后的生活师傅就对我有如下?#25165;牛?/p>

一、师傅坚定的认为我有过人之处,所以起俗名—--韩过人(笑哭了)

二、在道观要称道号东瀛子(现在想想心好累)

三、每天诵读道教八大神咒。

四、三岁半开始就每天帮他画符,他时常去给别人作法事。

五、我每天的睡前故事都是降妖除怪的桥段。

其他也就算了,可你说我师父这是有多不?#31185;祝?#30334;家姓随便挑一个叫这个名字不说悦耳动听,最起码不会贻笑大方。可我偏偏姓韩!姓韩!!姓韩!!!

韩姓多好,如果叫韩载锡、韩敏俊,韩东哲,在这个韩粉满天飘的时代,我怎么着都会蘸上些花粉走上些?#19968;?#36816;,可惜,我偏偏叫韩过人,虽说方向对了,但是这就像小沈阳的裤衩—---跑偏了。

再听听我的道号,我都不好意思说,东瀛子,人家还以为我投靠了皇军,当了汉奸,但是所有的不满意都是到了我上中学后,随着一起玩尿泥的伙伴都有了一些知?#36887;?#25165;显露出来。原来大家认为发生在我身上?#25243;?#37239;帅吊炸天的事情慢慢变成了笑话,我努力抗争想改名,却因为复杂的户籍和学籍政策让这件事变成了不可能。

这件事让心灵脆弱收到了严重的伤害。我慢慢的有些孤僻,正在我的心灵受到摧?#26657;?/p>

正当我的思想有向报复社会的危险方向发展时,范大喇叭的一个消息如春雨一般滋润了我的心,把我的恐怖主义嫩芽淹死,拯救了我脆弱和多愁善感的心。

她说:“孩儿啊!你这算什么?韩国人就韩国人,日本人又怎样,现在不都中日友好很多年了么?再说,我听说镇那头的山上还有个孩子叫余笑癫,挂名做了和?#26657;?#21548;说还有个法名叫什么九戒,你说这不是八戒的弟弟么?#20426;?#35828;完自?#20439;?#30340;哈哈大笑起来。

作为一个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我是知道什么叫五十步笑百步的,而且我充分认识到跟所有人讲道理所有人就会跟你耍流氓。既然***教导我们敌?#35828;?#25932;人就是朋友,那么我就要跟这个余笑癫成为朋?#36873;?/p>

于是乎,?#24598;?#38215;的娱?#20013;?#38395;里又多了一条:僧道联?#32781;?#20004;个有故事的少年不得不说的激情。

从此以后,我和余笑癫成了最铁的哥们。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
    彩票开奖直播大厅 广东26选5历史开奖号码 广东彩票官网 好热动态表情图片 蛋蛋视频如何下载 七星彩走势图怎么预测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走势图 极速飞艇开奖记录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百度 彩票销售管理办法 山西快乐10分今天 nba新闻 安徽体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今天31选7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