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心罪

心罪

星寒 著

連載中免費

  心罪是網絡作家星寒寫的一部偵探小說,陳東看穿了你們作案的手段,你們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但是死人亦可開口,土壤、光線、氣味都會在時間里留下我需要的一切答案,時間是永遠不能改變的單向記錄。不要忘了,世界有著最簡單的邏輯:發生過和未發生終究是不同的。
  黑色的精靈,舞動著慘白的奪命鐮,在一個皎潔的世界,完成一段精彩紛呈而又攝人心魄的獨舞。罪惡的種子,像駱駝刺的根,深深地插入進去,蔓延,蔓延......昨夜的一場大暴雨,把整個大山沖刷的干干凈凈,山腳的小村子還沒有從昨夜的狂風暴雨中清醒過來,稀稀拉拉的青瓦房夾著幾條干凈落寞的街道。村子中間最寬的街道盡頭,一間二層小樓格外顯眼,在這個稍顯落魄的村子里傲然獨立。老劉頭應該算是今天村里起得......

15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17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心罪是網絡作家星寒寫的一部偵探小說,陳東看穿了你們作案的手段,你們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但是死人亦可開口,土壤、光線、氣味都會在時間里留下我需要的一切答案,時間是永遠不能改變的單向記錄。不要忘了,世界有著最簡單的邏輯:發生過和未發生終究是不同的。

免費閱讀

  黑色的精靈,舞動著慘白的奪命鐮,在一個皎潔的世界,完成一段精彩紛呈而又攝人心魄的獨舞。罪惡的種子,像駱駝刺的根,深深地插入進去,蔓延,蔓延......

  昨夜的一場大暴雨,把整個大山沖刷的干干凈凈,山腳的小村子還沒有從昨夜的狂風暴雨中清醒過來,稀稀拉拉的青瓦房夾著幾條干凈落寞的街道。

  村子中間最寬的街道盡頭,一間二層小樓格外顯眼,在這個稍顯落魄的村子里傲然獨立。

  老劉頭應該算是今天村里起得最早的一個,因為他家兒媳婦前幾天剛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按照村里的習俗,媳婦生產的第三天早上,公公要起個大早,去五里外的集市上逛一圈。

  為了圖個吉利,老劉頭大清早的,天蒙蒙亮就起床收拾好自己,推著他的小木車,沿著村里的那條大路往外走。

  村西頭的那棟二層小樓聽說是一個有錢人特地在這里買了地建起來的,除了村長,對村里人來說多少都有些神秘。

  老劉頭多少算是村子里的老人了,但是對這個神秘的小樓也是一無所知。

  老眼昏花的他推著小車從門前經過的時候,就看到小樓的門半敞著,門口扔了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大戶人家的東西,丟了的都是好的。”老劉頭一邊想著一邊把手里的小推車放下,躡手躡腳的走過去。

  老劉頭已經六十七歲了,眼神自然比不上年輕人,黑乎乎的那團東西被他一拽,刺啦一聲,斷成兩截,從中間就露出一張臉來。

  那臉許是被昨晚的大雨泡的有些發白,腦袋幾乎從脖子上掉下來了。

  “媽呀!”老劉頭這下倒是看的清清楚楚,一屁股坐在地上,小推車也顧不得要,連滾帶爬的就往村里跑。

  凄厲的叫聲遠遠地勝過了早上報曉的公雞,這一下整個平靜的小山村都沸騰了起來,不到半晌的時間,熙熙攘攘的在小樓門口聚了半拉村的人。

  這個村子也許已經好幾十年風平浪靜,沒有出現過什么轟動的事情了。

  警車的轟鳴聲響徹山谷。

  村主任劉旺一臉鐵青,陰沉沉的看著還在一邊緩不過勁來的老劉頭。

  刑偵隊長陳東從第一輛警車上走下來,滄桑的臉上滿是歲月的痕跡,沉著的眼神望了一眼四周。

  劉旺趕忙小跑過來,遞上一根煙:“陳大隊長!”

  “劉主任,目擊者在哪兒?”陳東推開他的煙,盯著他問道。

  旁邊的民眾按耐不住,一邊嚷著聽不懂的方言一邊把老劉頭往人群中間推,老劉頭哪里見過什么警察,嚇得兩腿發軟。

  “老劉,你怕啥,有啥就說啥,看給你下的!”劉旺推了他一把,嘆氣道。

  陳東也不廢話,朝旁邊的一個女警察一揮手:“你做一下筆錄,我看看死者,其他同事進去看看。”

  陳東蹲下身去,白色的手套放在比似乎比手套還要白的尸體臉上,他的兩個眼睛圓睜著,已經變成了死灰色,脖子上有一道明顯的傷口,傷口平整而干凈,微微泛白,露出里面的喉骨。

  死者身上沒有其他明顯傷痕。

  “師父,有點惡心啊。”陳東身后響起一個渾厚的聲音。

  一個白凈的小警察站在身后,戴著干干凈凈的白手套,正在捂著鼻子。

  陳東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摘下手套,遞給旁邊的人,轉身往屋里走:“跟我到里面看看。”

  村主任劉旺在身后喊了句:“陳警官,有事說話啊。”

  他看著陳東領著身后的小警察進去,背著手轉身往后走去,一邊的老劉頭正在給女警察做筆錄,看到劉旺要走,一把拉住他:“劉主任,這,這是咋回事嘛,我啥也不知道啊。”

  “咋回事?”劉旺回頭瞥了他一眼:“死人了,你說咋回事,老實聽人警察的。”

  他轉頭一看,滿村的老少爺們都出來了,也是,這死人可是個大事,劉旺揮揮手,趕蒼蠅似的:“回家回家,都回家去,看什么熱鬧!”

  人群稀稀拉拉的散開,房子外面的警察拉起警戒線,劉旺找一個附近的人家門口坐下,和一幫老少爺們聊天。

  “劉主任,你說,這家人這是咋了?”一個滿臉油滑的中年人給劉旺遞上一根煙,笑嘻嘻的打聽道。

  劉旺接過煙,點著,眼神越過縹緲的煙霧看著他:“這種事知道的越少越好,別你奶奶的瞎問!”

  陳東走進去,這是一個獨院的二層小樓,但是院子里空蕩蕩的,房門口有一具女尸,穿著有些暴露,旁邊幾個警察正在取證。

  他走過去,站在一邊的一個男警察提著鼻子搖搖頭,指著陳東身后的小警察道:“赤赤,你最好別過來。”

  “陸大頭!我說了我叫雷赤,我不叫赤赤!”小警察一副不服氣的樣子,跟著陳東走過去。

  陳東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點點頭,沒有停留,直接走進屋里。

  雷赤瞪了陸大頭一眼,低眼去看地上的尸體,然而,他的眼神一觸到地上的尸體,心里立馬翻江倒海一般,陸大頭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他趴在墻旁邊劇烈的吐起來。

  “我說什么來著?”陸大頭一邊給他拍著后背一邊揮了揮手,旁邊的法醫用擔架把面目全非的女尸抬走。

  “赤赤!快進來!”房間里傳來陳東的喊聲。

  雷赤顧不上自己頭暈眼花的感覺,在陸大頭的攙扶下沖進去。

  “怎么了?師父?”雷赤和陸大頭走進去,一個寬敞的大廳,擺了一個玻璃茶幾,茶幾上兩杯沒有喝完的紅酒。

  周圍的情況有些雜亂,扔著一地的衣服和煙頭,地上的毯子燙了幾個黑乎乎的洞。

  師父陳東的聲音從樓上傳過來,雷赤和陸大頭沖上去。

  “師父!”雷赤以為陳東有什么意外,一腳把門踹開,沒想到房間里兩個身影同時顫了一下。

  “干什么你!”陳東把旁邊的一個孩子往后拉了一把。

  “額,這.......這是?”雷赤有些窘迫,看了一眼陳東身邊的孩子。

  這孩子長得特別好看,大大的眼睛,嫩嫩的皮膚,可惜一張單純天真的臉上在左額頭多了一個像是閃電的疤。

  “誰的孩子?”雷赤走過去伸手摸摸他的腦袋。

  沒想到小家伙十分認生,轉身就往后跑,陳東一把抓住他:“小家伙,又想回去?”

  他把小家伙交給雷赤:“先帶他回去吧,慢慢問,可能受了點刺激,總想往衣柜里跑。”

  雷赤拉著小家伙,蹲下來:“小家伙,叫什么?”

  小家伙一言不發的看著雷赤,雷赤心里吃了一驚,這小孩的眼神里,居然透露出一種在他這個十幾歲的年齡里不應該有的淡然和冷漠。

  雷赤一米八的高個,此時也覺得蹲的難受,他只好站起來,望了一眼陳東:“師父,小家伙叫什么啊?”

  “方歌。”陳東四處打量著屋子,朝雷赤揮了揮手。

  雷赤識趣兒的領著方歌出去。

  一個月后,陳東在局里召開的大會上一籌莫展。

  “樊局,不是我怠工,實在是沒有頭緒......”陳東說完,一臉晦氣的坐下。

  坐在會議桌那頭,頭發已經退了一圈的樊局點點頭:“老陳,我知道,這次這個案子確實有點棘手,法醫部怎么說?”

  “死者孫大林,男,年齡三十歲,死于利刃劃破喉骨,身上有輕度淤傷,傷口泛白,可能是雨水浸泡的原因,死者兩眼死灰,額......死不瞑目......”法醫部的法醫看了看樊局難看的臉色。

  “繼續。”

  “哦,死者劉小芳,女,三十二歲,全身上下有多處傷痕,其中有一處致命傷,女子衣冠不整,經檢驗,體內含有男死者孫大林的精液,死者最嚴重的創傷在面部,其面部被利刃多處劃傷。”法醫說這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忍不住撇了下嘴。

  “說來說去還是這些,你們就沒有點別的東西嗎?”樊局嘆口氣。

  會議室變得靜悄悄,沒人說話。

  “那個孩子呢?”樊局問陳東。

  “你說方歌?他好像受了點刺激,而且事發的時候貌似是被他媽反鎖在門里了,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說。”陳東攤攤手。

  “男女死者身份都比較神秘,調查組的同事也沒有什么進展......”

  “散會。”樊局大手一揮,轉身向門外走出去。

  “等等,我們不能這么算了啊,那孩子還在孤兒院等我們破案呢!”一邊的雷赤突然站起來喊了一句。

  “坐下!”陳東瞪了他一眼。

  “我不!”雷赤反而往前邁了一步:“這案子不破,那孩子怎么辦?”

  樊局犀利的眼神盯著雷赤,嘴角翹了翹:“哼,實習警察,裝什么大頭蒜。”

  “我......”雷赤話還沒出口,被陳東踢了一腳。

  “閉上嘴吧你。”陳東目送所有人嬉笑著從會議室離開,怒氣沖沖的喊了雷赤一句。

  “師父,我們是警察!”雷赤顯然不服氣。

  旁邊的陸大頭戴上大蓋帽,整理了一下,拿起旁邊的材料:“小子,去檔案室看看吧,像這種無頭案子多得是,你能破,你去破吧。”

  雷赤站在空蕩蕩的會議室里,直愣愣的看著墻上掛的警徽,陷入沉思,陸大頭的話久久回蕩在耳邊。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