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大明春色

大明春色

西風緊 著

連載中免費

  大明春色全文講的是主角劉剛穿越到明朝成了朱棣次子,大明初年風云激蕩,注定要身敗名裂、被活活燒死的王,必須要走上叛天之路。恩怨愛恨,功過成敗,一切將會如何重演?
  “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風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語;世間多癡男癡女,癡心癡夢,況復多癡情癡意,是幾輩癡人。”艷美的對聯,還懸掛在富樂院門口;可是寫這幅對聯的朱元璋,已辭世快一年了。英明神武的太祖,也有風流倜儻的一面,觀之,真真覺得物是人非,直教人生出幾多感念。臨窗的位置,窗外便是秦淮河,一向是最貴的。茶案邊坐著個十六七歲后生,外頭穿的是灰布衣,但能消費這個位置的,定是富貴紈绔......

198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19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大明春色全文講的是主角劉剛穿越到明朝成了朱棣次子,大明初年風云激蕩,注定要身敗名裂、被活活燒死的王,必須要走上叛天之路。恩怨愛恨,功過成敗,一切將會如何重演?

免費閱讀

  “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風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語;世間多癡男癡女,癡心癡夢,況復多癡情癡意,是幾輩癡人。”

  艷美的對聯,還懸掛在富樂院門口;可是寫這幅對聯的朱元璋,已辭世快一年了。英明神武的太祖,也有風流倜儻的一面,觀之,真真覺得物是人非,直教人生出幾多感念。

  臨窗的位置,窗外便是秦淮河,一向是最貴的。茶案邊坐著個十六七歲后生,外頭穿的是灰布衣,但能消費這個位置的,定是富貴紈绔。

  窗外,紅花掠綠水,垂柳弄姿,更兼河上畫船游曳,一派撩人春色。后生望著窗外,一臉沉靜,似在潛心思慮什么,又如在醞釀詩句……可是他那皮膚呈銅色,身軀又生得高大,反正不像風雅士子。

  作態與外貌不相稱,便怪怪的。

  他在這里坐了好一會兒,不飲茶,也不急躁。這時微風里送來一陣花香味兒,余光里閃過一抹青綠,后生隨即回頭一看,見一個小娘子繞過屏風,過來了。

  小娘子胸脯飽滿,腰卻扭得好看,自有一番婀娜嬌弱姿態;個子不高,卻是削肩挺背,邊幅修飾得精致。況且明眸朱唇,姿色算是相當不錯的。

  “讓洪公子久等,奴家賠禮則個。”小娘子雙手捧在腹前,屈膝鞠躬。

  被稱作洪公子的后生擺手道:“無妨,杜姑娘請起。”

  這時一個梳二環發型的丫鬟端茶過屏風,杜姑娘轉身,一手去端起茶杯,一手輕輕托住盞底,走上前來,道:“茶怕是涼了,奴家為洪公子換一盞。”

  “好,好。”

  杜姑娘動作雅致地小心做事時,又輕聲道:“洪公子的那位好友,今天沒過來。”

  洪公子點頭道:“哦,我知道了。”

  他把上身轉了個方向,饒有興致地看了一眼杜姑娘,道:“杜姑娘善琵琶,今日也唱一首琵琶小曲兒罷。”

  杜姑娘沉默稍許,才道:“奴家不想掃公子雅興,可是奴家手指受了點傷,恐怕……”

  洪公子聽罷,伸手便抓起她的柔薏,只見那白生生的五指上都有淤痕,指尖全腫了!他的臉色一變,“誰對你用刑?”

  杜姑娘搖搖頭,面有凄色,“都是奴家自己不小心。”

  洪公子暗透怒氣,“什么事不小心,會弄成這樣?”

  杜姑娘欲言又止,終于低聲道,“別人是禮部教坊司的官,管咱們的哩,只怪奴家自己。”

  洪公子冷笑道:“叫什么名字?”

  杜姑娘又搖頭嘆氣道:“罷了。”

  就在這時,外頭一陣洶洶的叫嚷,又有婦人陪著小心的低聲勸說,頓時攪了這秦淮美景、春暖意境。其間一句叫嚷分外大聲:“杜千蕊何在?”

  不多會兒便有人闖到這邊來了。氣勢最甚的,是個掛牛角腰帶、穿綠袍的官兒,身后還跟著年老色衰的鴇兒、龜|公、跟班等人。

  官兒指著洪公子道:“閑雜人等回避!”

  洪公子這時端起茶盞,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仿佛什么都沒聽見。

  “喲!”官兒冷笑一聲,兩步跳將上來,“本官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洪公子十分穩得住,屁|股動也沒動一下,人依舊坐在那里,正眼沒瞧官兒一下。

  那官兒竟也沒敢動手,繞著洪公子轉了幾步,伸長脖子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又拿手指在八字胡上一扯,抱拳向半空道,“京師有貴人,設宴待賓客,本官要在各處挑選優伶助興。”

  他說罷便看了一眼躲在墻角的杜千蕊,“你現在彈一曲,叫本官聽個才藝。”

  杜千蕊哀求道:“許大人,奴家手指受傷,您是知道的。”

  “彈!”官兒聲色俱厲地呵斥一聲。

  氣氛陡然又緊了幾分,大伙兒都屏住呼吸,正待這事兒如何下去。洪公子的聲音道:“杜姑娘的手,是你害的?”

  好幾雙眼睛立刻瞅了過來,洪公子的聲音不大,口氣也不激烈,不過他剛才一直沒說話,突然開口了便引得人們側目。

  “是又怎樣?”官兒輕蔑地冷笑了一聲,又道,“你知不知道老子什么來……”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洪公子便抓起擺設在桌案上的毛筆,在案板上一戳,筆管“啪”斷為兩截、斷面尖銳,接著,人也跳將起來,拽住官兒的右手按在案上,將筆管猛地插|下去!

  動作非常迅猛,那官兒嘴里的“頭”字還沒來得及出口,便轉為“啊”地一聲慘叫。

  眾人大駭,片刻后便有婦人尖叫聲起,比殺豬還響,聲音竟壓過了許大人的慘叫聲!龜|公、鴇兒等人連連后退。

  官兒的手被放開得脫,左手緊抓著發抖的右手,臉色紙白,驚嚇懼怕之下,旋又惱怒異常。后面兩個穿著皂衣的跟班總算回過神兒來,面面相覷,便沖上來了。

  倆跟班一胖一瘦,胖的一門心思便直沖,瘦的只是作勢上來、卻佯作找家伙逡巡不前,錯過了頭陣。

  胖跟班一個人撲上來,雙手一起向洪公子抓出,重心已是前傾。洪公子見狀面露譏笑之色,趁其下盤不穩,輕輕踢出一腳,身體同時一側。那胖子立刻以嘴啃泥的姿勢撲向桌面,洪公子順勢又在他背上一掌。“轟!”胖子把桌案也壓塌了,身體重重撲到地上,痛呼慘叫。

  場面一片狼藉,洪公子站在那里,卻似輕描淡寫。瘦子已經找到了一條腰圓凳在手里,見如此陣仗,亦是畏畏縮縮,半上不上。

  “砰!”洪公子側踢一腳,瘦子深色胸襟上立刻印上一個鞋印,單薄的身體幾乎飛了起來!整個人徑直撞到屏風上面,裱在中間的稠面被撕開一個大窟窿,刺繡的鴛鴦戲水圖上,兩只水鴨子生生被分開了。

  “娘耶!”瘦子痛呼了一聲。

  這時胖跟班連滾帶爬,貼著地板逃開了,哪里還敢上來?那綠袍官兒許大人,此時站到了十幾步開外,一面罵一面盯著洪公子,一副隨時準備調頭要跑的姿勢。

  “瞧你那慫樣!”洪公子指著綠袍官兒回罵,剛作勢要追兩步,那許大人馬上轉頭就跑。

  “給老子等著!等著!”許大人不忘回頭大聲喊了一聲。

  一番折騰,樓上已是亂得一團,鴇兒站在那里直跺腳,一面抹眼淚,一面急得甩手帕。再看那墻邊沒吭聲的杜姑娘時,一介弱女子沒什么怯意,臉上反倒帶著隱隱的快意,顯然對那許大人怨恨不淺。

  洪公子摸出一顆白銀,扔在書案上,“損壞的東西,我賠。”

  “可不是錢的事兒!”鴇兒神色焦急,“洪公子有大麻煩啦!老身也不知如何脫干系……”

  “哦?”洪公子看著她。

  鴇兒道:“許大人雖只是個教坊司大使,官是當得不大,可他這樣的人能當上官,走的是太常寺卿黃大人的路子!黃大人的夫人,不是姓許?公子年輕,真是什么都不會琢磨。”

  “黃子澄?”洪公子道。

  鴇兒道:“只消是略懂官場的人,誰不知黃大人正是御前紅人,一二般人誰惹得起?”她繼續跺腳,“這可如何是好……”

  不料洪公子嘴里只吐出兩個字:“呵呵。”

  鴇兒一驚一乍,忽然又壓低聲音道:“老身奉勸洪公子,別瞎耽擱了,趕緊走!”

  洪公子卻完全沒有馬上走的意思,轉頭看杜千蕊道:“此前那狗官便欺凌杜姑娘,今日受了氣,我一走,恐怕得把氣撒杜姑娘身上。你跟我走。”

  杜千蕊神色復雜,道:“奴家有教坊司名籍,哪能這么就走?”她頓了一下,又道,“媽媽(鴇兒)說得對,眼下,洪公子先離開是非之地,方為上策。奴家瞧公子這般年紀,出手闊綽,也非怕事之人,定有些家勢,回去找父母長輩,或許有法。若再耽誤,等姓許的有時間安排,公子失之時機,情急之下如何應付?”

  “怕個甚,跟我走便是!”洪公子不由分手,拉住杜千蕊就走。

  杜千蕊掙扎幾番,皺眉道,“洪公子,別管奴家,你自個走罷!走!”

  鴇兒也忙用身體攔住去路,急道:“洪公子帶走她有甚么用,回去告訴令尊領了個伎女來家?您先顧著自己是正事。”

  洪公子盯住鴇兒:“你敢攔我?”

  他推開鴇兒,奪路便走。鴇兒也沒強留,在身后對杜千蕊喊道:“不行就早點回來!”

  二人出得富樂院,坐在路邊茶攤上的一個人便立刻站起身來,默默著跟著他們。杜千蕊回頭看了一眼,但見那人看起來已到中年,長得魁梧,臉有棱角,嘴上的胡須像沾的一般整齊。

  這時洪公子的聲音道:“鬧市之中,我不便抓著你,現在放開你的手,你跟著我。杜姑娘且安心,這點事我有法子。如何?”

  杜千蕊再度回頭看了一眼富樂院,雖面有疑惑,卻也點了頭。洪公子便放開了她的手。

  默默走過長街,杜千蕊忽然忍不住輕聲道:“洪……紅,紅者朱也。公子難道……”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