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恐怖 → 黃河鎮鬼人

黃河鎮鬼人

園中葵 著

完本免費

  《黃河鎮鬼人》講述的是一個詭異到讓你窒息的故事,黃河非河,流淌的竟然是血,滾滾黃河下,掩埋的除了白骨還有更令人膽顫的東西,十七年前死在村西破廟的人是誰?一段隱藏了幾千年的謎團就要解開。
      這是一個詭異的讓你窒息的故事,起因還要從九八年黃河發大水說起!    一九九八年,黃河發了一次百年難遇的大洪水,這場大水給黃河兩岸的百姓造成了難以估算的損失,同時也帶來了一些極其奇怪的事。    洪水退去后,黃河邊上時常可以看到上游沖刷下來的“好東西”,而我陳小振就是靠撿拾這些“好東西”維持了兩個月的生計。   ......

103.58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25

在線閱讀

    《黃河鎮鬼人》講述的是一個詭異到讓你窒息的故事,黃河非河,流淌的竟然是血,滾滾黃河下,掩埋的除了白骨還有更令人膽顫的東西,十七年前死在村西破廟的人是誰?蠱人,古墓,彼岸花,扶桑樹,一段隱藏了幾千年的謎團就要解開,起因還要從九八年黃河發大水說起!

免費閱讀

    一九九八年,黃河發了一次百年難遇的大洪水,這場大水給黃河兩岸的百姓造成了難以估算的損失,同時也帶來了一些極其奇怪的事。

    洪水退去后,黃河邊上時常可以看到上游沖刷下來的“好東西”,而我陳小振就是靠撿拾這些“好東西”維持了兩個月的生計。

    老廟村的街坊們稱我為“掏黃兒”,說白了,其實就小乞丐,這也算是我的職業吧!

    事情源自洪水退去后第三天的傍晚,我正沿著黃河灘掏黃,突然就看到前面的河灘上躺著一個人。

    我陳小振沒多少文化,但也知道人命關天,遇到這種事當然二話不說,沖了過去。

    救醒后,發現這是個穿著怪異的瘋老頭,嘴里胡話連篇,說自己是什么黃河道人,又說黃河其實不是河……他手里還抓著一個鵪鶉蛋大小的黑石頭,念念叨叨地說是龍卵。

    我心道:哪來的神經病啊!一顆小石頭就是龍卵,那再大點的不就是恐龍蛋了?

    最讓振爺我氣憤的是,趁我不注意,這老小子突然把這小黑石頭塞進了我嘴里……

    石頭一入嘴,苦得我渾身一哆嗦,再吐卻連個毛也吐不出來,這大概就是某廣告上說的“入口即化”吧!

    瘋老頭看到我吃了他的臟石頭,咧開嘴露出了一口黃牙,指了指滾滾黃河,說讓我把他送回故鄉,隨即兩腿一蹬,一命嗚呼了。

    不得不說,我陳小振是個善良的人,明明被一個臨死的瘋子戲耍了一把,但還是隨了他的心愿,把瘋老頭的尸體拋進了河里。

    千大萬大,死者為大嘛!況且雷鋒叔叔的故事我也是聽過的。

    當時天色已晚,我只覺得肚子里有個火球在滾動,難受得我直咧嘴,也沒心思再去掏什么黃,就沿著河岸,晃晃悠悠地就回了老廟村。

    回到家,那種滾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啦,氣得我心里暗暗問候了好幾遍瘋老頭的祖宗十八代。看來村口的老孫說的沒錯:好人沒好報,好人多喝尿!

    當晚無話。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我整個人都輕飄飄的,胸口的那種滾燙的感覺不減反增。

    為了生計,我不得不繼續發揚“輕傷不下火線”的精神,誰讓振爺我命苦吶!清水煮了兩碗面條,我便準備開始新一天的掏黃工作。

    我剛走到胡同口,就看到一群人正圍在李大娘家的院門外,當時我距離那群人至少十幾米,卻聽到了他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聲。

    “這是入室搶劫吧!一個寡婦能有啥值錢的東西啊!搶東西也就罷啦,怎么還把人……”

    “不會是入室強奸吧,先奸后殺。”

    “這兇手肯定是個變態啊!把人弄成了這樣……”

    我心里納悶道:睡了一覺,我特么成了千里耳啦?隔這么遠都聽的清清楚楚,但更奇怪的是這幾個老小光棍圍在一個老寡婦的門外干嘛!難道李大娘出事了?

    說到李大娘,她也是個可憐之人,前幾年丈夫和兒子相繼意外去世,自己也變得精神失常。

    我這人小膽大,出于好奇,走到距離李大娘家大門最近的村支書王吉良身旁,還沒等我站好,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定睛看到了敞著的大門里面,散落著一些血淋淋的碎塊,不知處于什么心理,我居然收不回雙眼,看到那些碎塊里,有一只僅有四根手指頭的手,還看到了半只胳膊和散落一地的腸子……

    那一剎那,嚇得我身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胃里翻江倒海,嘔吐感還是被硬生生的憋住了。

    我這才明白,這是散落一院子的碎尸,是個被肢解了的人吶!!血腥味就是從這些碎尸片上傳出來的。

    我看了一眼王吉良書記,他臉色已經煞白,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院內。

    其他人也是這樣的看著,都不說話。

    一看這情景,我嚇懵了,退了幾步走到李小壞旁邊,問道:“小壞哥,里面怎么是些人體碎片啊!那人是……不會就是李大娘吧?”

    李小壞小聲地回道:“我也不知道啊!剛才我就看了一眼,惡心得已經吐了三次了,真他娘的瘆人啊,這一塊塊的也認不出是誰,太慘了,竟然被撕成了碎片!”

    “被撕的?你……你怎么知道”

    李小壞朝著我噓了一聲,眨了眨眼,神神秘秘地說:“這是我猜的,但是應該猜不錯,你沒注意到這些碎尸的邊緣都不規則么,這就像咱們小時候玩的小紙片,那些用剪刀剪和用刀子割的,邊邊角角就很規格,用手撕出來的,就不會規格。”

    聽李小壞這么一說,還真覺得有道理,怪不得我看著院子里散落的尸體碎片格外惡心,可什么動物這么大勁呢?能把一個人撕成這樣!

    我正尋思著,忽然聽到警笛聲由遠及近,三輛警車很快就開了過來。

    發生這么大事,哪有不報警的道理?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三輛警車上共下來七八名警察,有男有女,為首的是一個中年胖警察。

    “老王書記,是你讓人報的警?電話里也沒說清楚咋回事,誰死啦?”

    “死人啦!死人啦!你們快看看這院子里……”聽到胖警察的聲音,王吉良書記這才緩過神來,連忙驚呼道,就像看到了救星。

    “老王啊!你慌什么,不就是……”

    說著他扭頭看向院內,這一看,臉色立刻變了,后半句就沒說出來,而是哆哆嗦嗦的朝著兩個白大褂(后來我才知道這類人的職業名稱叫法醫)喊:“小李,小張,趕緊……趕緊準備工具,這里發生了命案!”

    胖警察這么一喊,他身后的幾個警察幾步就沖到了院門口。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李大娘的院門已經壞掉了,鎖頭卻完好無損,可整個鎖門的門鼻子被硬生生的掰了出來。

    憑我這幾年四處游蕩的經歷判斷,應該是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從里面把門栓推斷的。

    胖局長也注意到了被拔出來的門鼻子,喉嚨里哼哧了幾聲后,伸手摸了摸,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是誰第一個看到案發現場的?”胖局長鎮定后,神氣地說,好似胸有成竹,一定能破案。

    “是俺們村放羊的李小三,他早上去放羊,經過這里時看到的,然后就喊來了我。”

    “沒有人進入過院子吧?”

    “這個……我和幾個村民進去過,但是只走了兩步就被嚇回來了,現在腿還在打哆嗦呢!”

    胖警察點點頭,又朝著圍著的村民喊道:“這里有沒有住在附近的街坊啊!昨天晚上是否看到或者聽到什么異常?”

    算起來,我也算是距離李大娘家比較近的,這么一回憶,昨晚半夜起床放尿時,聽到這附近好像有幾只狗狂叫不止。

    本來我也不覺得這有啥特別的,農村嘛,十戶里得有八戶養著狗,有很多直接不拴,每到了晚上就是狗狗們嗨皮的時刻了。

    聽胖警察這么一問,我一琢磨,好像昨天晚上狗狗們的叫聲有點特別……

    還沒等我開口,住在李大娘隔壁的趙大爺先開口了:“昨晚十二點多的時候,這街上的狗叫聲吵得我睡不著覺,我還和老伴開玩笑說:這都夏天了,騷狗們還鬧春呢!”

    “我也聽到了,至少有五六只狗吧!叫的還挺凄慘的。”老趙后鄰孫大頭也附和道。

    胖警察沉吟一陣:“大家就沒有看到過什么?”

    這時候就沒有人說話了。

    見狀,王吉良連忙道:“農村老百姓晚上睡得早,大晚上的,沒什么事都不出門。”

    胖警察點點頭,就轉身向院子里走去。

    因為這次有了警察坐鎮,原本一臉恐懼的街坊們就像瞬間化了凍一樣,開始圍著李大娘的院門往里瞅。

    我和李小壞擠在最前面,其實當時都還心存膽怯,要不然我倆可能直接沖進去。

    現在我的視力非比尋常,所以院內警察的一舉一動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看到一名女警察和另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大胸女法醫蹲在一塊油布前,好像想把那些尸體碎片拼湊起來,另外一個男警察在四處尋找遺漏的碎尸塊。

    白大褂還是挺專業,倆人很快就拼湊出一個人來,只是頸上空空如也,碗口大的豁口格外滲人,血液已經凝固,大夏天的還有不少蚊蠅趨之如騖,面對這等“美食”,它們可不會善罷甘休!

    我的視線一轉,看到另一個男警察和穿白大褂的女法醫,在靠近屋門口的地方四處尋找著什么,他們身旁也放著幾張油布。

    令我疑惑不解的是,這四塊油布上也都擺放著一些碎尸塊,不過感覺這些尸塊有些特別,再仔細看,我才注意到,這些碎尸塊除了形狀特別外,上面還都長著毛。

    我靠!我渾身打了個激靈,這上面怎么會有毛呢!

    我又把視線轉到另一塊油布上,這一看瞬間就明白這四塊油布上的尸塊為什么長毛了,因為我看見一條東西,確切說只是半條,那是半條血肉外翻的狗尾巴啊!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恐怖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