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麻衣神算子

麻衣神算子

騎馬釣魚 著

完本免費

  小說《麻衣神算子》的主角李初一被爺爺教了一身算命的本事,然而爺爺卻在他幫人算了三次命后,離開了他,從此之后,他不光給活人看命,還要給死人看,更要給非人非鬼的存在算算命,原來麻衣神算從來都不是一門簡單的術法。
      我叫李初一,今年二十歲整,跟爺爺相依為命,目前在北方一個小縣城經營一家花圈壽衣店,我們店的門臉是自己的房子,一棟兩層的小樓,一樓有我們的住房,還有我們那家壽衣店的門臉,二樓是往外租的房子,有四家租戶。    因為我家做的是死人的生意,所以二樓的房子一直租不上好價錢,有好多來這里租房子的,一看我們一樓是一個花圈壽衣店就轉頭找別處去租了,所以能來我們這??......

540.17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25

在線閱讀

    小說《麻衣神算子》的主角李初一被爺爺教了一身算命的本事,然而爺爺卻在他幫人算了三次命后,離開了他,從此之后,他不光給活人看命,還要給死人看,更要給非人非鬼的存在算算命,原來麻衣神算從來都不是一門簡單的術法。

免費閱讀

    我叫李初一,今年二十歲整,跟爺爺相依為命,目前在北方一個小縣城經營一家花圈壽衣店,我們店的門臉是自己的房子,一棟兩層的小樓,一樓有我們的住房,還有我們那家壽衣店的門臉,二樓是往外租的房子,有四家租戶。

    因為我家做的是死人的生意,所以二樓的房子一直租不上好價錢,有好多來這里租房子的,一看我們一樓是一個花圈壽衣店就轉頭找別處去租了,所以能來我們這里租房子的,都是收入比較拮據,實在沒辦法了,比如二樓東屋的那個小網管,已經兩個月沒交房租了,我今天就要去催房租,如果他再不交,我就讓他卷鋪蓋走人。

    當然其他租客雖然都比較拮據,可房租付得還是比較及時的。

    這一天的上午,我聽到那個網管下夜班回來,就從壽衣店的后門進到院子找他要房租,而且我已經做好了發飆,并露出一副兇狠包租公嘴臉的準備。

    這個網管有些胖,戴著個眼鏡,一米六五左右的個子,十九歲,正好比我小一歲,平時酷愛網游,因為沒錢上網,這才去找了一份網管的工作,據說做網管,可以有免費的上網機會。

    他的臉圓嘟嘟的,五官還算工整,可惜沒有發財命,注定一輩子沒啥錢,就算他偶爾得了一筆橫財,那也會很快敗光,否則他就會倒大霉,要問我為什么知道這些,我可不是猜的,我這看相的手藝是跟爺爺學的,我們雖然開的花圈壽衣店,可在開店之前爺爺卻是一個算命的,據說還被人們稱為神相,可惜后來因為算命,我爺爺得罪了一些人,從而間接導致我父母的離世,之后我爺爺便再也沒有幫任何人算過命,這才開了花圈壽衣店做起了死人的生意。

    爺爺雖然不看命了,可身上的本事不想失傳,所以就私下教給了我,不過他告訴過我,他活著的時候,我不允許靠算命謀生,等他死了,他就管不著了,所以直到今天,我都沒有正式給什么人算過什么命,或者看過相,也不知道自己算得準不住,看得靈不靈。

    今天我在院子里截住那胖網管后,我就微微驚訝“咦”了一聲。

    那網管見到我,也是嚇了一跳,多半是猜到我要找他催要房租了,不等我說話,他就說,讓我再寬限他一日,明天早起一定給我。

    我擺擺手說:“看樣子,你是要發一筆小財了?”

    我之所這么說,是因為我在這胖網管的天庭和鼻子上個看到了一個圓形的紅疙瘩。

    這胖網管十九歲,按照命理上來說,看流年運勢應該看天庭,如果這一年他的天庭飽滿,那么他這一年的運勢就會很旺,平坦則是運勢一般,如果凹陷、歪曲,那運勢一定很爛。

    這胖網管之前的天庭就有些凹陷,年紀輕輕,天庭就經常陷下去一道皺紋,說明他十九歲沒有好運,可今天那的天庭位置忽然起了一個紅疙瘩,說明他近期運勢回轉,要交一兩天的好運。

    而我之所以斷定他要發財,是因為他的鼻頭上也是不偏不倚長了一個紅疙瘩,鼻子是人的財星,也叫財帛宮,主財氣,我之前斷定這胖網管一輩子發不了財,是看到他鼻孔朝天,而且鼻孔又空又大,跟豬的差不多,這種財帛宮是財運最差的,命理說這種人一輩子也積攢不下來財富。

    可在今天,他鼻子上那個紅疙瘩,恰好引起了鼻孔旁邊有些紅腫,讓鼻孔的張度變小,代表著斂財,也就是說他最近要發財了。

    所以我的話一說出來,那胖子就驚訝地問我:“你咋知道的?”

    我繼續說:“我不但知道你要發財,而且還知道你因為什么發財?”

    胖網管讓我說說看,我興趣也是被勾了起來,便繼續道:“很簡單,你是打游戲,打出了好裝備,而且已經說定價錢,今天晚上就要賣出去了,我說的對吧。”

    胖網管拍手大贊:“房東哥,你真是太厲害了,我就是打出了好裝備,不我吹,我出的那把劍能賣四千多,人民幣啊,不是游戲幣,哈哈,頂我三月的工資了,對了,你是怎么猜出來的啊?”

    我知道這小子明天肯定能交上房租,也就沒有趕他走,便讓他趕緊回房休息,明天記得把房租叫上,他見我給他又寬限了一天,也不多問了,麻溜地上樓回房去了。

    至于我怎么算出他的是打游戲掙的錢,說起來很簡單,他酷愛打游戲,除了網管他沒有其他的職業,而且他曾經也跟我吹噓過他打的游戲能賺錢之類的。

    再有就是他臉上長紅疙瘩,也是熬夜費神上火的癥狀,如果單純的做網管的工作,晚上不會太費神,我聽他說過,他晚上不玩游戲是可以睡覺的,如果費神了,那胖網管肯定是熬夜打游戲了,這么推算也就不難推算出他是靠打游戲發出了一筆財。

    其實算命就是這樣,只要前面大的趨勢斷對了,后面有很大程度是靠猜的,當然如果前面斷錯了,后面猜的肯定全錯,會被人說成騙子。

    胖網管回屋了,我就從后門回了壽衣店,我爺爺正在一把搖椅上看一部很小的黑白電視,里面播放的戲劇,我沒啥興趣,就把一會兒一個客人要來取的貨規整了一下。

    那個客人老板的母親死了所以他要從我們這里買兩個花圈送過去,我已經把花圈都折疊,上面要寫的挽聯也是一并給他準備好,放進了一個袋子里,只等他過來取了。

    我在這邊整理了一會兒,我爺爺就說:“你剛才給那個小子斷得不錯,只可惜你少說了一點。”

    我問我爺爺是什么,他道:“你忘了,他是一個留不住財的人,你應該讓他補交上房租后,再交上三四個月的房租,不然他下個月錢肯定花完,還交不上房租,這樣對咱,對他都好。”

    我連忙點頭稱是,我可不想這小子下一個月還拖欠房租,要知道,我現在掙的錢可是我的老婆本,是將來給我娶媳婦用的。

    之后我繼續整理店里的花圈,時不時到店門口看看那個客戶是不是來取貨了,他雖然付了定金,可尾款還沒給呢。

    我在店門口晃了一會兒又回到店里,我爺爺就道:“別等了,他今天不會來了,他昨天來的時候我看他面相,今天有一劫,怕是他現在已已經吃上官司了,或者進了醫院了,所以啊,那定金咱們賺到了,這貨也不用給他了。”

    聽爺爺這么說,我也就把花圈收了起來,因為爺爺說的話從來都沒錯過。

    我下意識問我爺爺昨天為啥不提醒一下那個人,讓他注意點,我爺爺閉上眼睛有些生氣道:“你忘記我發下的重誓了,不會再幫任何人,這相,我看了,只留在心里,或者跟你聊一聊,絕對不會告訴當事人,否則我就會氣絕而亡,你想我死嗎?”

    我擺擺手說:“你不說就不說唄,生氣干嘛,好了,看來今天店里沒啥生意了,我去找我女朋友玩一會兒,今天小花的媽要我去她家吃飯,說是要說我和小花的事兒,要是她媽同意了,我和小花的事兒就算成了,您就有孫媳婦了。”

    我爺爺笑了笑道:“哦,那你去吧。”

    小花是我的女朋友,全名蔡小花,人長得還算可以,就是個頭有些矮,不到一米五五,她在縣城一家商城上班,幫人家賣衣服,我是一次去買衣服的時候認識了她,然后我倆好上了,不過因為我和爺爺沒啥錢,在縣城買不起樓房,所以我和小花的交往一直遭到她母親的堅決反對。

    而我吧,人長得雖然還好,可高中上了兩年就輟學了,沒文憑,除了壽衣店這份兒活兒,也沒其他收入,加上我家也沒啥錢,所以能找個女朋友也算不易了,所以我是打定主意誓死捍衛我和小花的愛情。

    只是小花對我的態度最近有些冷淡,為了討她歡心,我上個星期還大吐血花了五百多塊給她買了一條裙子,要知道我身上的褲衩T恤,可全是地攤兒貨。

    不過那錢還算沒白花,小花終于說動了她母親,同意讓我上她家吃午飯了。

    所以在去之前,我還要好好地打扮一下,把我最好的一面展露在小花和她母親的面前,當然我還要先去縣城的商城里,給小花和她的家人挑選一些拿得出手的禮物。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