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玄幻 → 超級武皇

超級武皇

天一生水 著

完本免費

天一生水的小說超級武皇是一本玄幻爽文,主角叫葉天,練八卦,合形意,融太極,以獨有的國術雙修之術,登武術之巔峰,橫掃天下,以一已之力,挑戰全世界,葉天他用自己的行動,向世人證明,凜然中華者,不可侵犯,在這個過程中,他征服了一個個的絕世妖嬈,其艷福叫所有人為之贊嘆。

77.82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29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天一生水的小說超級武皇是一本玄幻爽文,主角叫葉天,練八卦,合形意,融太極,以獨有的國術雙修之術,登武術之巔峰,橫掃天下,以一已之力,挑戰全世界,葉天他用自己的行動,向世人證明,凜然中華者,不可侵犯,在這個過程中,他征服了一個個的絕世妖嬈,其艷福叫所有人為之贊嘆。

免費閱讀

  N市的冬天,雖然不像北方的某些城市那樣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但也是極其的寒冷,尤其是吹風的晚上,更是寒冷無比。那種風像刀一樣,鉆進身體里面,讓人不禁地打著寒顫。也正是因為冷,所以街上早早就沒有人,有外出的人,基本上都是乘坐私家轎車。

  廣場的路燈哪怕再明亮,也有照不到的陰影。

  此刻在一家KTV外的廣場上,一個人影緊緊地趴在一輛奧迪車的后尾上,這個地方,正是路燈照不到的陰影。

  雖然衣服上已經結了一層厚厚的冰霜,但是他連動一下都沒有,只是兩個眼睛緊緊盯著KTV的大門。

  凌晨一點左右,從KTV中,走出兩個人,一個年紀二十左右,臉色蒼白的公子哥,一個身穿一件紅色吊帶裙,露出大白雪白肌肉,姿容艷麗的女人。

  那個公子哥有三四分酒意,摟著女人的右手肆無忌憚地伸進女人胸前揉捏著那豐碩的軟肉,那女人臉上閃動著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表情,時不時地還發出幾聲如貓一樣的低呢。

  看到那公子哥,人影微微動一下,渾身的肌肉緊緊繃著,像是一只蓄勢待發的獵豹,他沒有急著出手,而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著,握著馬刀的手青筋像虬龍一樣的凸起。

  慢慢的,那兩人走進了奔馳車,兩米,一米半,一米……

  驟然間,人影縱跳而起,敏捷得像是一只豹子,手中的馬刀狠狠地劈下。鋒利的馬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寒光,直劈而過,公子哥的手臂就像是蘿卜被直削而過,掉在地上,血水像泉涌一樣噴射而出。

  動作穩,準,狠,快如閃電。

  那個公子哥啊的一聲慘叫地地倒在地上,臉色慘白如雪,冷汗涔涔而出。

  剛才的變化實在太快,等那個妖艷女人反應過來,正想報警時,一個聲音冷冰冰地傳了過來,道:“我并不想傷害你,所以,我勸你別報警。”

  聽到這話,那個女人不禁地看了對方一眼,看到的是一雙充滿著仇恨而又瘋狂的眼睛,她確信她如果報警的話,對方的馬刀絕對會砍過來。

  “這個人竟敢拿刀砍周公子,絕對是一個瘋子。”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敢用刀砍我?”周少陽痛苦地唔的一聲,歇斯底里地怒吼著。

  “葉青梅的弟弟,葉天。”雖然已經過去了三天,但是說到姐姐時,葉天的心中不禁地抽搐了一下,前塵往事一幕幕地浮上心頭。

  葉天的父母在葉天十歲的時候,因為車禍撒手而歸,留下葉天跟十三歲的姐姐葉青梅。爸爸媽媽都是工薪階級,并沒有什么積蓄留給他們姐弟。

  要生活下去,只能靠他們自己。

  雖然自己跟姐姐只差了三歲,但都是姐姐在照顧自己。他到現在還記得姐姐為他做的一切。

  那時姐姐還在讀小學,為了支撐這個家庭,姐姐除了上學以上,每天做三份活。

  第一份是早上還沒有上學的時候,給報社送報紙,這份工作是他們的鄰居李阿姨看他們姐弟實在沒有辦法生活下去,托親戚幫姐姐在報社找的兼職。

  正因為是兼職,一個月送報紙,才三百塊錢。那是姐姐因為還要上學的緣故,四點就要起來了。不論是刮風還是下雨,姐姐從來都很準時。

  第二份,是中午放學以后,到一家快餐店,給人洗盤子。一天兩個小時,工資一百五。

  第三份,是晚上放學以后,幫隔壁的王大伯穿珠子。所謂的穿珠子,就是用一條細線將綠豆一樣大小的玻璃串起來,一串五分錢。

  姐姐一天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賺錢,可是她的學習成績依然很好,每一次考試在班級中,總能排在前三。

  因為賺的錢不多,所以姐姐一年到晚,從來沒有買過衣服。身上穿的衣服,洗得發白,有好幾次,葉天都聽到她的同學們在背后說姐姐的壞話。

  姐姐對自己很節省,可是對他很大方,他想要什么,姐姐都會買給他。后來自己慢慢長大后,懂一些事情后,對于一些不必要的開銷,自己不發了,比如上初中時,學校組織的軍訓什么的。軍訓雖然是學校組織的,但是一日三餐跟住宿自己卻得掏錢。

  自己本來不愿意參加的,姐姐卻非要自己參加,姐姐說,他不去的話,他同學一定會說他的閑話,看不起他的,她說,她的弟弟不能讓人看不起。

  在小的時候,姐姐正是以自己脊梁撐起了他的生活。

  讀完初中后,家里的經濟只能支持一個人上學,所以姐姐沒有再讀了,不然以她那么好的成績,將來讀個‘本二’很輕松。

  那時候,自己也漸漸懂事,知道姐姐很辛苦,所以也不想讀書。姐姐知道后,非常生氣,生平第一次打了他。

  打了他以后,姐姐哭了,用力地抱著自己說:“小天,你是我們葉家唯一的男人,你一定要讀書,將來一定要有出息。”

  ……

  前天,他剛放學時竟然聽到姐姐在自家上班的酒店跳樓了。警方給出的結果是自殺。自殺,多么可笑的一個理由,他才不相信!

  姐姐跟他說過,再過兩個月,她就可以存夠錢,開一家屬于自己的服裝店。那是姐姐的夢想,所以姐姐怎么可能想不開呢?

  后來他從姐姐一個同事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姐姐是被兩個公子哥害死的。其中的一個公子哥就是眼前的周少陽。

  周少陽貪圖姐姐的美色,可是姐姐不喜歡他。在前天,姐姐在酒店老板的安排下,跟周少陽還有另外一位花花公子陳明輝見面了……再后來,姐姐就被他們從九層高的樓推了下來。

  姐姐的同事在將事情告訴葉天后,建議他好好讀書,不要想著報仇。因為對方根本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甚至對方只要一個電話,就可以讓他消失。

  其實葉天何嘗不知道,能讓公安局將一件刑事案判成意外的人,他身后的勢力可想而知。但是勢力歸勢力,這個仇他卻一定要報。如果不報,他愧對九泉之下一直疼他愛他寵他的姐姐。

  既然法律不能替姐姐討回公道,葉天決定自己動手,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這一幕。

  周少陽恨聲地道:“你就是那個不識好歹的**的弟弟。”

  聞言,葉天眼睛一冷,手起刀落,將對方的一個手指頭切了下來,冷看著對方,道:“你罵我姐姐一句,我就要你的一根手指。”

  周少陽啊的一聲痛叫,冷汗從他的額頭如雨一樣流出,抱著手臉色慘白無比,恨恨地看著葉天,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竟敢這樣對我。”

  葉天聞言,上前一步二話不說,右腿狠狠地踢了過去。周少陽痛苦地唔的一聲,剛剛坐起來的身體又倒在地上。

  雖如此,他的氣焰依然不減:“小雜種,我爸是公安局長周群生,你他媽的敢打我,告訴你,你今天惹了大禍了,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你。”

  “公安局長又怎么樣?”葉天一臉不在意,只是冷冷地看著周少陽,道:“自古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聽到對方那樣說,周少陽知道眼前這個小雜種不像以前那些人顧忌著他爸爸的權勢,真的會殺了他的,想到這里,他有些害怕了,看著葉天慢慢走向,顫問道:“你想做什么?你,你別過來……”失血過多,現在他已經很虛弱了,說話都有些困難。

  “現在我姐姐死了,你要替她償命。”

  “你姐姐不是我推下樓的,是陳明輝干的。”周少陽看著寒光閃閃的馬刀,心靈瞬間崩潰,苦苦哀求地道:“你別殺我,我知道我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說著說著,他竟然跪在地上,道:“你要多少錢,你開口吧,我都給你,賠償你的損失。”

  聽此,葉天劇痛彌漫心田,氣極而笑道:“錢?哈哈哈,我姐姐人都死了,你給我再多的錢,有什么用?我姐姐能再活過來嗎?”他將刀慢慢地提了起來。

  看著那雪白的馬刀,周少陽膽顫心驚,至此他不忘做最后的努力,道:“你殺了我的話,我爸爸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可要想清楚了,殺人,是要坐牢的。”

  葉天知道這一刀下去,他就沒有回頭路了。

  這一刻,他的耳邊似乎又傳來了姐姐的聲音:“小天,你放學了啦,快過來吃飯。”

  ……

  “快洗手去,長這么大了,還不講衛生。”

  ……

  “小天,今天姐姐煮了你最喜歡吃的糖醋排骨。”

  ……

  “小天,姐姐給你買了一件衣服。”

  “姐,你花這個錢做什么啊,我現在有衣服穿。”

  “小傻瓜,你是姐的心肝寶貝,姐當然要給你最好的了。”

  ……

  看葉天沒有動,周少陽還以為他畏于自己老爸的權勢害怕了,心中畏懼漸去,頗為得意,道:“哈哈哈,臭小子,原來你也會害怕啊,我就說你不敢殺我。”

  無聲的淚水慢慢滑落臉頰,葉天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冷笑地看著周少陽,道:“是嗎?”話落,手中的馬刀狠狠地劈了下來。鮮紅的血從空中飛過,周少陽這個在N市胡作非為,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人的花花公子哥被人斬殺在馬路上。

  葉天雖然是第一次殺人,不過他卻很冷靜,心中默默流淚:“姐姐,小天終于替你報仇了。”

  在剛才,那個女人早已經嚇得花容失色,現在看到這個情景,更是嚇得大叫起來。這一叫立刻引起了剛從一樓洗手間出來的陳明輝的警覺,快速地跑了出來。

  在姐姐同事的手機上,葉天曾看過陳明輝的照片,他一出來,葉天便認出他了。姐姐的死,他也有份,也該死。想到這里,葉天沉聲地道:“陳明輝,你納命來。”話落,疾沖上前,一刀劈了過去。

  陳明輝沒有想到一出來就有人拿刀砍他,不過他自小打拳,雖然這些年來有些荒廢,不過一身功夫的底子還在,面對這個突然變化,頭一偏,肩腰胯三體同動,嗖的一下,瞬間退后近兩米。

  動作快如閃電,尤其是后退的方法,堪稱神奇。

  葉天一刀不中,舊力已盡,新力未生,劈出去的刀頓在空中。這個時間很短暫,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卻被陳明輝捕捉到了。他身體閃了一下,倏然趨了過來,左手成手刀劈在葉天右手上,打掉他的馬刀,同時一腿踢了過來,瞬間將葉天踢飛。

  對方的動作很快,整個過程葉天沒有反抗之力,只覺得胸前火辣辣的痛,好像被人用石頭狠狠砸了一下似的,又酸又痛,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怎么會這樣,葉天不敢相信地看著陳明輝。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