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軍事 → 重臨三國之晟者為王

重臨三國之晟者為王

易飄零 著

完本免費

  《重臨三國之晟者為王》小說講述的是一位叫李晟的網絡寫手穿越后的故事,他的穿越拉開了一個帝國的序幕,從初平三年開始,蝴蝶扇動了翅膀。降臨夏丘,試刃酉陽,掌控長沙,進擊西川,南取交州,西抵羌中,以涼擊雍,席卷天下。
      冬日周末的早上六點大都還是一個令人好眠的時間。雖然小區的公園里以很有一些老太太、老爺爺的在那兒不畏寒冷的鍛煉著,為這原本該是寂靜的社區憑添了一份生氣,但這倒底還算是少數的。在這個頗顯得有些冷氣的時候大多數人還是比較喜歡偎依在自己火熱的被窩中,繼續享受那一覺中最后溫暖的安眠。這樣在小區稍尾的那幾棟樓中更是如此,即便那些樓中住的都是青壯之人。    很少......

224.9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0/31

在線閱讀

    《重臨三國之晟者為王》小說講述的是一位叫李晟的網絡寫手穿越后的故事,他的穿越拉開了一個帝國的序幕,從初平三年開始,蝴蝶扇動了翅膀。降臨夏丘,試刃酉陽,掌控長沙,進擊西川,南取交州,西抵羌中,以涼擊雍,席卷天下。

免費閱讀

    終于,泗水居的后門“吱呀”的一下拉開了,露出一條細縫。一個理著沖天發辯的漂亮七八歲小女孩從門縫里小心翼翼的溜了出來。只見她穿的十分整齊,上面是一件紅色小紅棉襖,下面是外加一條青色的棉褲,腳上套著一雙鯉魚模樣的棉靴,頭上還帶了一頂帶著護耳的棉帽,將她整個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只留下帶著兩陀紅暈的白皙臉蛋對著自己的玩伴。她似乎被那男孩的螺號聲催的有些厭煩,剛一走到這群孩子的中間,便微微的皺了皺臉上那細細的柳眉,瞪大了水靈靈的眼睛,輕輕的翻動兩片小巧的紅菱嘴兒,低聲而又尖銳的問道:“臭德兒,你叫鬼啊。吹暗號,也不要吹的那么急,那么響嘛。倒把我阿娘的客棧攪得雞犬不寧了。”

    “嘿嘿!”孩子當中年紀最大的德兒只是一個勁的在那兒憨笑。他雖然天不怕地不怕的,可在眼前這位只有一番大姐頭風度的鐺兒面前,卻也只落了一個唯唯而已。他很是喜歡鐺兒,所以對于鐺兒所說的一切,他都是相當遵從的。故此刻對于鐺兒發向自己的不滿,也只有傻然以對了。他對此并沒有任何的尷尬,想來似乎已經做慣了。

    看著德兒裝傻,鐺兒翻了翻白眼,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不在理會于他,轉而詢問德兒旁邊的另外一個孩子:“大牛,你說我們今天該上哪玩呢?”

    大頭大腦的大牛當然回答不了這個問話,生性有些憨直的他平素都是以德兒為首是瞻的。今天的活動,他同樣是被德兒神秘兮兮的叫過來,說是有能夠發財的好事兒。至于那好事,究竟是什么德爾還沒有告訴他。故此刻,他聽鐺兒問自己,也只是傻傻的搖了搖,直白的說道:“是德老大叫我們過來的。”

    德老大,指得也是德兒。因為他在這群孩子里,年紀是最大的,打架也是最強,所以小鬼們都視他為頭,自然冠以“老大”的名號而不稱其他。

    當然這里稱呼“德老大”的人要排除掉鐺兒。她都是直接以小名來稱呼德兒的,而德兒自己也愿意鐺兒以這樣直接的稱呼來叫喚自己。這個人小鬼大的家伙,不知道從哪里得知:“這樣的稱呼實際上是一種親近的表現。”德兒自然很喜歡鐺兒與他親近了。

    “哦?德兒……!?”鐺兒拉長了聲音,眼睛直勾勾的對著德兒:“快把事情給我說清楚。”

    “別急,別急!”面對鐺兒那柳眉倒豎的威脅,德兒連忙擺起手:“我們打算待會去外面揀點東西。這可是要膽子大的人才能做的哦!”

    “什么意思?”鐺兒連忙追問道。對于德兒所說的事情,非但鐺兒是一臉的好奇,就連德兒周邊的那些“手下”們也紛紛露出注意的神情。

    “你們聽說過外面的死人嘛?”德兒見大家的注意力都擺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禁有幾分得意起來,趕忙說出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可都是北邊來的人。雖說其中有很多可能是沒有什么油水的,但也有可能淘到一些好貨。聽說南街的‘扒皮周’還在里面翻出過銀鐲子呢。足足有五錢重哦。夠買許多好玩的了。那小子拼命的在我面前炫耀著。鬧得我怪沒有面子。我可不打算輸給他,再說有福同享了,有可能弄到好東西的事情,我怎么也不會拉下你們的。”

    “可是那外邊都是死人唉……!”聽這么一說鐺兒倒是有些猶豫了。死人對他們這些小鬼來說總是可怕的。雖然銀子的誘惑讓德兒這些窮苦人家暫時忘記了死人的可怕,但并不缺錢的鐺兒卻心里不禁有些惶惶。

    “怎么,你怕了?”德兒斜眼瞄著她。與鐺兒相處了這么些年,德兒多少也知道些鐺兒的脾氣。他明白她是最不愿被人瞧不起的,很容易被別人故意鄙視的話所激。

    果然,當德兒的這話一出口,鐺兒的臉色便有些變了。她氣憤的漲紅起來,略略的提高自己的聲音尖聲否認道:“誰說我怕了,不就是在死人身上找一些東西嘛。區區小事而已,李大小姐我怎么會被這樣的小事給難住呢。”說著,鐺兒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有那么大膽,她便再也不理會那幾個竊竊偷笑的小子,徑自往城北的大街上走去。那里是通向北門的地方。

    “等等啊!”一群小子大呼著奔上前去,追上了鐺兒。

    夏丘城出城兩里便是睢河。雖然北方的流民大量的涌入已經占據了河濱到城門口之間的大部分空地,但還是有不少適合耕種的地方是荒蕪的。原來自然生長在那上頭的野草已經隨著季節的變化而完全枯萎了,被人放了一把火燒得干干凈凈。因為這里是適合耕種的,所以沒有人會把房屋建在上頭。在多了這么多人口之后,大家伙們總得考慮一下明年的生活問題。現在還空著的這些地方,便是為了明年的開墾而準備的。

    當然,這些荒地在這個冬天還用不上,所以便臨時被用來停放流民的尸體了。在這個寒冷的季節里,幾乎每天都有人死亡。不是被凍死的就是被餓死的。這其中有很多是那些所謂的老弱之人。

    雖說徐州牧陶謙曾下令各地官員大力資助這些南下的流民,也著實撥了好一筆賑濟款和糧食,然而這些東西看上去數目巨大,但一具體到每一個人身上卻又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像夏丘這樣的地方,免費的粥食也只能供應一人一天一碗而已。即使是身體健壯的青年之輩也只能吃上一個半飽,更何況那些特別需要食物的老弱者呢。

    于是,這些人的死亡便是不可避免的了。

    于是,他們的尸體便被遺棄在這這處空地之上。等待專人進行半個月一次的焚燒,然后再進行埋葬。畢竟死的人太多,又沒有家人處理。衙門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給他們一一找好墓穴的。統一的焚燒,然后在將骨灰埋葬起來,這樣所耗費的功夫和地盤都是最少的。處理這樣的事情,則是由一群有誠信的人進行。他們大都是漢朝最早期的浮屠信仰者,即佛教徒。

    今天是十一月二十一日,離月底焚燒尸體還有些時日。空地上自然堆滿了尸體。這其中以年老者,幼小者,女者的尸體居多。它們中的有些已經放置了好幾天了。雖然因為天氣冷的緣故,一時半會還沒有腐爛,但在這兒的空氣中,已隱隱有了些許尸臭味。

    人死如燈滅。雖然中國人素有敬重死者尸體的習慣,但那只是在一般的時候而言。對于那些北方來的流民而言,其自身已經不曉得究竟能不能獲得過下一日了,故而也就不太注意這樣的事情。從這些死者中淘得些許好處,已是他們找到活下去所需得另一種手段。

    站立在滿是尸體的空地上,望著那些在眾多尸體之間穿梭的身影,鐺兒眾人一下子被震撼住了。幼小的他們讀得都是那些“人之初,性本善”之類的東西,也十分的確信,這個世界對他們來說是美好的,但曾經所知的一切卻在眼前的殘酷面前如美麗的泡沫一般被戳破了。孩子們以為這些在這里頭搜索的大人,和他們想得的一樣只是像撈一些偶爾的貴重之物罷了,卻不想這些大人揮舞著不知從哪里找來的刀片竟連尸體上的肉都想拿去。

    寒光在這一具具尸體上滑過,紅紅的肉離開白色的骨而去了,被搜刮之人納入自己的懷中。看到自己又找到一塊滿意的“貨色”,那些本就是骨瘦如柴的家伙們陡然如出一個陰險的笑容。那就如一句黑色的骷髏露出自己的牙齒一般。可怕的緊了。

    “逃啊……!”腳一直打著寒戰的小鬼們終于發出這么一聲高寒連忙慌不折路的踉蹌而去。他們不敢再面對這樣殘酷的地獄之景了。

    當下跑得最快的是德兒,畢竟他是這里最強的。跑在第二位的是大牛,他也是一個分外有氣力的人。而可愛的鐺兒則因為女孩子力氣偏小的緣故,漸漸的被他們甩開了,拉出了距離。

    “你們等等我呀……!”鐺兒大聲的叫喚則前面的。忽然腳下似乎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摔倒在下去。眼睜睜的看著德兒等人越跑越遠起來。

    “你們……不要跑嘛!不要丟下我啊!鐺兒怕呵!”恐懼,傷心,被遺棄的感覺一下子涌上了鐺兒的心頭,她的眼睛漸漸的被淚水迷茫了。她哭了起來,,一屁股坐在摔倒的地方傷心著。

    這時,突然一個莫名的聲音在她身子的下方想起,將還在哭泣的她嚇了一跳:“小妹妹,你要哭,也請挪挪位置好嗎?不要坐在我的肚皮上啊。”

    “呃?咽……,哪里來的聲音?”鐺兒被下了一跳,連忙站起生來。她這才發現,剛剛絆倒自己的卻是一個比德兒還要大些的男孩。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