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都市護花神醫

都市護花神醫

辰風 著

連載中免費

  都市護花神醫全文講仁者從醫,我即不仁,為何為醫者為金錢?為美女?還是為那不該有的使命?林逸飛自小被若干年前云動華國的林老頭收養,若干年后,林老頭讓其下山為江家大小姐治療疾病,并去江家大小姐的學校讀高三,在學校里泡校花,打紈绔,不斷修煉提升實力,后通過茶館老板知道了一些隱秘,一步步解開自己真正的使命。
  燕京,私家豪宅內。噔!噔!噔!江啟明輕輕的敲擊著神旁的木桌,想從眼前的少年臉上看出點東西,緊張?心虛?汗水?都可以。畢竟他身為明華集團這種龐然大物的掌舵人,名下的資源讓無數人趨之若鶩,無論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還是地方的官員在他面前都如履薄冰。可令他失望了,少年始終一副淡然的模樣,清秀的臉龐上掛著淺笑,眼神清澈如泉,毫不膽怯的和他對視著。“林先生,為何林老沒有親自前來,是不是怪罪......

122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2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都市護花神醫全文講仁者從醫,我即不仁,為何為醫者為金錢?為美女?還是為那不該有的使命?林逸飛自小被若干年前云動華國的林老頭收養,若干年后,林老頭讓其下山為江家大小姐治療疾病,并去江家大小姐的學校讀高三,在學校里泡校花,打紈绔,不斷修煉提升實力,后通過茶館老板知道了一些隱秘,一步步解開自己真正的使命。

免費閱讀

  燕京,私家豪宅內。

  噔!噔!噔!

  江啟明輕輕的敲擊著神旁的木桌,想從眼前的少年臉上看出點東西,緊張?心虛?汗水?都可以。畢竟他身為明華集團這種龐然大物的掌舵人,名下的資源讓無數人趨之若鶩,無論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還是地方的官員在他面前都如履薄冰。

  可令他失望了,少年始終一副淡然的模樣,清秀的臉龐上掛著淺笑,眼神清澈如泉,毫不膽怯的和他對視著。

  “林先生,為何林老沒有親自前來,是不是怪罪報酬太少?但有所取,您盡管說,我江啟明必傾盡集團之力達成。”江啟明自和林老通信后,心中就有些不踏實,果然,來的只是眼前這樣一個毛頭小子,連那么多名醫都對心妍的病毫無頭緒,這小子又能有什么辦法?不過江啟明畢竟混跡商場多年,沒有將心中的輕視表現出來,而是換了種委婉的說法。

  “江叔叔,您多慮了,林老頭雖然脾氣古怪,凡事只要答應了就一定會盡心盡力的,我既然敢獨自前來,自然是有著十分把握。”少年也沒有因此生氣,仍然微笑著道。

  “這……”江啟明有些遲疑,對林老那般人物他自然有著萬分信任,這些年來,他一直是把林老的承諾當作免死金牌一般,若不是實在不忍心再看著女兒承受痛苦,他還真舍不得用掉這次機會。

  可這林逸飛也太年輕了點,恐怕和心妍也就一般年紀,真的能有那般高超醫術嗎?

  “唔,江叔叔,大家時間都很寶貴,您看能不能快點?”林逸飛自然知曉這江啟明心中的想法,當下也有些不耐的催促道。

  “那好,林先生你說說需要什么儀器,我盡快備好。”江啟明心中苦笑,他確實為了迎接林老推掉了許多事務,如果再拖下去,集團的損失恐怕要以千萬計,當下也不再遲疑。

  “儀器嗎倒不需要,找個靜室就好了,對了,陰陽之氣在體內沖突可能難以忍受,你讓江小姐先把這個吃下去。”林逸飛掏出一個黑不溜秋的小圓球遞給江啟明。

  “林先生,這是?”江啟明接過來一瞟,有些皺眉,這圓球怎么看也不像是靈丹妙藥。

  “自制的,沒名字,可以叫蒙汗藥,也可以叫安眠藥,反正就是那么個意思,防止她清醒時打擾我行針。還有,最好讓林小姐先去洗個澡,穿的寬松些,到時方便點。”

  江啟明騰的一下就站起來,眸中布滿怒火,長久身居高位,具備的壓迫性氣勢一下子彰顯出來。

  這是什么要求?靜室,弄昏,還得洗白白?!

  然而,在他的怒視下,林逸飛仍十分坦然,毫無心虛的模樣。

  良久,想起了記憶中封存的畫面,江啟明深吸幾口氣,又緩緩的坐下,“我相信林老,也相信林先生,希望林先生也不要辜負我的信任。”

  “那是自然。”林逸飛輕笑道。

  靜室內。

  “淡定!淡定!”

  林逸飛剛才還十分自信的對江啟明做出保證,現在卻感覺鼻間燥熱,似乎有兩股灼燒的液體要流出。這實在不能怪他沒有自控力,畢竟從小就被林老頭管的嚴嚴實實,很難與女生有接觸,更別提看到眼前這般絕美的景色。

  淡雅的睡美人靜靜的俯趴在柔滑絲綢之上,一頭烏黑秀發側在耳旁,從纖細的脖頸到白嫩且裸露著的美背,林逸飛不用觸摸都能感受到皮膚上的水潤彈性,再下方臀部將潔白色浴袍撐起的美妙弧度,讓人不由感嘆造物主的神奇。哪怕看不到睡美人的臉龐,也能想象得出擁有這般完美身材的女人該是何等的國色天香。

  這位睡美人就是江啟明的女兒江心妍,患的病說簡單也簡單,那就是每次來月事都十分疼痛,單單如此說并不出奇,出奇的是這江心妍每次都能被痛的昏過去,有一次昏倒在街邊可是把江啟明嚇得不輕。

  “雖然沒有資格證,好歹也算一名醫生,眼前再美也只不過是一塊肉罷了,淡定!淡定!”

  苦笑一聲,再次在心中提醒自己,林逸飛依依不舍的瞧了幾眼才收回目光。

  拿過一旁的細薄木盒,觸摸著其上的古樸質感,林逸飛心神驀地沉靜下來,再無一絲波瀾。

  木盒呈青黑色,一道道奇異的紋路將其襯得略顯神秘,林逸飛打開的一瞬間,隱約可見黑色毫光在紋路中閃爍。

  六根長短不一的火紅色細針在木盒中排列著。

  毫無雜念的林逸飛手持三根赤針迅捷的向睡美人白嫩的背部刺去,深深淺淺、或刺或挑,飛快的速度甚至在林逸飛的眼前留下一道道殘影。

  但林逸飛的表情仍是古井不波,這是一次次血的教訓鍛煉出來的,至今林逸飛仍對其中一次印象深刻,那大概是前年,林老頭活生生的將他餓了整整七天,然后在他面前吃著金黃噴香的烤雞,放聲咀嚼。可憐的林逸飛還是只能默默的扎著小白的穴位,雖然精準,力道可就有些不對了,將小白刺激的狼嚎不已。

  伴隨著林逸飛長舒一口氣,右手終于停下,就這短短的一小會兒,林逸飛清秀的臉頰上就沁出了大量黃豆般的汗珠,匯成細流涓涓流下。

  鄭重的將赤針放回木盒,林逸飛方敢擦了擦汗,旋即不滿的嘀咕道,“老頭說我來完成這次任務后,三年內就能踏入先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行針這般辛苦的日子我可是受夠了。”

  將木盒放進皮絨間包裹,林逸飛的眼睛不由得又瞟了幾眼睡美人的完美身姿,重重的咽了幾口唾沫,才轉身離去。

  出了靜室,江啟明正一副擔憂的神色在一旁等待著,眼神一亮快步走上前來,“林先生,沒出什么意外吧?”

  他這半天可是一直備受煎熬,在林逸飛進去后就有些后悔,怎么就答應了這么荒唐的要求呢?他可只有這一個寶貝女兒,寶貝到哪怕妻子病逝后也沒有再娶妻。

  “唔,很順利,應該等會兒貴小姐就會蘇醒了,我再給她開點藥。不過以后要提醒她忌生、冷、辛辣,不然還是有復發的可能。”林逸飛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牙齒。

  “那就好那就好,林先生先請坐,我去讓廚師弄幾道拿手菜,等會咱們酒桌上再商議你去上學的事情。”江啟明看見林逸飛自信的笑容,也稍微松了松心神,若不是林老頭當年給他留下的印象太過深刻,他肯定不會允許林逸飛如此放肆的行醫方式。

  林逸飛聽到江啟明的話,一愣,上學?什么情況?

  “哎,哎,哎,江先生,你這句話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去上學的事情?”林逸飛失去了一直溫和淡定的神情,聲音都不由提高了幾分。

  “林老沒告訴你嗎?他當初提出的酬勞我聽到也很驚訝,實在有些太簡單了,就是讓我給你安排一個學校的名額,還特意囑咐我不準給你提供資助,說是這樣是對你好。”江啟明看著林逸飛驚訝的表情,也是有些驚疑,是不是自己弄錯了?畢竟求到林老的頭上,才付出了這點微不足道的代價、林逸飛聽完黑下了臉,怪不得林老頭送自己的時候表情不太對,流露在表面的傷感始終無法完全掩蓋藏在深處的喜悅,當時林逸飛還以為是自己多疑,沒想到居然是這么回事。

  “媽的不就是不讓你和劉寡婦鬼混么,等哪天我回去,非給劉寡婦再找個對象不可。”林逸飛十分氣憤的低聲嘀咕道。

  面對面的江啟明自然也把這句話聽了個大概,表面神色不動,面觀鼻,鼻觀心,假裝沒聽見似的,轉身去吩咐下人了。

  心情不好,林逸飛冷哼一聲重重的坐在了沙發上,恨不得立刻殺回去,可他思考半天,終究還是不敢忤逆林老頭的意愿。

  沒辦法,林逸飛只能將注意力轉移到大廳之內,沒有隨處可見金光閃耀的裝飾品,有的只是幾對青花瓷中淡雅的花草,將整個大廳點綴的頗為典雅。坐在沙發上很輕易的就能透過落地窗欣賞外面的風景,生機勃勃的草坪和花園,蔚藍清澈的泳池,令得林逸飛不由感嘆,“錢真是個好東西……”

  “啊啊啊啊啊!!!”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幾乎要刺穿耳膜,欣賞風景被打斷的林逸飛剛生氣憤,就根據聲音的方向反應過來這尖叫的起因,想到這里,林逸飛不由縮了縮脖子,裝作沒聽到。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