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24066;?#35828;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护花神医

都市护花神医

辰风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护花神医全文讲仁者从医,我即不仁,为何为医者为金钱?为美女?还是为那不该有的使命?林逸飞自小被若干年前云动华国的林老头收养,若干年后,林老头让其下山为江家大小姐治疗疾病,并去江家大小姐的学校读高三,在学校里泡校花,打纨绔,不断修炼提升实力,后通过茶馆老板知道了一些隐秘,一?#35762;?#35299;开自己真正的使命。
  燕京,私家豪宅内。噔!噔!噔!江启明轻轻的敲击着神旁的木桌,想从眼前的少年脸上看出点东西,紧张?心虚?汗水?都可以。毕竟他身为明华集团这种庞然大物的掌舵人,名下的资源让无数人趋之若鹜,无论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还是地方的官员在他面前都如履薄冰。可令他失望了,少年始终一副淡然的模样,清秀的脸庞上挂着浅笑,眼神清澈如泉,毫不胆怯的和他对视着。“林先生,为何林老没有亲自前来,是不是怪罪......

12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小说简介

  都市护花神医全文讲仁者从医,我即不仁,为何为医者为金钱?为美女?还是为那不该有的使命?林逸飞自小被若干年前云动华国的林老头收养,若干年后,林老头让其下山为江家大小姐治疗疾病,并去江家大小姐的学校读高三,在学校里泡校花,打纨绔,不断修炼提升实力,后通过茶馆老板知道了一些隐秘,一?#35762;?#35299;开自己真正的使命。

免费阅读

  燕京,私家豪宅内。

  噔!噔!噔!

  江启明轻轻的敲击着神旁的木桌,想从眼前的少年脸上看出点东西,紧张?心虚?汗水?都可以。毕竟他身为明华集团这种庞然大物的掌舵人,名下的资源让无数人趋之若鹜,无论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还是地方的官员在他面前都如履薄冰。

  可令他失望了,少年始终一副淡然的模样,清秀的脸庞上挂着浅笑,眼神清澈如泉,毫不胆怯的和他对视着。

  “林先生,为何林老没有亲自前来,是不是怪罪报酬太少?但有所取,您尽管说,?#21307;?#21551;明必倾尽集团之力达成。”江启明自和林老通信后,心中就有些不踏实,果然,来的只是眼前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连那么多名医都对心妍的病毫无头绪,这小子又能有?#35009;?#21150;法?不过江启明毕竟混迹商场多年,没有将心中的轻视表现出来,而是换了?#27835;?#23113;的说法。

  “江叔叔,您多虑了,林老头虽然脾气古怪,凡事只要答应了就一定会尽?#26408;?#21147;的,我既然敢独自前来,自然是有着十分把握。”少年也没有因此生气,仍然微笑着道。

  “这……”江启明有些迟疑,对林老那般人物他自然有着万分信任,这些年来,他一直是把林老的?#20449;?#24403;作免死金牌一般,若不是实在不忍心再看着女儿承受痛苦,他还真舍不得用掉这次机会。

  可这林逸飞也太年轻?#35828;悖?#24656;怕和心妍也就一般年纪,真的能有那般高超医术吗?

  “唔,江叔叔,大家时间都很宝贵,您看能不能快点?”林逸飞自然知晓这江启明心中的想法,当下也有些不耐的催促道。

  “那好,林先生你说说需要?#35009;?#20202;器,我尽快备好。”江启明心中苦笑,他确实为了迎接林老?#39057;?#20102;许多事务,如果再拖下去,集团的损失恐怕要以千万计,当下也不再迟疑。

  “仪器吗倒不需要,找个?#24425;?#23601;好了,对了,阴阳之气在体内冲突可能难以忍受,你让江小姐先把这个吃下去。”林逸飞掏出一个黑不溜秋的小圆球递给江启明。

  “林先生,这是?”江启明接过来一瞟,有些皱?#36857;?#36825;圆球怎么看也不像是灵丹妙药。

  “自制的,没名字,可以叫蒙汗药,也可以叫?#35009;?#33647;,反正就是那么个意?#36857;?#38450;止她清醒时打扰我行针。还有,最好让林小姐先去洗个澡,穿的宽松些,到时方便点。”

  江启明腾的一下就站起来,眸中布满怒火,长久身居高位,具备的压迫?#20113;?#21183;一下子彰显出来。

  这是?#35009;?#35201;求?#28900;彩遙?#24324;昏,还得洗白白?!

  然而,在他的怒视下,林逸飞仍十分坦然,毫无心虚的模样。

  良久,想起了记忆中封存的画面,江启明深吸几口气,?#21482;?#32531;的坐下,“我相信林老,也相信林先生,希望林先生也不要?#20960;?#25105;的信任。”

  “那是自然。”林逸飞轻笑道。

  ?#24425;?#20869;。

  “淡定!淡定!”

  林逸飞刚才还十分自信的对江启明做出保证,现在却感觉鼻间燥热,似乎有两股灼烧的液体要流出。这实在不能怪他没有自控力,毕竟从小就被林老头管的严严实实,很难与女生有接触,更别提看到眼前这般绝美的景色。

  淡雅的睡美人静静的俯趴在柔滑丝绸之上,一头乌黑秀发侧在耳旁,从纤细的脖颈到白嫩且裸露着的美背,林逸飞不?#20040;?#25720;都能感受到皮肤上的水润弹性,再下方臀部将洁白色浴袍?#29260;?#30340;美妙弧度,让人不由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哪怕看不到睡美?#35828;?#33080;庞,也能想象得出拥有这般完美身材的女人该是何等的国色天香。

  这位睡美人就是江启明的女儿江心妍,患的病说简单也简单,那就是?#30475;?#26469;月事都十分疼痛,单单如此说并不出奇,出奇的是这江心妍?#30475;?#37117;能被痛的昏过去,有一次昏倒在?#30452;?#21487;是把江启明?#35834;?#19981;轻。

  “虽然没有资格证,?#20040;?#20063;算一名医生,眼前再美也只不过是一块肉罢了,淡定!淡定!”

  苦笑一声,再次在心中提醒自己,林逸飞依依不舍的瞧了几眼才收回目光。

  拿过一旁的细薄木?#26657;?#35302;摸着其上的古?#21448;矢校?#26519;逸飞心神蓦地沉静下来,再无一丝波澜。

  木盒?#26159;?#40657;色,一道道奇异的纹?#26041;?#20854;衬得略显神秘,林逸飞打开的一瞬间,隐约可见黑色毫光在纹?#20998;猩了浮?/p>

  六根长短不一的火红色细针在木盒中排列着。

  毫无杂念的林逸飞手持三根赤针迅捷的向睡美人白嫩的背?#30475;?#21435;,深深浅浅、或刺或挑,飞快的速度甚至在林逸飞的眼前留下一道道残影。

  但林逸飞的表情仍是古井不波,这是一次次血的教训锻炼出来的,?#20004;?#26519;逸飞仍?#20113;?#20013;一次印象深刻,那大概是前年,林老头活生生的将他饿了整整七天,然后在他面前吃着金黄喷香的烤鸡,放声咀嚼。可怜的林逸飞还是只能默默的扎着小白的穴位,虽然精?#36857;?#21147;道可就有些不对了,将小白刺激的狼嚎不已。

  伴随着林逸飞长舒一口气,右?#31181;?#20110;停下,就这短短的一小会儿,林逸飞清秀的脸颊上就沁出了大量黄豆般的汗珠,汇?#19978;?#27969;涓涓流下。

  郑重的将赤针放回木?#26657;?#26519;逸飞方敢擦了擦汗,旋即不满的?#27490;?#36947;,“老头说我来完成这次任务后,三年内就能踏入先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行针这般辛苦的日子我可是受够了。”

  将木盒放进皮绒间包裹,林逸飞的眼睛不由得又瞟了几眼睡美?#35828;耐?#32654;身姿,重重的咽了几口唾沫,才转身离去。

  出了?#24425;遙?#27743;启明正一副担忧的神色在一旁?#21364;?#30528;,眼神一亮快步走上前来,“林先生,没出?#35009;?#24847;外吧?”

  他这半天可是一直备受煎熬,在林逸飞进去后就有些后悔,怎么就答应了这么荒唐的要求呢?他可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宝贝到哪怕妻子病逝后也没有再娶妻。

  “唔,很顺利,应该?#28982;?#20799;贵小姐就会苏醒了,我再给她开点药。不过以后要提醒她忌生、冷、辛?#20445;?#19981;然还是有复发的可能。”林逸飞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牙齿。

  “那就好那就好,林先生先请坐,我去让厨师弄几道拿手菜,?#28982;?#21681;们酒桌上再商议你去上学的事情。”江启明看见林逸飞自信的笑容,也稍微松了松心神,若不是林老头当年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他肯定不会?#24066;?#26519;逸飞如此放肆的行医方式。

  林逸飞听到江启明的话,一愣,上学??#35009;?#24773;况?

  “哎,哎,哎,江先生,你这句话?#35009;?#24847;?#36857;渴裁?#21483;我去上学的事情?”林逸飞失去了一直温和淡定的神情,声音都不由提高了几分。

  “林老没告诉你吗?他当初提出的酬劳我听到也很惊讶,实在有些太简单了,就是让我给你安排一个学校的名额,还特意嘱咐我不准给你提供资助,说是这样是?#38405;?#22909;。”江启明看着林逸飞惊讶的表情,也是有些惊疑,是不是自己弄错了?毕竟求到林老的?#39134;希?#25165;付出了这点微不足道的代价、林逸飞听完黑下了脸,怪不得林老头送自己的时候表情不太对,流露在表面的伤感始终无法完全掩盖藏在深处的喜悦,当时林逸飞还以为是自己多疑,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事。

  “妈的不就是不让你和刘?#36805;竟?#28151;么,等哪天我回去,非给刘?#36805;?#20877;找个对象不可。”林逸飞十分气愤的低声?#27490;?#36947;。

  面对面的江启明自然也把这句话听了个大概,表面神色不动,面观鼻,鼻观心,假装没听见似的,转身去吩?#32769;?#20154;了。

  ?#37027;?#19981;好,林逸飞冷哼一声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恨不得立刻?#34987;?#21435;,可他思考半天,终究还是不敢忤逆林老头的意愿。

  没办法,林逸飞只能将注意力转?#39057;?#22823;厅之内,没有随处可见金光闪耀的装饰品,有的只是几对青花瓷中淡雅的花草,将整个大厅点缀的颇为典雅。坐在沙发上很轻易的就能透过落地窗欣赏外面的风景,生机勃勃的草坪和花园,?#36947;?#28165;澈的泳池,令得林逸飞不由感叹,“钱真是个好东西……”

  “啊啊啊啊啊!!!”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穿耳膜,欣赏风景被打断的林逸飞刚生气愤,就根据声音的方向?#20174;?#36807;来这尖叫的起因,想到这里,林逸飞不由缩了缩脖子,装作没听到。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