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都市護花狂龍

都市護花狂龍

甜蜜檸檬 著

連載中免費

  都市護花狂龍全文講八年前的一場事故,讓凌鋒痛失所有。 為了找到夢中的女孩,探尋迷失的過去, 一代兵王回歸都市,再次開啟瘋狂的征服之旅…… 傷我兄弟者,殺!辱我妻兒者,殺!窺我錢財者,殺! 他狠戾果決,面對敵人毫不留情,美人在側,又化身一代都市護花狂龍。 且看他如何用一腔熱誠和兩只鐵拳,打下一片曖昧江山!
  八年了凌鋒終于又回到了這片土地,自己的故鄉華夏國。站在中門派出所得警務欄前,凌鋒望著上邊帶著陽光般燦爛笑容的相片不禁笑了。雖然八年前的那次創傷讓凌鋒的記憶受到了一些損傷,兒時的記憶有些模糊,但他依然一眼認出了那個年輕人。那個光著屁股和自己玩大,那個跟在他后邊一起翹課、逃學、打架,捉弄女生的兄弟孫小亮。和門衛問過孫小亮的辦公室,凌鋒迫不及待的向著樓上跑去。他很期待和孫小亮的重......

35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2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都市護花狂龍全文講八年前的一場事故,讓凌鋒痛失所有。 為了找到夢中的女孩,探尋迷失的過去, 一代兵王回歸都市,再次開啟瘋狂的征服之旅…… 傷我兄弟者,殺!辱我妻兒者,殺!窺我錢財者,殺! 他狠戾果決,面對敵人毫不留情,美人在側,又化身一代都市護花狂龍。 且看他如何用一腔熱誠和兩只鐵拳,打下一片曖昧江山!

免費閱讀

  八年了凌鋒終于又回到了這片土地,自己的故鄉華夏國。

  站在中門派出所得警務欄前,凌鋒望著上邊帶著陽光般燦爛笑容的相片不禁笑了。

  雖然八年前的那次創傷讓凌鋒的記憶受到了一些損傷,兒時的記憶有些模糊,但他依然一眼認出了那個年輕人。

  那個光著屁股和自己玩大,那個跟在他后邊一起翹課、逃學、打架,捉弄女生的兄弟孫小亮。

  和門衛問過孫小亮的辦公室,凌鋒迫不及待的向著樓上跑去。

  他很期待和孫小亮的重逢,八年了那份兄弟情依然深深的印在凌鋒的心里。

  忽然他感覺自己撞在了一個軟軟的身體上,凌鋒扶墻站穩,不過和他撞在一起的人卻一個趔趄,向后倒在了臺階上。

  居高臨下,凌鋒向下望去,倒在地上的女孩一身颯爽的警服,藏藍色的內襯將含苞欲放的胸部緊緊包裹著。

  從上向下望去,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塹清晰可見,警裙下,纖細的長腿被肉色的絲襪包裹著,勾勒出一條曼妙的曲線。

  高挑的身材,盈盈一握的腰肢,齊肩的秀發被一條淡紫色的發帶束著,窗口微風吹來,青絲飄飄,令得那張完美無瑕的精致臉頰更顯得迷人。

  女孩坐在地上,用手捂在腳腕上,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凌鋒本想去扶一下女孩,可是女孩顯然怕凌鋒吃她豆腐,推開了凌鋒的手,想要扶著墻自己站起來。

  可是剛剛站了一半,劇烈的疼痛下竟然雙腿一劈,再度坐了下來。

  刺啦一聲,凌鋒尋聲望去,劈開的雙腿之間,一條粉色的半透明蕾絲內褲,映入凌鋒的眼簾。

  女孩臉蛋一紅,急忙用警裙將乍現的春光遮住,抬起頭憤怒的盯著凌鋒。

  凌鋒急忙將目光移開干笑道:“你的腳扭了不要亂動。”

  “不用你管……啊……!”女孩本來想再試一試,可是鉆心的疼痛讓她再度向后倒去。

  凌鋒猛地伸出手,一把將向后傾倒的女孩抱在懷里。

  感受著少女身上的體香凌鋒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不過最舒服的是右手的手感,軟軟的,滑滑的。

  低頭望去,凌鋒臉騰的紅了起來,自己的手不偏不正,正抓住女孩那團飽滿的小山峰上。

  徐婧瑩的臉色陰沉的可怕,那里是自己最珍貴的角落,這么多年來從來沒有被任何異性觸碰過,可是今天那片凈土竟然被這只咸豬手給玷污了。

  “無恥,把你的臟手拿開。”徐婧瑩臉上帶著怒意,強忍心中那絲旖旎感覺怒喝道。

  凌鋒尷尬的松開手,認真說道:“你的腳扭傷了,如果亂動傷勢會加重,老實的坐好,我幫你治療。”

  望著凌鋒一臉嚴肅的表情,徐婧瑩不由一怔,雖然有些懷疑,但還是聽話的靠在了墻上。

  凌鋒蹲下身將徐婧瑩的高跟鞋脫下,腳腕傳來的劇烈疼痛讓她渾身都顫抖起來,不過她依然咬著牙,竟是沒在發出一絲聲響。

  不知道為什么,當凌鋒拿起自己的腳的時候,她的心中竟然有著一絲小小的悸動。

  “羞羞,自己怎么會有這樣的感覺。”徐婧瑩暗罵自己心中這份不純潔的悸動。

  此時凌鋒已經開始了治療,他的手輕輕的按在腳腕部,猛地一用力。

  “呀……!”一股劇痛的感覺傳來,另得徐婧瑩忍不住的叫出了聲。

  劇痛之后,徐婧瑩忽然發現自己腳上的疼痛感竟然神奇的消失了。

  凌鋒的手依然貼在徐婧瑩的腳腕處,她感覺腳腕的部位竟有一股灼熱的感覺傳來。

  徐婧瑩仔細打量著蹲在地上,替自己療傷的凌鋒。

  少年修長的眼眸,深邃而迷人,面色白皙,格子襯衣上排的紐扣是敞著的,露出了結實的肌肉。

  看著少年專注的表情徐婧瑩一時間竟然有些癡迷了。

  大約五分鐘的時間,凌鋒將手掌撤了下來說道:“你起來走走試試看疼不疼。”

  凌鋒突然抬起頭,目光正與一臉癡相的徐婧瑩相遇。

  徐婧瑩像干了壞事的小女孩一般,芳心亂跳,如水般的眸子慌亂的看向其他的地方,粉嫩嫩的臉蛋紅的像是熟透了的蘋果。

  她小心翼翼站了起來,走了兩步,雖然還是有一點點的疼,可是這種輕微的痛比起剛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徐婧瑩一臉震驚。

  她以前也崴過腳,恢復過來最起碼也要一個多月,可是凌鋒竟然僅用了五分鐘就給他治好了。

  凌鋒微微一笑道:“我有一些特殊的手法,雖然腳現在好了,但還要注意休息不能亂動,記住了?”

  徐婧瑩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了什么問道:“對了你來這里辦事的嗎?”

  “不是,我來找人的。”凌鋒笑道。

  “你找誰?”徐婧瑩好奇的問道。

  凌鋒望著徐婧瑩身后,沒有說話,臉上卻是帶著一抹欣喜的笑容。

  “凌鋒。”徐婧瑩身后響起了一道驚喜的叫聲。

  一道身影從她的身旁掠過,沖到了凌鋒的面前,竟像孩子一樣緊緊抱住了眼前的年輕人。

  望著眼角掛著淚珠的孫小亮,徐婧瑩不禁愣住了,是什么樣的感情竟然讓這個鐵一樣的漢子竟然哭了。

  “兄弟,我回來了。”凌鋒拍了拍孫小亮的肩膀笑道。

  孫小亮松開手臂,看著凌鋒左臂上的刀疤不由一陣愧疚,那是小時候打架凌鋒替自己擋刀子留下的,如果沒有凌鋒他早就在十四歲那年就被人砍死了。

  “凌哥,這些年跑哪去了,也不聯系我,我以為你……。”孫小亮哽咽的道。

  “呵呵,一言難盡,以后我慢慢和你說。”凌鋒笑道。

  孫小亮轉過頭和徐婧瑩介紹道:“徐所長這是凌鋒,我從小玩大的伙伴,也是我的好大哥。”

  “凌哥,這是我們徐所,她可是我們警隊一支花呦。”孫小亮沖著凌鋒使了個眼色笑道。

  “你好,剛剛撞了你,還沒和你道歉呢。”凌鋒尷尬笑道。

  徐婧瑩大方的伸出纖手:“小亮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很高興認識你。”

  兩個人的手一觸既分,盡管如此想起剛剛的旖旎,兩個人臉蛋依然有些微紅。

  辦公室內,孫小亮替凌鋒倒了一杯茶笑道:“凌哥你來除了敘舊應該還有別的事吧。”

  “嗯,小亮你能不能幫我查個人?。”凌鋒忽然說道。

  “查誰?”孫小亮好奇問道。

  “一個女孩,她可能也是警察。”凌鋒說道。

  “這道不難,她叫什么名字?”孫小亮問道。

  “不知道,八年前我受了一些創傷,局部性失憶,那個女孩的信息我都忘記了。”凌鋒遺憾的搖搖頭道。

  “什么信息也沒有查起來恐怕有些難度。”孫小亮有些為難的道。

  “她的年齡和你差不多,我們應該是你搬家以后認識的。”凌鋒思索片刻道。

  “就是你電話里和我提起的女孩?”孫小亮忽然想起了什么,突然說道。

  “對,我當時和你提到過什么?”凌鋒興奮的問道。

  “沒有,當時你只是和我說要追一個女孩,放心吧,凌哥無論多難我都會替你找到他。”孫小亮安慰道。

  凌鋒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姓名,不知道容貌,只是一個夢中的女孩,要找到無疑就像大海撈針一樣太難了。

  忽然,孫小亮的手機響了,聽到里邊的聲音,孫小亮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

  “凌哥不好意思,市里博物館發生劫案,我先去一下,等我回來咱們哥兩再好好喝一頓。”孫小亮歉意的道。

  “沒事,去吧,不行改天再聚。”凌鋒笑道。

  凌鋒離開派出所,準備回酒店,剛剛到了家門口,忽然身后轟的一聲,遠處的天邊一片通紅,隨后遠處響起了密集的槍聲。

  凌鋒皺了皺眉,聽爆炸的聲音應該是火箭筒發出來的,而那槍聲更是M國M4步槍發出來的,這個火力可不是一般的劫匪,凌鋒心中不由一沉。

  凌鋒打車來到了現場,空氣中還彌漫著火藥的味道,到處一片狼藉,幾輛警車翻倒在地上滿是槍眼,到處都是血跡,可見對方的火力非常的強大。

  這時幾名醫生正抬著擔架從里邊跑出來,凌鋒一眼便認出擔架里躺著的竟然是孫小亮。

  凌鋒急忙沖到了擔架前,孫小亮臉色慘白,警服上已經浸滿了血跡。

  看到凌鋒,先是一愣,心頭一暖然后嘴角擠出了一絲笑容,喘了口氣說道:“凌哥,對不起,我還是像當初那樣沒用,看來今天不能和你喝酒敘舊了。”

  “小亮,好好養傷,你的仇我替你報。”凌鋒目光中露出了一抹冰冷。

  “不要,凌哥他們很強。”聽到凌鋒要替自己保仇,孫小亮焦急的說道。

  “放心,無論是誰傷了我兄弟他都要付出代價。”凌鋒冷冷說道。

  這時在大夫的催促下,孫小亮被抬上了救護車。

  凌鋒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回來,從小長大的好兄弟便身受重傷,他望呼嘯而去的救護車,眼神中涌起冰冷的殺意。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