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軍事 → 鐵血戰狼

鐵血戰狼

玖月 著

連載中免費

  鐵血戰狼全文講戰狼中隊特種兵陸無邪,因犯錯被開除軍籍,服役期滿回歸都市生活,為了保護親人,他拳打富少,腳踩權貴,漸漸的卷人了一個深淵之中。為了生存,他只能狼性回歸,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鐵血之路。
  沈陽,法庫縣,巴爾山軍事監獄。沉重的監獄大鐵門,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一道挺拔如劍的身影,出現在緩緩打開的門縫之間。這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子。他有著刀削一般的冷峻面孔,身型頎長,皮膚略黑,一雙眸子燦如星河。監獄長楊德牧中校,親自帶著數十獄警,將這男子送到監獄門口,眼神復雜的看著男子的背影。“你們回去吧,不用送了。”男子沒有轉身,隨意的朝后面揮了揮手。“敬禮!”楊德牧帶著數......

27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2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鐵血戰狼全文講戰狼中隊特種兵陸無邪,因犯錯被開除軍籍,服役期滿回歸都市生活,為了保護親人,他拳打富少,腳踩權貴,漸漸的卷人了一個深淵之中。為了生存,他只能狼性回歸,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鐵血之路。

免費閱讀

  沈陽,法庫縣,巴爾山軍事監獄。

  沉重的監獄大鐵門,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一道挺拔如劍的身影,出現在緩緩打開的門縫之間。

  這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子。

  他有著刀削一般的冷峻面孔,身型頎長,皮膚略黑,一雙眸子燦如星河。

  監獄長楊德牧中校,親自帶著數十獄警,將這男子送到監獄門口,眼神復雜的看著男子的背影。

  “你們回去吧,不用送了。”男子沒有轉身,隨意的朝后面揮了揮手。

  “敬禮!”楊德牧帶著數十獄警,整齊劃一的沖男子行了個軍禮,每個人眼中都是崇拜,以及尊重。

  男子終于轉過身來,啪的回了個軍禮。

  “陸無邪,你的刑期已滿,恭喜你重獲自由,但在你離開之前,老首長還有幾句話讓我向你轉達。”

  楊德牧中校走到陸無邪身前,嚴肅道:“老首長讓我告訴你,脫下軍裝,職責還在!無論你去到哪里,記住,你是戰狼的兵,狼魂融血,血未流盡,狼魂便在,戰狼因你而驕傲,他也為你而驕傲!”

  陸無邪身體一震,眼睛瞬間紅了起來。

  他拽緊拳頭,低沉道:“你告訴老首長,只要戰狼需要,我陸無邪,隨時都能繼續戰斗!”

  說完,陸無邪毅然轉身,一步便跨出了監獄大門,他抬頭看了眼遠處高高的哨樓,咬牙向遠處走去。

  一朝是戰狼,終生是戰狼!

  哪怕脫下軍裝,哪怕軍中再沒有他一絲的資料,他陸無邪,依舊是戰狼的狼兵!

  此時那哨樓之上,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軍人,身后跟著一個俏麗的女軍人,也在怔怔的看著陸無邪遠去的身影。

  直到陸無邪的身影走遠了,女軍人才終于忍不住,神情激動道:“首長,為什么不讓我去見陸隊!這三年時間,陸隊在服刑你不讓我見他就算了,現在陸隊出來了,為什么還不讓我們見面!”

  老軍人嘆息一聲,沒有答話。

  “首長,陸隊是你最驕傲的兵啊,連你都不去送他一程嗎?”女軍人咬牙。

  “我不去送他,是為了他好……戰狼是他的命,讓他離開戰狼,就是要了他的命……還有,記住你才是戰狼中隊的隊長,陸無邪他已經不是了!你們也不要去找他,讓他過平靜的生活吧。”

  女軍人咬牙,認真道:“在我余勝男心中,他永遠都是戰狼的隊長,是我們的頭狼!也是我余勝男唯一認定的男人,我一定會去找他啊,一定!”

  “胡鬧!余勝男中校,你也想受處罰嗎?”老軍人豎眉。

  “處罰?開除陸隊軍籍,讓陸隊離開戰狼,這才是對我,對戰狼九十九名成員,最為嚴重的處罰!”

  余勝男說完,冷著臉下了哨樓,老軍人怔在當場。

  陸無邪坐上了沈陽到深海市的火車,他將自己蒙在被子里,淚水很快將枕頭打濕,他知道老首長不來送他,是不想看到一匹流淚的戰狼,而坐上遠離軍區的火車后,他還是忍不住流淚了。

  “弟兄們,告訴新來的,我們的口號是什么!”

  “老子天下第一!”

  “我們的座右銘是什么!”

  “謙虛……”

  “哈哈哈哈……”

  一幕幕的畫面,在陸無邪的腦海中快速回放,從他在新兵連脫穎而出,破格加入戰狼中隊,到他為戰狼浴血奮戰,終成頭狼,帶領狼群無往不利……最后為了替戰友報仇,違抗軍令屠殺放棄抵抗的恐怖分子,被開除軍籍送入軍事監獄。

  八年時間!

  九十九個戰狼戰友,陸無邪舍不得他們!

  哐當!哐當!

  車輪碾過鐵軌,發出有節奏的聲響,在陸無邪耳邊回蕩。

  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淚漬都已經干涸,陸無邪知道,一切都該重新開始了。

  他掀開被子坐起身來,這是一趟跨越近三千公里,耗時兩天的臥鋪列車,住在陸無邪的上鋪是一個女孩,她戴著耳機,將兩條白皙的大腿從床沿放下來,隨著音樂搖動著身體,陸無邪坐起來后,兩條大長腿正好晃蕩在陸無邪的眼前。

  女孩不知道陸無邪已經起來了,依舊在搖晃著她那筷子一樣蔥白的長腿,不小心踢向了陸無邪的臉。

  陸無邪快速伸手,抓住女孩的腳倮。

  女孩腳倮被捉住,頓時嚇了一跳,差點從上鋪掉下來。

  等她反應過來,趕緊從上鋪露出一顆小腦袋,對陸無邪道:“對不起大哥,我不知道你起來了,差點踢到你是吧,實在是對不起……”

  陸無邪這才看清了女孩的面容,女孩大概二十歲,扎著青春氣息十足的雙馬尾,五官精致,似乎還是個學生。

  “沒事,是我嚇著你了。”陸無邪平靜道。

  說完,他不再理會女孩,將被子疊成豆腐塊,整齊的放在床頭,然后坐在窗口,看著外面快速后退的景色。

  “大哥,你是退伍軍人吧?你這被子疊得比我們學校軍訓教官還好呢。”

  “不是。”陸無邪淡淡道。

  開除軍籍,等于直接踢出部隊,沒有退伍費,沒有安家費,也沒有退伍證,甚至軍隊中已經沒有任何他的資料信息,談不上退役。

  女孩還想跟陸無邪搭話,但陸無邪每次都冷冰冰的說一兩個字,讓女孩很快就失去了興趣,繼續小聲的哼唱著。

  火車又停靠一次站后,又有兩個乘客走了上來。

  這兩人都在二十七八歲左右,穿得流里流氣,染著黃毛,他們看到女孩的時候,眼睛忍不住一亮,露出一絲淫邪。

  但他們卻沒做什么,只是在自己的鋪位上躺下。

  很快時間就到了晚上十點,車廂內熄燈了,只有窗口偶爾閃過的城市燈火,讓車廂內明暗交錯。

  陸無邪睡不著,睜著眼躺在床鋪上,思考著自己接下來的道路。

  而就在這時,睡在女孩對面的黃毛青年,突然在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手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