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護花特種兵

護花特種兵

農村戶口 著

連載中免費

  護花特種兵全文講葉楓,龍魂特種大隊總教官,誰知退伍后卻變成一個讓女孩又愛又恨的流氓。麻辣女教師,狂暴女警官,冷艷女保鏢,鄰家小蘿莉……這一切的艷福都在等著葉楓去開啟。“嘿!美女,好大的胸器!給哥抱抱,哥帶你去酒店探討一下力學。”“死流氓,給老娘滾遠點!”“哇,小妞你的腿好細,晚上一起暖床哈!”“流氓,再不滾我報警了。”
  葉楓長長的嘆了口氣,從他的表情不難看出,他有許多的無奈,甚至還有些不舍。葉楓帥帥的臉上強撐著不露出任何表情,高大挺拔的身姿看上去很魁梧,但此刻給人的感覺卻有些不是滋味。深邃的眼眸好比一灘死水,讓人看了是那么的波瀾不驚。今天是傷感的日子,對于整個龍魂基地,對于整個龍魂大隊來說都有一種難以磨滅的憂傷。因為今天是他們的總教官退伍的日子,曾經一起浴血奮戰的好兄弟,曾經那個讓他們又敬又怕的葉楓就......

18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2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護花特種兵全文講葉楓,龍魂特種大隊總教官,誰知退伍后卻變成一個讓女孩又愛又恨的流氓。麻辣女教師,狂暴女警官,冷艷女保鏢,鄰家小蘿莉……這一切的艷福都在等著葉楓去開啟。“嘿!美女,好大的胸器!給哥抱抱,哥帶你去酒店探討一下力學。”“死流氓,給老娘滾遠點!”“哇,小妞你的腿好細,晚上一起暖床哈!”“流氓,再不滾我報警了。”

免費閱讀

  葉楓長長的嘆了口氣,從他的表情不難看出,他有許多的無奈,甚至還有些不舍。葉楓帥帥的臉上強撐著不露出任何表情,高大挺拔的身姿看上去很魁梧,但此刻給人的感覺卻有些不是滋味。深邃的眼眸好比一灘死水,讓人看了是那么的波瀾不驚。

  今天是傷感的日子,對于整個龍魂基地,對于整個龍魂大隊來說都有一種難以磨滅的憂傷。

  因為今天是他們的總教官退伍的日子,曾經一起浴血奮戰的好兄弟,曾經那個讓他們又敬又怕的葉楓就要離開了。

  龍魂十二肖,以及兩個副教官全部站在葉楓的門外,他們一字排開,個個全副武裝,筆直站立著。身上的迷彩服,手上的配槍,各種裝備,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他們臉上涂滿了五顏六色的油彩,十幾個人站在那里,個個神采奕奕,但是眼神中都流露出一絲憂傷。

  葉楓站在屋內,整理著自己的背囊,很快都收拾完畢。卸下肩膀上的軍銜標志,如果你仔細看上去,你會發現,葉楓的軍銜并不低。大校,對于年僅二十七的年輕人來說,擁有大校軍銜實在有些不太可能。

  葉楓也是部隊中最年輕的一位大校,這樣的軍銜,可以說是前無古人,說嚴重點,也可能是后無來者。這樣的軍銜只能說明葉楓為華夏國立下了許多汗馬功勞,葉楓有今時今日的地位,和他這十年來的付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不過在葉楓看來,軍銜對于他來說并不能意味著什么。為人祖國,為了人民,葉楓流的血變得那么的不值一提。

  沒錯,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一個好士兵,在這一點上,葉楓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好兵。在別人的眼中,葉楓也不是好兵,他是兵神,曾經畢業于南美洲委內瑞拉的“獵人學校”,參加過世界特種兵大賽,并取得個人第一的優異成績,他是許許多多特種兵仰視的存在。

  是的,葉楓是軍人,軍人的天職就是為祖國和人民服務。葉楓根本就不在乎這些軍銜,他感覺這些和人民的利益來說,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緊接著葉楓又卸下了自己的徽章,將它們整齊地擺放在了一起。

  今天是葉楓退伍的日子,他舍不得這里,舍不得和他曾經一起浴血奮戰的戰友。葉楓也知道,天下午不散之筵席,他們是兄弟,他們經歷過生死,他們之中的每一個人,都會為戰友擋子彈。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他們沒有絲毫的血緣,可在他們的心中,戰友比自己的親兄弟還要親。

  再次長嘆了口氣,葉楓向門口走去,走到門前,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曾經住過幾年的地方。心中有萬分不舍,甚至他很想放聲大哭,可男人流血不流淚,軍人的堅毅讓他依舊面無表情的看待眼前的一切。

  最后,葉楓打開門走了出去,當葉楓走出去后,才發現,原本寬曠的訓練場上,此刻多了十四個人。葉楓不想他們來送,為了減少離別的傷感,他只是想一個人悄悄的離開,可有些時候,想象并不能代替事實。

  葉楓站在門口,看著眼前的十幾人,放下了手中的背囊,立正,敬禮,簡單了兩個動作,包括了很多言語。葉楓知道,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軍姿了,所以他保持了許久。那些龍魂的隊友也和他一樣,一直保持這個姿勢,直到葉楓將手放下。

  “龍魂特種大隊所有成員向教官報道。”龍魂大隊的一個副教官上前一步對著葉楓敬了個軍禮,大聲說道。

  “龍魂副教官,瘋子,到。”

  “龍魂副教官,閻王,到。”

  “龍魂十二肖,尖嘴鼠,到。”

  “龍魂十二肖,大力牛,到。”

  “龍魂十二肖,笑面虎,到。”

  “龍魂……”

  眾人的聲音在龍魂基地這個小島上回蕩著,像是吶喊,更像是咆哮。他們都知道,對于眼前這個總教官,有太多的不舍。

  他們都是葉楓手底下的兵,可是眼前這個總教官,在閑暇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將他們當做自己的手下來看。他們清楚的記得,從他們來到龍魂基地的第一天,葉楓和他們說的第一句話:我們是兄弟,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葉楓看著這些鐵血硬漢,他們年齡不一,但是能夠進入龍魂的,他們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特種兵中的特種兵,他們就是人們口中的兵王。

  他們流過血,可葉楓從來沒有看到他們流淚。就在今天,就在此刻,葉楓看到了,十幾個大老爺們,每個人的眼睛都有些濕潤。

  看到這里,葉楓的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知道是喜,是悲,是失落,還是開心。

  平靜了一會兒后,葉楓看著眼前的十幾人,大聲喊道:“龍魂特種大隊。”

  “殺,殺,殺。”

  十幾人齊聲喊道,這樣的聲音很渾厚,這樣的氣勢談不上磅礴。就像他們的身手一樣,看上去沒有什么過人之處,可每一個人都是以一敵百的高手。

  “龍魂特種大隊。”葉楓再次喊道。

  “殺,殺,殺。”

  依舊是異口同聲,依舊是有很強大的氣勢,這樣的氣勢,絲毫不亞于千軍萬馬。

  “兄弟們,再見了。”

  葉楓說完走下臺階,背對在大家,兩行淚水悄然滑落。離別的傷感再次涌上了葉楓的心頭,這樣的感覺讓葉楓想起了十年前離開家鄉的時候。當時葉楓看著爺爺那滄桑的臉頰,那是歲月無情留下的痕跡,那一次的離別,葉楓流下了淚水。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就過了十年,這十年里,葉楓經歷過許多次生死,有許多戰友在他身邊倒下。他唯一一次流過淚就是在一次圍剿軍火販子的時候,他的班長為他擋了一槍,那是葉楓第一次執行任務,他的班長為了救他犧牲了,那次是葉楓進部隊后第一次流淚。

  那一次的淚水是為自己班長流的,許多年后的今天,他不知道自己的淚水是為了誰而流。

  “教官,我們跟你一起走。”

  葉楓還沒有走出幾步,身后就傳來一個人的聲音。這個人是龍魂的副教官,瘋子。瘋子只是十二肖給他起的外號,原因是他訓練起來很瘋狂,玩命似的訓練。

  身為副教官,瘋子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我寧愿你們在龍魂基地流汗,也不愿你們在戰場上流血。

  “胡云,我看你是真的瘋了,說什么胡話呢?你們是軍人,你們身上的任務無比的艱巨,你以為是小孩玩過家家呢?”葉楓沒有回頭,被對著瘋子,大聲訓斥道。

  聽了葉楓的話,瘋子識趣的閉上了嘴巴,他知道,葉楓的話和他命令是一樣的,從來都不說第二遍。

  “教官,我的想法和瘋子一樣,我們是兄弟,不求同生,但求同死,我們跟你一起走。”瘋子身邊的閻王,眼角的淚水順勢流了下來,他們都是葉楓手下帶出來的兵,都不想和葉楓分開。

  “你給我閉嘴,你想讓我的話重復第二遍?”葉楓依舊背對著他們。

  被葉楓訓斥后,十幾個人突然間變的鴉雀無聲。或許葉楓此刻已經不是他們的教官,當然,他們完全可以不執行葉楓的命令。可是葉楓的話依舊是那么的強勢,依舊讓他們沒有膽量去反駁。

  時間過去十點鐘,十幾個人之中一個身材有些瘦小的男孩子上前了一步,他的臉上也被油彩覆蓋,七彩的油彩卻難以掩蓋他臉上的稚嫩。此刻他的臉頰已經有兩行淚水流下,頃刻間淚水已經打濕了他的衣衫。

  “教官,我…我舍不得你,你…你能不走嗎?”他走到葉楓身后,帶著哭泣聲說道。

  聽了他的聲音,葉楓就知道是誰了,他是陳數,白毛兔,今年十九歲,龍魂特種大隊中年齡最小的一個。

  (陳數,外號:白毛兔,十九歲,身輕如燕,奔跑速度極快,偵查,反偵察高手;缺點,做事沖動,太重情義。)龍魂十二肖,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強項,特長,每個人都是精英。這是葉楓的原話,他并不是高估自己的戰友,這些都是事實。

  “陳數,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了?”

  聽了陳數的話,葉楓淚水再次從臉頰滑落。

  舍不得?葉楓又何嘗舍得呢?不過沒有辦法,離開這里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他們是軍人,服從命令是軍人首要做的事情之一,是軍人的天職。

  “教官,一路好走,龍魂不會讓您丟臉的,我們永遠是您手下的兵。”

  “龍魂特種大隊,殺!”眾人齊聲說道。

  這是送別,并非生死離別,可這其中的氣氛和生死離別沒有太大差距。龍魂大隊總教官葉楓,即將離開他的部隊,放下了所有榮耀,放下的肩上的重擔離開。

  “今日的離別,是為了以后我們更好的相聚,兄弟們,再見了。”葉楓說完這句話后,昂首闊步向前走去。

  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連他自己都很懷疑,他們以后真的能夠再次相聚嗎?

  讓葉楓以及眾人沒有想到的是,不久后的一天,他們真的相聚了。不單單是再次聚首,他們還共同創造雄偉霸業。在許多年后的一天,一個響徹世界的集團“天煞”,讓世界人都認識了這里來自東方古國的不朽傳奇。

  也讓人們認識了,這位曾經是華夏國最強一支特種部隊的總教官——孤狼葉楓!

  就這樣,葉楓從龍魂基地走了出來,這次他和其他時候走出龍魂基地時不同。葉楓知道,這次離開想要回來是不可能了,或許葉楓應該感到開心才是,因為他以后不用和死神作斗爭了,他現在真真正正屬于自己,他的生命,他的一切都將為他自己所控制。

  開心,走出龍魂,就意味著自己是一個閑人,卸下了身上的重擔,他會感覺很輕松,可是他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葉楓坐車來到小島邊緣,他們要用快艇送他離開。

  車子開了許久,原本葉楓臉上的淚水早已干枯,仔細看的話依舊能看清他臉上的兩道淚痕。葉楓臉上的淚水是干了,可是他心里卻并不好受。

  上了快艇,葉楓回頭看了一眼龍魂基地,輕輕地說了一聲:再見!

  “首長,我們出發了。”

  就在葉楓搖頭嘆息的時候,身后傳來了一個人的說話聲。葉楓回頭一看,這才發現這個開快艇的年輕人,他是負責看守這里的哨兵。

  他們同屬龍魂基地,但根本就不屬于龍魂大隊,一般特種兵給龍魂大隊提鞋,說不定人家都不愿意要,更別說一個哨兵了。

  “小兄弟,別叫首長了,你看看,我現在已經……。”葉楓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客氣地說道。

  大校,在一個新兵眼中可不就是首長嗎?

  這個哨兵之所以叫首長,可葉楓的軍銜沒有絲毫關系,他這么叫是因為葉楓乘坐的車,車上有一個醒目的標志‘龍魂001’,這車也就是普通的越野,可能夠坐這車的人,當然不是一般人。

  這個哨兵很機靈,他雖然不認識葉楓,但他知道,能坐‘龍魂001’的,必將是個人物。

  “啊?您退伍呢?”

  這個哨兵眼中充滿了驚訝,葉楓是他的偶像,可葉楓本人就放在他眼前的時候,他卻不認識。為了能見到葉楓,他放棄了很好服役的地方,特地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荒島,其目的就是希望能夠見到葉楓本人一面。只要能見到葉楓,這位神一樣的人物,哪怕是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他也愿意,為此他不惜來這里當一個哨兵。

  其實,葉楓在軍隊中,將他當做偶像的人比比皆是。為之瘋狂的也不在少數,當然這些人都是聽老兵說的,真正見到葉楓本人的,根本就少之又少。

  這不,眼前這個開快艇的哨兵,只知道葉楓是大校,卻并不知道葉楓的本名。雖然他們同在一個小島,可是他們有內外之分,里面的訓練是全封閉的,外面只是負責運輸,看守。島上看守的人有一個營的兵力,就算是他們的營長,指導員,想要見葉楓一面,都要向對方請示。

  這樣說好像有些夸張,可事實就是如此,華夏國最強的一支部隊,精英中的精英,并不是別人想見就能見到的。他們的訓練是全封閉的,龍魂基地內外分的很明確,外面看守人員,無論遇到什么情況,都不準踏入龍魂基地內一步。

  “是的,呵呵。”葉楓強顏歡笑道。

  “首長,您是龍魂大隊的嗎?”這個哨兵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是。”

  “那您肯定見過孤狼大校咯?”

  “見…見過。”

  葉楓聽了年輕人的話,特意看了他一眼,這個年輕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鷹鉤鼻,如刀削般的輪廓,身高比葉楓略微矮一些,大概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這個年輕人長的很不錯,很英俊,身體也很結實。

  孤狼大校?這個人就是葉楓自己,他要是沒有見過就奇怪了。

  “首長,您能給我講講孤狼大校嗎?您知道嗎?我就是為他來這里的。”那個年輕人笑瞇瞇地說道。

  “為我…他?你當兵和…他有什么關系?”葉楓差點說漏了嘴。

  “孤狼大校是我的偶像,關于他的事跡,我記得很清楚。當然了,我都是聽別人說的,可我相信,這些都是真的。”那個年輕人一臉激動地說道。

  “你叫什么名字?孤狼的事情你都知道?”葉楓看著眼前的年輕人,笑著詢問道。

  “我叫林逸,是這個哨兵營的一個班長。我們還是聊孤狼大校吧,我聽說,有一次他執行任務,為了就一個剛滿十歲的孩子,他孤身一人闖進綁匪內部,一個人徒手搏擊,五分鐘殺了二十七個手有武器的綁匪,那簡直是太帥了。”林逸有些激動地說道。

  “錯了,他手中也有武器,一把三角軍刺,用時五分零五秒,順利救出人質。”葉楓補充道。

  “還有,記得有一次……”林逸再次激動地訴說著。

  快艇迅速前進著,葉楓和林逸兩人聊著天,葉楓還時不時地補充兩句。聊天的內容都是孤狼大校,也就是葉楓本人。

  聊了一會兒后,葉楓自己都感覺到驚訝,自己完成過這么多任務,有些自己都記不清了,這個林逸竟然能夠記得比自己還要清楚。

  隨著時間的推移,快艇很快就到岸了,而此刻岸邊還站著兩個人,兩個年輕的士兵。

  看到葉楓后兩個人敬了個軍禮,看著葉楓說道:“孤狼大校,您的車已經準備好了,請您上車。”

  聽到那人的話,葉楓到是沒有多大的波動,身邊的林逸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葉楓。

  “您…您就是…是孤狼大校?龍魂特種大隊的總教官?”林逸說話都有些不自然了,這哪是剛才那滔滔不絕的林逸啊!

  “呵呵,我有說我不是嗎?”葉楓對其抱有微笑,隨后抬腳上了岸。

  “孤狼大校,您說我能進入龍魂特種大隊嗎?”林逸有些激動地看著葉楓的背影說道。

  “好好努力,你行的。”

  “可是我想離開這里,你都不在這當兵了,我留下還有什么意思?”

  “記住,永遠不要當逃兵。”葉楓轉過身看著一臉失落的林逸說道。

  葉楓一句話說完,抬腳走了起來,留下林逸一人站在快艇上發呆。

  葉楓沒有想到,他的一句話,并沒有造就了一個龍魂精英。沒過多久葉楓就見到林逸,只是他并不是以軍人的身份出現在葉楓面前,他和葉楓一樣,退伍了。用林逸的話說,既然葉楓都不當兵了,他當兵也沒有什么意思。兩年時間一到他就離開了,感情他丫的去當兵,完全是為葉楓而去的。

  …………………………………………

  “我們的兵神就這樣離開了,估計他現在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吧?”空曠的辦公室,滿頭銀發的老者穿著一身軍裝,筆直地站在窗口,看著遠處的天空,露出了一聲嘆息。

  如果你仔細看,你就話發現的肩膀上那醒目的軍銜,將軍。

  “是的首長,他離開了。”站在老者身后是一個年近半百的少將,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龍魂總教官,他最終還是離開了,他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好的軍人,我相信他絕對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老者滄桑的臉頰上流下了一滴淚水。

  葉楓的離開對于他來說,是一個損失,是整個華夏國的損失。

  “首長,您怎么不將他們的事告訴葉楓?他們的野心太的了,他們所要的是整個……”少將平靜的臉上多出了一絲擔憂。

  “小宇,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能胡說,他們的野心的確很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幾個老家伙本來是想讓葉楓為他所用,可最后他們害怕葉楓,留著葉楓整天提心吊膽,到不如直接讓他退伍來的直接。一個大校,副師長的編制軍銜,因為他們的一句話,就這樣稀里糊涂的退伍了,他們可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老者擔心地說道。

  “首長,我們不能將葉楓留下來嗎?或者將他們的陰謀告訴葉楓,他們現在是對葉楓下手,接下來就是龍魂十二肖了啊!”被老者稱之為小宇的人,再次擔心地說道。

  “是的,他們的野心不單單是龍魂大隊,而是整個華夏國。”老者意味深長地說道。

  “我之所以沒有留下葉楓,是想讓他有更好的發展,他是兵神,我相信他早晚有一天會變成拯救華夏國的英雄,或許這一天我還能有幸看到。我很期待葉楓站在巔峰的那一刻,我相信不會很久的,絕對不會。到那時,我會為有這樣的兵而感到自豪。”老者不留痕跡地擦去臉上的淚痕說道。

  “首長,他們不會暗中對付葉楓吧?這是我最擔心的事情之一,如果……”

  “小宇,你的擔心有些多余,現在的葉楓雖然實力超群,可他已經不是大校了,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個老百姓能對他們構成什么威脅?”老者輕聲低說道。

  “首長,我想他們的事情,有必要讓葉楓知道,我們不能縱容他如此發展下去,不然后果不堪設想啊!”那個被稱之為小宇的人,上前一步說道。

  “你能阻止他們前進的步伐?還是我能?之所以不將這些事情告訴葉楓,是想讓他先處理好自己的事情。等過一陣子你去找他談談,我愿意用整個朱家的所有積蓄為他提供所需要的一切。”老者強硬地說道。

  “是,首長。”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