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龍在都市

龍在都市

東方起云 著

連載中免費

  龍在都市全文講蕭遠山離開大山,進入了喧囂的城市,作為黑旗門的門主,他要為自己的師妹復仇,更要創造屬于他的輝煌,因為一件小事情,讓他結識了一幫好兄弟,為了藍燕,他從善良到殘忍,為了大義,他與RB人虛與委蛇,為了一個女人,他沖冠一怒,在異國他鄉奮勇拼殺,他能收獲什么呢?是感情,是輝煌,還是無底的黑淵。
  如家餐館,位于張家鎮幸福街,華燈初上,餐館門前停放著一排自行車,不時傳來劃拳行令的聲音,雖然聽著很熱鬧,可是它所針對的消費階層,注定了掙不了大錢。蕭遠山提著一只黑色的包走了進來,一位年輕漂亮的女人笑著迎了上來,“這位兄弟,要吃飯嗎?”女人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吧臺上的便簽。蕭遠山打量著眼前的女人,身材苗條,皮膚白凈,一頭齊耳的短發,穿著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裝,顯得十分干練,蕭遠山說的:“你好......

15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2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龍在都市全文講蕭遠山離開大山,進入了喧囂的城市,作為黑旗門的門主,他要為自己的師妹復仇,更要創造屬于他的輝煌,因為一件小事情,讓他結識了一幫好兄弟,為了藍燕,他從善良到殘忍,為了大義,他與RB人虛與委蛇,為了一個女人,他沖冠一怒,在異國他鄉奮勇拼殺,他能收獲什么呢?是感情,是輝煌,還是無底的黑淵。

免費閱讀

  如家餐館,位于張家鎮幸福街,華燈初上,餐館門前停放著一排自行車,不時傳來劃拳行令的聲音,雖然聽著很熱鬧,可是它所針對的消費階層,注定了掙不了大錢。

  蕭遠山提著一只黑色的包走了進來,一位年輕漂亮的女人笑著迎了上來,“這位兄弟,要吃飯嗎?”女人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吧臺上的便簽。

  蕭遠山打量著眼前的女人,身材苗條,皮膚白凈,一頭齊耳的短發,穿著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裝,顯得十分干練,蕭遠山說的:“你好,你們這里找幫手嗎?”說完,他就靜靜的盯著眼前的女人。

  “原來是找活干的,對不起,我們不缺人。”女人有些失望的說到。

  “奧...那就給我下碗面吧。”蕭遠山很失望的說。

  “那好,你在這里稍等一下。”女人把蕭遠山帶到一張干凈的小桌前,隨后向廚房走去。蕭遠山點上了一支煙,默默地吐著煙圈,四處打量著小店里的環境,發現里面沒有什么特別的布置,就是干凈。“離開云臺山一個月啦,到現在已經換過三個工作啦,錢也沒掙幾個,接下來怎么辦。”蕭遠山現在有些發愁。

  這時候,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條放在了他的面前,蕭遠山二話不說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慢點吃。”接待他的那個女人一邊說著,一邊給他端來了一碗咸菜,“謝謝!”蕭遠山邊吃邊道謝。

  就在這時,有人喊“老板娘!”

  女人皺著眉頭起身走進了一個簡單的包廂,小心的問著“幾位大哥有啥吩咐?”

  “嘿嘿”一位留著五彩長發的男人拿眼在她的豐胸上貪婪的看著,打了個酒嗝笑了笑說“也沒啥,就是哥幾個想讓老板娘過來,陪哥幾個喝個小酒!”

  “各位大哥,我可不會喝酒,這樣吧,我讓廚房再給兄弟們加兩個菜,就算我的一點心意吧”老板娘說完就向外走去,突然,一個黃毛伸出手一下撐在了門框上擋住了她,瞇著色迷迷的小眼說道“哎——,別走啊,不喝酒沒啥,坐下來陪哥幾個說說話,省得你待會寂寞啊!”邊說邊拉著她的手往里面拖。

  “你們干啥,我真得不會喝酒”女人急切的說著,同時一只手死死地抓著門框不放,另一只手則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服,“老板!給我拿幾瓶啤酒。”蕭遠山不知何時已經走了過來,伸出手抓開了黃毛的手,把女老板拉到了門外,女人感激的看了一眼快速的來的了外面的吧臺里。

  黃毛繼續叫嚷著說“呦!想不到吃瓜子竟然嗑出個臭蟲,你他媽的算老幾啊!”“算啦算啦,接著喝酒..”包廂里得混混們嚷嚷著。

  蕭遠山走到吧臺前面說“給我拿幾瓶啤酒。”

  “剛才真的謝謝你,我叫藍燕”女人自我介紹道“今天我請客。”

  蕭遠山默不作聲的,回到餐桌前打開啤酒喝著。他喝的很慢,他知道那幾個混混還會鬧事,他也知道,自己其實不想惹麻煩,但是他又不想離開,他喝的很慢,一瓶接著一瓶,四瓶啤酒喝了兩個鐘頭。

  藍燕就坐在吧臺里,一只手拖著香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蕭遠山,看著這個剛才為她解圍的大男孩,藍燕本想提醒他,讓他吃完飯趕緊走。

  她怕那幫人找他的麻煩,可是從心里又希望他能留下來,也不知道是為什么,看到這個大男孩在身邊,藍燕的心里就要踏實許多。這時候餐館里只剩下了兩桌客人,蕭遠山和那幾個混混。

  “弟兄們,我帶你們去找樂子去,知道嗎,街東頭的孫寡婦,長的是可勾人了,兩個奶子就跟那木瓜似的,不我的眼都給晃花了,壓在床上真是夠味,那叫聲能讓人想好幾天,哈哈哈...”一個光頭胖子挺著圓滾滾的大肚子走出了包廂,后面跟著五個吆五喝六的小混混,胖子囂張的笑著,來到吧臺前,對著藍燕吹了一口酒氣,兩只小眼在藍燕的胸前色迷迷的巡視著。

  “你好,一共是四百元”藍燕牽強的笑著說,胖子一愣不悅地說道“什么?這么多,拿單子過來我看一下”藍燕遞上了菜單,胖子一手接過單子,另一只手一下抓住了藍燕那白皙的手。

  藍燕用力往回抽著,胖子把菜單往邊上一扔,看著窘迫的藍燕,淫笑著伸出了兩只手,緊緊抓著藍燕的手不放,還不住的摸索著“嘿嘿,小寡婦的手真嫩啊,晚上想男人的滋味不好受吧?要不今晚上我來陪你快活快活!哈哈...”

  “你快放手!”藍燕紅著臉焦急的說道,同時用力的掙扎著,眼圈已經紅了。

  “哈哈,我說小寡婦你急個啥勁?”胖子一只手竟然向藍燕的胸前摸去,淫笑著說“只要你跟了我,我包你天天享受男人的滋潤,哈哈哈..”

  身后的混混們起哄的說道“我們胖哥能看上你,那可是你的福分。”“就是,晚上還給我們胖哥暖被窩,說不準啥時候還能給我我們胖哥下個崽呢!哈哈哈..”眾混混隨著一起起哄。藍燕一邊用手阻擋胖子的魔爪,身子一邊向后縮,臉上一片羞紅,眼睛里滿是憤怒和委屈的淚水。

  “住手!”蕭遠山人隨聲道,同時用右手抓住胖子的后衣領,把胖子拉開了,藍燕隨即整理了一下衣服,人縮到了吧臺的最里邊,緊張又感激的看著蕭遠山。

  “次奧!這是哪來的野狗!竟然敢壞爺們的好事!次奧他媽的!”胖子瞪著一雙小眼睛罵道,“兄弟們,干他!”

  蕭遠山不等眾混混上前來,揮手一拳打在了胖子的臉上,只見胖子那油光光的圓臉立刻就更胖了起來。

  “他媽的,你們幾個是吃屎的啊!還傻愣著干嘛!都給我上!往死里打!打死了我扛著!”胖子一邊罵道,一邊帶頭撲了上來。

  蕭遠山身形一側,一只手抓抓住了胖子的胳膊,往自己懷里一帶,同時右膝猛地上抬,頂在了胖子的肚子上,“啊!”胖子兩眼圓睜,蕭遠山一把摧開了胖子的身軀,胖子兩手捂著肚子,倒在了地上。

  蕭遠山抬腿又踹了兩腳,冷漠的看著眾人,混混們被鎮住了,有兩個混混扶起了地上的胖子,畏懼的看著蕭遠山,生怕蕭遠山的拳頭砸到自己的頭上。

  “滾!”蕭遠山冷冷的喝道,混混們立即搶著往外跑,“站住!”蕭遠山喊道,“這位大哥,不關我們的事啊。”一個混混哭喪著臉說,蕭遠山瞪了他們一眼說“把錢留下!”隨即眾人扔下了400塊錢,拖著胖子一溜煙的跑了。

  “謝謝你!”藍燕從吧臺里面走出來,一邊用手抹著眼淚,驚魂未定的看了看已經跑遠了的胖子等人,看著蕭遠山感激的說道。“沒啥,幾個小混混罷了”蕭遠山說著又點上了一支煙。

  “你還是快點走吧,他們是這一帶的地痞子,你是一個外地人,他們會來報復你的。”藍燕說完,靜靜的盯著蕭遠山的臉,擔心的說道。

  “謝謝,不過我不怕,你也不用怕。”蕭遠山吸了一口煙說“他們是不是還會來找你的麻煩吧。”

  “唉!都習慣啦”藍燕渾身疲憊的坐下來,無奈的說道。

  “我想找份工作,掙錢多少無所謂,有口飯吃就行。”蕭遠山想了想說道,他看出了藍燕的擔心,是為他擔心,也是為她自己擔心。

  “我這里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餐館,有一個廚子,一個端盤子的,你..你要是不嫌,就先在我這里干點雜活?不過錢不會太多的?”藍燕小聲的說著,她希望蕭遠山能夠點頭留下來,雖然這種可能性非常的小。

  蕭遠山把煙屁股扔在地上,拿腳又踩了一下,十分痛快的說“行,有口飯吃就行。我住在哪里?”

  藍燕看到蕭遠山毫不猶豫的應要留下來,滿心歡喜的笑著說“啊!你能留下來那真是太好了!嗯,后院有個閑著的小房子,不過就是...就是太臟啦。”

  蕭遠山看著藍燕笑了笑,提起自己的包說“沒關系,我收拾一下就行了。”

  藍燕將餐館的門關上,帶著蕭遠山來到后院的一間小房子,蕭遠山看了一下高興的說“嗯!真的不錯,比我以前住的地方好多了,稍微收拾收拾還是挺好的。”

  “那我來幫你。”藍燕說著挽起袖子就要動手,蕭遠山說“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你也累了一天啦,早點休息吧!”藍燕也沒有再謙讓,轉身走進了另一間房子。蕭遠山收拾完房子才發現,竟然沒有床。“還好現在是夏天,可以先打個地鋪將就一晚。”蕭遠山看著空蕩蕩的屋子小聲的嘀咕著。

  藍燕提著一只暖壺,走進了蕭遠山的屋子,“這是給你的暖壺,我的屋里還有一張單人床,你搬過來吧。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呢?”藍燕笑著說道。

  蕭遠山接過了藍燕手里的暖壺,笑著說“我叫蕭遠山,你可以叫我小蕭,也可以叫我小山,都行!”藍燕看到蕭遠山笑的很陽光,心里面就有一種莫名的踏實感。

  蕭遠山隨著藍燕來到了藍燕的屋子,只見靠窗的地方放著一張雙人床,床上有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正在睡覺,身上穿著一條薄薄的絲質睡衣。

  “這是我女兒,璐璐”藍燕看著睡的正香的女兒,情不自禁的笑著說“床下有一張單人床,我給你拿出來。”說著就蹲下身子,伸手去拽。

  “哎呀!床被卡住了,小山!你來幫我一下!”蕭遠山連忙蹲下來看了看,原來單人床的一條腿被大床的腿給別住了,隨即他用力抓著單人床,往外挪了挪,隨后就將床給拉了出來。

  一抬頭,就發現眼前春光一片,原來是藍燕正在低著頭,探著身子觀看,卻沒有發現她自己的胸口走光啦,白花花的胸脯,肉乎乎的一對玉峰,呼之欲出,看的蕭遠山是一陣燥熱。

  藍燕看到蕭遠山目光發直的盯著自己,一低頭,才發現原來是自己春光外泄,立馬直起了身子,蕭遠山看到藍燕發現自己在盯著她的胸部看,馬上覺得不好意思了,也是立刻就直起了腰。

  哪曾想,兩個人竟然的碰到了一起,蕭遠山只覺得自己的臉碰上了兩團肉乎乎,軟活活的東西。兩個人不禁都是一愣,藍燕媽的臉上怎飛起了一抹紅云。

  蕭遠山尷尬的站起來,張了張嘴說道“哦...那個..我真不是故意看的..我..我也不是故意要...親你的..我..”然后他臊紅著臉就逃一般的離開了。

  藍燕愣了愣,隨即關上了房門,捂著嘴噗哧一聲笑了“看也看了,親也親了,你干嗎非要說出來啊,真笨!”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