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鄉行七八里

鄉行七八里

尸火 著

完本免費

《鄉行七八里》是網絡作家“尸火”寫的一部都市小說,故事從漂亮的村花給我治了次傷后,從此愛上了我,而這不是結束,僅僅是一個開始,莊瀅瀅,楊細芬,苗翠香等人在之后都與我有了曖昧關系,搞了一出整不清,理還亂的人生。

43.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3

在線閱讀

    《鄉行七八里》是網絡作家“尸火”寫的一部都市小說,故事從漂亮的村花給我治了次傷后,從此愛上了我,而這不是結束,僅僅是一個開始,莊瀅瀅,楊細芬,苗翠香等人在之后都與我有了曖昧關系,搞了一出整不清,理還亂的人生。

免費閱讀

    早上下地的時候,一不留神就摔著了屁股。還狠狠摔在一塊尖銳的石頭上!

    當時就麻得不行,翻看了下屁股,竟然出血了!尤其是那旗桿胖了好幾圈但貌似沒知覺,不會是壞了吧?我腦子里一片空白,老子還是個初男沒嘗過女人滋味呢!說啥也不能壞了!

    楞了好一會兒神后,走向衛生所。那是村里唯一能瞧病的地方。我們榕樹村離鎮里遠著呢,雖然李二桿是個土郎中,只能瞧點感冒發燒啥的,但只能找他治。要不然得走一天半的山路,到鎮里瞧去。

    讓我糾結的是李二桿竟然不在家,只有他家婆娘苗翠香在。真把我急得不行!

    苗翠香樂呵呵地打量著我,一個勁兒往我褲衩瞄去。“喲呵,狗蛋你又受傷了哈?瞧瞧,這次竟然傷到了屁股,那東東不會碎了吧?”

    “咳咳,嬸子。”我拼命忍住氣,這會兒有求于她不能沖動,“李太夫啥時候能回來呀?”

    “明天,或許是后天,誰知道呢?或許給哪個狐貍精勾走了,再也不用回來了!”苗翠香撇了撇嘴。

    李二桿在城里有個相好的,時常打著進藥的名頭相會。因為吃穿都賴著李二桿,苗翠香只能干瞪眼白著急。

    其實,這個苗翠花長得還算可以,樣貌不錯,尤其是那胸脯長得不錯。雖然年紀大了點,但皮膚白凈,一付可人的樣兒。

    “嬸子快給我先上點藥呀?”

    我疼得要死,一抽一抽的,要不是強忍著早就喊出聲。我這一跤,摔得實在太狠了!也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石頭,偏偏砸中了我那東東!剛才麻麻的,現在開始痛了。

    “上藥?我一個娘們兒給你上藥?”苗翠香皺了皺眉,“要是給人瞧見了,你嬸的名頭可就臭了!”

    “嬸子,翠香嬸子,你好歹是李太夫的婆娘,也算是個太夫了,就幫我瞧瞧吧!”我哭著嗓門哀求道。我那地方疼得厲害,再不治,可能就廢了!

    “哼,老娘才沒這閑工功呢。不就破皮了嗎,還是回家敷敷熱水得了。”

    “別,別呀!”我拼命忍住怒火,“我說嬸子,只要你給我治好了,從今往后,你說啥便是啥咋樣兒?”

    她這是瞧不上我,因為我家窮。沒辦法,我爹媽走得早,家里只剩我一個。折騰這么久,果園才算有了點起色。離我農場主的美夢還遠著呢。

    聽了我的話,苗翠香停下了身形,回頭仔細打量我。“狗蛋,聽說你還是個初男哈?”

    “嗯嗯!”我一個勁兒點著腦袋,“初男,如假包換的初男!”

    “咳咳。這么說來,你還是個沒見識過世面的娃兒,還是個小孩兒。那么嬸子給你瞧瞧也不算啥了?”苗翠香的目光最終落在我褲衩上。

    “是是!我只是小娃兒,嬸就幫我瞧瞧吧。”我伸手抹著額頭的汗水,屁股又辣又麻的,疼得我受不了。

    苗翠香婉然一笑。“幫你瞧可以,只是別忘了剛才說過的話!”

    “不會忘的,嬸子,你以后叫我往東,絕不敢往西,你就快點幫我治吧。”

    “呵呵,這還象句人話。快進去脫了褲衩吧。”

    衛生所里有副病床,給病人打吊瓶用的。我拉下褲衩直直地躺在床上。

    不知為啥,心里有一種奇異的感覺。畢竟第一次在女人面前脫褲衩。既有作為初男羞澀,更有一種期待。期待能跟這娘們兒發展點啥。

    這娘們兒雖然差不多四十歲了,但不下地干活,皮膚保養得好模樣兒可人。也算是村里六花之一。要不是年歲太了點,說不定能排前三呢。雖然排名最后,但村里不少爺們正想著她哩。尤其是村霸胖虎,這段時間老往衛生所跑。要不是李二桿有點勢力,早就給得手了。

    胖虎仗著老爸曾經是村長,就胡作非為。反正這些年來,村長的位置就在他們幾家產生,別人插不上手。現任村長李四根,就是他堂叔。

    “再弄下點,完全瞧不清楚,咋上藥?”苗翠香提著藥箱走過來,“你們男人的褲衩,我可不敢脫。”

    “哦哦,那就麻煩嬸子了。”我咧著牙慢慢往下扯著褲衩一點點往下扯著,生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屁股。

    “抬起來!害啥羞呀,嬸子都不怕,你個老爺們怕個球?”苗翠香一臉得意地打量著我。

    “嗯嗯。嬸子,你瞧仔細點哈。”我拱著身體往她身邊湊。

    “嘖嘖嘖,真是爛得不行哈。你這是招誰惹誰了?不會是惹上胖虎了吧?那天殺的,下手可真狠呀。”苗翠香用棉簽點著我受傷的地方,最后落在我那旗桿上,眼里射出兩道火焰。

    “不是,我這是自己摔的。”我咧著牙說。

    “自己能摔成這樣兒?這都爛成好幾辨了?嘖嘖嘖,忍著點哈,嬸這就給你上藥!”

    不知道這娘們兒是不是故意的,手上的勁兒有點大。上藥這會兒,我疼得死去活來,簡直不是人能忍受的。苗翠香貌似沒在意我的反應,還一個勁兒往我傷口擠壓著。

    我雙手緊緊揪住床單,強忍著不喊出來。見我這樣兒,苗翠香貌似跟我作對似的,手上的勁兒越來越大了。“不錯哈,竟然能撐得住!”

    “輕點,嬸子輕點,啊!”

    “呵呵,再忍忍,很快就過去了!”苗翠香笑得很開心。

    我回頭瞥了眼她那胸脯,心里滿是報復的意味兒!麻痹的,叫你得意,總有一天,老子要全數找回來!

    “你這東東要不要整?”不知過了多久,苗翠香終于放下作惡的小手。

    “啥?”我努力調轉腦袋,卻發現這娘們兒盯住我身下的旗桿一個勁兒瞧著。不知為啥,剛才給她一弄,這東東起了劇烈反應。

    “你這東東貌似也受傷了。”苗翠香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眼里充滿了渴望。雖然我未經人世,但也能感覺到她內心的饑渴!

    “嗯,有點麻麻的,就不知道壞了沒?”我沒在意她的表情,只關心我那東東還能不能使喚。

    “好吧,那就讓嬸子瞧瞧。”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