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科幻 → 星河使徒

星河使徒

凋零暮色 著

完本免費

  《星河使徒》是一部由網絡作家“凋零暮色”寫的講述杜衡穿越到未來時空的故事,在這里杜衡擁有異能,然而這是一個機甲泛濫的世界,雖然主角的異能很強大,但是面對各種高科技機甲時,仍然很吃力,即使如此杜衡也要在這個世界里開啟他的后宮。
      BGM:拔劍神曲(βios)—小林未郁    我從未畏懼過死亡,也沒有想過要退縮,因為我肩負著男人的責任,她給了我無窮的勇氣。    星歷3351年秋,基隆星,071市。    夜晚,雨。    烏云下,無數飛車在暗冷色的鋼鐵大廈間川流不息,流線型的車身周圍縈繞著嗚嗚地低沉風聲,它們掀開雨幕......

81.1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6

在線閱讀

    《星河使徒》是一部由網絡作家“凋零暮色”寫的講述杜衡穿越到未來時空的故事,在這里杜衡擁有異能,然而這是一個機甲泛濫的世界,雖然主角的異能很強大,但是面對各種高科技機甲時,仍然很吃力,即使如此杜衡也要在這個世界里開啟他的后宮。

免費閱讀

    星歷3351年秋,基隆星,071市。

    夜晚,雨。

    烏云下,無數飛車在暗冷色的鋼鐵大廈間川流不息,流線型的車身周圍縈繞著嗚嗚地低沉風聲,它們掀開雨幕,破開空氣,眨眼間就只剩微渺的紅色尾燈在細雨中飄搖。

    從高空往下看,昏暗朦朧的鋼鐵森林中浮動著一大片由飛車車燈組成的星海,不可計數的光光點點在大廈外的全息屏旁高速流動,被全息屏里的畫面映上各種各樣的顏色,交織成一條條炫麗的垂直光帶。

    這是一個科技高度發達,民眾對無垠星空不再抱有敬畏的年代。

    這時,繁華有序的光海突然變得紊亂起來,原因是其中一條單行車道發生了解體。

    一輛通體黑色的飛車正像一條不合群的倔強游魚般正在魚群中逆流而上,它搖頭擺尾地躲避著迎面撞來的惶恐同類,在夾縫中靈活地游走著。

    在眾多驚懼的高亢鳴笛聲中,黑色飛車所過之處掀起了一場混亂的風暴,它逼得其他飛車緊急規避,駛向四面八方,雨夜下宛如煙花綻放。

    黑色飛車身后緊跟著八九輛噴著藍白漆,車頂閃著紅藍光的警用飛車,它們在這條車道上方一路窮追,不時還有從其他車道駛來的警車加入其中。

    警車車頂上的紅藍警燈飛快轉動,一時之間周圍的鋼鐵大廈都被映上了紅藍二色,嗚嗚的尖銳警笛聲和咆哮般的轟鳴引擎聲讓除追擊目標外的所有駕駛員都在細雨中謹慎地放慢了速度。

    車流中,一些駕駛員看到前方有一個黯淡的梭形黑影朝他們駛來,他們連忙踩下剎車,猛打方向舵避讓,于是黑影擦著他們的車身飛過,因為速度極快,這一切仿佛是一場幻覺。

    等他們停下,又有十幾輛閃著嗚嗚紅藍燈的警車從他們上前方頂著湍流和雨幕一閃而過,駕駛員們下意識地哇喔了一聲,吹了個口哨,一臉興奮。

    有些人更是打開車窗朝后探出頭去,在細雨中將拳頭高舉,亂嚎起來,慶祝自己那平淡乏味的生活總算有了點刺激,以及發現071市原來有敢于逆著車流行駛的蠢貨。

    高速行駛的黑色飛車里坐著一個全身都被黑色包住了的人,車外的氣氛異常火爆,仿佛全息電影里的警匪飛車追逐,轟鳴的引擎聲令人血脈噴張。

    車內卻十分寧和,竟然還在播放著輕緩的爵士純音樂,仿佛此時駕駛員正行駛在鄉村小道上,邊聽著舒緩的音樂邊悠閑地開車回自己的鄉間別墅。

    車窗外照進來的黯淡熒光下,能看到駕駛員長得很高,整個人可以說是蜷縮在狹小的駕駛室內,他體型削瘦又不顯羸弱,胸前的平坦說明他是一個男人。

    男人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一件滿是掛件口袋的戰術黑褲,風衣外還套著一件輕便的軍用外骨骼裝甲,外骨骼裝甲的肩部被人銼去了編號。

    男人頭上的塑膠黑頭套只露出眼睛和嘴巴,塑膠頭套是方形的,顯然男人不想讓071市局通過他的行走姿勢和顱骨識別來找到他的身份。

    另外男人的鼻梁上還架著副平光眼鏡,他謹慎地戴了假瞳,鏡片后的七彩眼瞳倒映著大廈外的屏幕熠熠生輝。

    此時男人戴著黑手套的右手食指正在隨著爵士樂一下一下地輕輕拍打著H形方向舵,不管黑色飛車的行駛軌跡有多驚險,他仍散發著極其沉靜的氣質。

    他給人一種錯覺,仿佛駕駛這輛瘋狂的黑色飛車的人不是他,車窗外那疾速往后倒去的大廈、飛車、鳴笛聲和他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雨開始下得更大了,豆大的雨滴狂亂地拍打在前擋風玻璃上,產生團團水暈,雨刷只能徒勞地工作,前方視野一片模糊。

    陰暗中,男人眼鏡的右鏡片無聲亮起,男人通過眼鏡上的顯示屏和車前的攝像頭仍能看清前方,他覺得這是一個與身后那些敬業的警官拉開距離的好機會,于是毫無征兆地,他突然一腳踩死在油門上!

    頓時這輛黑色飛車通體抖動了一下,車身周圍縈繞的空氣湍流開始瘋狂咆哮起來,那代表著力量和速度的引擎聲大作,黑色飛車抖動一下之后,速度激增,立馬化為一道黑色投槍向前飆射而去!

    見此情形,正在男人身后窮追不舍的警官們紛紛大罵瘋子,量子無線電的警用頻道里全是他們的罵聲,但他們并沒有跟著加速:

    在大雨中以這樣的速度行駛,哪怕一個極其細小的操作失誤也會造成車毀人亡的慘劇,他們不想變成高空火球,警局給的撫恤金再多也沒有他們的命值錢。

    轟鳴引擎聲中,通過鏡片顯示的畫面,男人不斷轉動方向舵,剎車、漂移一氣呵成,黑色飛車在滾滾車流中以一個驚艷的弧跡與一輛鳴笛的大貨車擦肩而過,并拐過一座鋼鐵大廈。

    看到大廈后那迎面而來的驚懼車流,黑色飛車一個S形漂移從兩輛飛車的夾縫間擠過,飛車車頭很靈巧地左右擺動幾下,不斷避讓著迎面而來的車輛,速度不減,一路狂飆,像是一道黑色閃電在飛車之間的縫隙里跳動——

    這是不差于專業車手的反應速度和微操。

    雖然男人是在逃跑,但他駕駛的飛車給人的感覺卻宛如一名孤默的黑色騎士,已經拔出了斬劍正在向前策馬沖鋒一般,正大堂皇,無可抵擋,全然沒有那種逃竄的倉皇之意!

    那銳不可擋的氣勢讓每個人都在下意識地給男人避讓。

    男人身后的那十幾輛警車在雨中已經變成了十幾個微渺的紅藍光點,但男人并沒有放慢速度的打算,他必須盡快結束這場已經持續了五分鐘的追逐,他了解071市局的反應機制,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現在市局的終極力量已經出庫了。

    也就是說男人必須在五分鐘之內擺脫追捕,不然等那架退役了的穆薩聯邦軍用機甲一到,他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那位聯邦機師好不容易才有了出動的機會,可不會那么容易地就放過他。

    此時男人駕駛著飛車用漂移的方式過了一個L形彎,當他看到前方,男人不得不松開油門,踩下了剎車。

    飛車的速度終于降了下來,最終懸停在空中,不過引擎還是在微聲運作,可以見到那些豆大的雨滴落在滾燙的引擎蓋上立馬就被蒸為了白汽。

    之所以男人選擇停下,是因為他前方空中懸停著三十幾輛警用飛車。

    這是四座黑鐵色大廈的十字夾道間,這些警車在其他三面橫擺過來,懸停在空中,用車身在空中組成了一面藍白色的墻。

    身穿藍白漆外骨骼裝甲的警官們躲在車后,雨水落在他們的帽檐上,順著冰冷的外骨骼裝甲淌下,警官們站在警車底盤伸出來的踏板上端著激光手槍指著他——通過衛星的追蹤,071市局早已在男人前方預先布好了口袋。

    此時男人身后的警車群也追了上來,它們在空中圍繞著黑色飛車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弧,正在慢慢靠近,以至于男人似乎沒有了退路。

    雨幕下,引擎聲、雨聲微不可聞,男人被急促的警笛聲和沖天的紅藍光所包圍,他此時的眼神里仍滿是冷靜。

    一個有些吐字不清的憤怒男聲從前方一輛警車車頂的擴音器里傳了過來:“前面BR200型飛車里的人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現在立刻停到右邊大廈旁的停靠臺上熄火,然后給我老老實實地走出來!重復一遍,放棄你那愚蠢的抵抗,熄火!不然等下我會狠狠地踢爆你的屁股!”

    能在這個時候說話的,一般都是現場的最高指揮官,熟悉071市局的男人一聽聲音就知道這個人是凡爾諾夫警長。

    之所以凡爾諾夫說話時有些吐字不清,是因為這位警長是一名波娑人,名字也很有波娑人的特點,凡爾諾夫·伊娃。

    伊娃是所有波娑人信仰的神明,傳說是她創造了波娑人,所以所有的波娑人都是這個姓,這一點星際間許多種族和波娑族一樣,都有些先祖崇拜,而波娑人吐字不清這一點也是眾所周知的。

    這位波娑警長的膚色是褐黃色的,除了頭部像是一只章魚,體型是人類的一點五倍之外,他和人類沒有什么不同。

    下巴上伸出來的圓形口器就是他的嘴巴,他靠口器的震動發聲,他沒有鼻子,黑色眼睛有嬰兒的拳頭那么大,眼顴骨高高凸起,下巴上滿是暗黃色的及胸觸須。

    那些觸須隨著他的憤怒咆哮在不斷地向四周蠕動,那些觸須上沾滿了這位波娑警長噴出來的唾沫星子和天空落下來的雨水。

    眾目睽睽之下,黑色飛車靜止了三十秒,開始在雨中緩緩降下,似是放棄了抵抗,見此情形,在場的所有警官都抹了把汗。

    旁觀民眾看警匪飛車追逐只覺得驚險刺激,腎上腺素上涌;他們這些參與者只覺得心驚肉跳,他們中九成九的人并沒有為了公務而犧牲自己的覺悟。

    這時,這些警官的心又懸了起來,因為這輛BR200型飛車并沒有聽從命令停到大廈外安裝的停靠臺上去,而是在緩緩地筆直降下,似乎是要降落到經過疏散而空無一人的街道上。

    見此情形,所有警官的食指都搭上了激光手槍的扳機,槍口開始蓄能,出現璀璨明亮的深藍光團。

    見到黑色飛車的動向,凡爾諾夫拿著對講機厲聲問道:“你在干什么?!馬上停下,不然我們隨時能以危害公共安全罪擊斃你!重復一遍,別做無謂的抵抗!”

    男人動手轉到公共頻道,他按住喉嚨處的變聲器,眼神古井無波,接下來凡爾諾夫在公共頻道里聽到了一個有些古怪的卷舌男聲,他帶著哭腔十分惶恐地說道:“我動不了了,剛才我好像把反重力作用器撞壞了!我感覺它要掉下去了!”

    凡爾諾夫想了想,無奈說道:“好吧,小子,不過你可千萬別耍什么小手段。”

    凡爾諾夫松開對講機,對自己的手下吩咐道:“通知那位大老爺,他可以不用來了。”

    其他警官聞言都有些奇怪地看了自己長官一眼,他們總感覺哪里不對勁,但他們都清楚自己長官的性格,因此他們沒誰說話,凡爾諾夫的副手開始聯絡那位好不容易有了出動機會的聯邦機師。

    在這些端著激光手槍的警官警惕地注視下,黑色飛車緩緩地降到了街道上,十分配合地熄火,之后就靜止不動了,整個過程風平浪靜,而凡爾諾夫則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氣。

    凡爾諾夫拿著對講機繼而命令道:“現在,小子,打開車門,雙手抱頭慢慢地走出來。”

    十秒,三十秒,一分鐘……孤零零停在街道上的黑色飛車仍是沒有動靜,單向光玻璃讓人看不見車里的東西,黑乎乎一片。

    凡爾諾夫皺了皺眉,他側頭對肩上的量子無線電下著命令:“彼得,你們下去把那位先生溫柔地請出來,注意安全,慢一點,看看他搞什么鬼。”

    彼得是個矮個子白人,他有些疑惑長官為什么要等這一分鐘,不過他還是幽默地回復道:“知道了長官,我們會很有紳士風度的。”

    說著彼得一個手勢,連他在內,八名穿著外骨骼裝甲的警官鉆入警車中,接著四輛警車脫離隊伍,謹慎地朝停在街道上的黑色飛車緩緩靠去。

    街道上,穿著藍白色外骨骼裝甲的彼得從警車里小心地走了出來,他雙手舉著激光手槍慢慢地靠近那輛停在街道上靜止不動的黑色飛車,緊接著他慢慢地拉開車門,小心地往里瞥了一眼后又飛快地縮了回來。

    隨后彼得瞳孔一縮,再湊過去往車內確認了一眼后,他仰頭對凡爾諾夫緊張地喊道:“頭兒,我覺得你最好下來看一下!”

    凡爾諾夫直接從百米空中跳下,半空中,外骨骼裝甲的五邊形背甲自動朝下噴出大量氣體來幫助他減緩下墜的速度,失去他的體重,凡爾諾夫原先所在的那輛警用飛車在空中晃蕩了幾下才恢復平衡。

    凡爾諾夫落地后噔噔地沖到黑色飛車旁邊,見長官一臉不善,彼得連忙讓開。

    此時凡爾諾夫看到飛車的駕駛座已經不見了,駕駛座原來的地方有一個圓形的洞,車門一開就有一股惡臭撲面而來,看樣子飛車底盤和地面已經被切穿了,以至于有一股城市下水道的惡臭。

    凡爾諾夫判斷他應該用的是激光切割,因為此時飛車底盤上的洞的邊緣還是紅的,散發著高溫。

    凡爾諾夫立馬鉆入車內,他趴在副駕駛座上探頭往洞內看去,他只看到了下水道里的黑色積水、水泥圓塊和連著圓形底盤的駕駛座,而那名嫌犯早已不見了蹤影。

    下一瞬間,凡爾諾夫觸電一般從車里飛快地跳了出來,他對天空中茫然地警官們大吼起來,下巴上的觸須在空中狂亂地拍擊著雨絲:“快,封鎖所有下水道進出口,找到他!”

    今晚對于071市的市民們來說注定難眠。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