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女村長的貼身特種兵

女村長的貼身特種兵

呂狗 著

連載中免費

  女村長的貼身特種兵全文講主角王者歸來,混跡鄉村,開啟全能裝逼模式,左手數鈔票,右手抱美人,一路開掛,一路逆襲。沒事教一教富二代怎么做人,與冰山女鄉長談一談怎么深入合作。
  嶺外音書絕,經冬復歷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這是宋之問的一首五絕,形象細致地刻畫了久別還鄉的那種復雜的心情。但對向天歌而言,他卻沒有這種心情,雖然他已經六年沒有回家。梁莊一點沒有改變,天還是那么的藍,水還是那么的清,就連村里的露天茅坑也散發著熟悉的味道。“哎喲,這不是晴姐嗎?正拉著呢?吃壞東西了吧?”向天歌熱情地朝著路邊的茅坑揮了揮手,里面蹲著一個美艷少婦。露天的茅......

105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11/07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女村長的貼身特種兵全文講主角王者歸來,混跡鄉村,開啟全能裝逼模式,左手數鈔票,右手抱美人,一路開掛,一路逆襲。沒事教一教富二代怎么做人,與冰山女鄉長談一談怎么深入合作。

免費閱讀

  嶺外音書絕,經冬復歷春。

  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

  這是宋之問的一首五絕,形象細致地刻畫了久別還鄉的那種復雜的心情。

  但對向天歌而言,他卻沒有這種心情,雖然他已經六年沒有回家。

  梁莊一點沒有改變,天還是那么的藍,水還是那么的清,就連村里的露天茅坑也散發著熟悉的味道。

  “哎喲,這不是晴姐嗎?正拉著呢?吃壞東西了吧?”向天歌熱情地朝著路邊的茅坑揮了揮手,里面蹲著一個美艷少婦。

  露天的茅坑雖然還有一塊草簾遮擋,但晴姐的腦袋是露出來的,向天歌一眼就認出她來了。

  “哪兒來的促狹鬼,作死呢!”秦晴羞得滿臉通紅,抓起一塊土坷垃朝他擲了過來。

  向天歌笑著避開,背著一只軍綠色的背囊繼續往前走去。

  不一會兒,他就停住腳步,望向左側的一片山林,里面傳來一個女子的呼救。

  循聲沖進山林,遠遠地看見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正將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兒按在地上,雙手在她身上亂扯,女式襯衣的紐扣被他一只大手一扯就崩。

  “素影微籠,雪堆姑射,嘖嘖,白,真白,簡直比李太白還白。”向天歌不由感嘆一句,但他腳步并沒有因此而停止。

  身影躥起,猶如雄鷹獵兔,落在壯漢面前。

  壯漢不由抬頭,噴著一嘴濃烈的酒氣:“你他媽誰呀?告訴你,別壞老子的好事,否則有你受的!”

  “別激動,你繼續,我只是來觀摩一下。”向天歌雙手別在胸前,靠著旁邊一棵喬木,優哉游哉。

  女孩兒本來以為遇到救星,不想來了一個觀摩的家伙,他是有多變態,這種事情竟然過來觀摩?

  壯漢蒙圈了半晌,他很難確信對方是來觀摩的,畢竟太變態了。何況旁邊杵著一個男的,而且不知道是什么來頭,他也無法安心辦事不是?

  太不適應了!

  “給老子滾!”壯漢吼道。

  “如果我說不呢?”

  “操!”壯漢暴怒而起。

  一拳朝著向天歌掄去,從他的拳勢可以看出,壯漢的膂力要比一般的成年男子高出一倍有余。

  但是向天歌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依舊怡然自得地靠著喬木。

  等到對方拳頭接近面門的時候,他的手才動一下,后發先至,一把抓住對方手臂的尺神經。

  壯漢手臂像是觸電似的,傳來一陣麻痹的感覺,緊接著下盤一疼,已被向天歌一腳掃倒。

  向天歌一腳踏在他的腦門:“郝大根,還記得老子嗎?”

  郝大根愣了一下,酒醒了不少:“你……你是向天歌?”

  “知道是老子,還不快滾!”要不是這么多年部隊紀律的約束,按照他六年前的脾氣,他一定讓郝大根爬不起來。

  郝大根如遇大赦,屁滾尿流地逃開。

  他是梁莊附近的村民,雖然和向天歌不在同一個村,但小的時候也見過他。

  之所以這么怕向天歌,完全是因為向天歌的狠勁兒,這小子從小就無法無天,很多比他年長的孩子都不敢招惹他。六年前,這小子甚至把鎮上的一個惡霸給弄死了,十里八鄉雖然也有很多地痞流氓,但沒一個敢像他一樣殺人的。

  所以大伙兒都怕他。

  殺人償命,本來以為這小子要關一輩子,結果又回來了。

  看著郝大根落荒而逃的背影,向天歌嘴角冷冽地勾起一抹弧度,沒錯,他又回來了!

  “那個……剛才謝謝你。”女孩兒走到跟前,感激地道。

  “你想怎么謝?”

  “啊?”女孩兒一愣,顯然沒有料到向天歌竟然有此一問。

  向天歌笑了笑:“如果你真想謝我,可以考慮一下以身相許。”

  “……”她怎么覺得這家伙的人設有些崩塌?見義勇為的英雄,怎么轉眼就是一副流氓的嘴臉?

  “身材不錯啊!”向天歌盯著她,目不轉睛。

  剛才遭受郝大根的侵犯,她的衣襟被扯開了一大片,里面的春光擋都擋不住,實在令人賞心悅目。

  女孩兒秀臉刷地紅了起來,急忙掩住衣襟:“你……流氓!”

  向天歌微微一笑,轉身走出山林。

  不多遠,就見晴姐從路邊躥出來,看到向天歌,隨手就從地上撿了一根竹竿:“剛才是不是你偷看我上廁所的?”

  “不是。”

  “你少給我狡辯,剛剛明明就是你!”

  向天歌無辜地說:“偷看的那個人真不是我,我是光明正大看的。”

  “臭流氓,我打死你!”

  秦晴抓著竹竿朝他身上胡亂招呼,但每一下都被他輕而易舉地避開,秦晴累得半死,氣喘吁吁,但是對方卻像沒事人一樣,怡然自得地看著她。

  剛才的女孩兒正從山林趕了出來,問道:“晴姐,發生什么事兒了?”

  秦晴氣呼呼地指著向天歌:“舒支書,您來得正好,這小子剛才偷看我上廁所,把他抓起來,送到鎮上的派出所!”

  舒清雅嫌棄地看著向天歌,這家伙果然是個流氓!

  但是念在剛才救過她,倒也不便把他送到派出所,而且她們兩個女的,也未必抓得住他,問道:“你不是本村人,你來梁莊干嘛?”

  “誰說我不是本村人?”

  舒清雅微微一怔,她來梁莊不過一兩個月的光景,雖然村里的人家她都認識,但是村里還有很多外出務工的人口,她并不是都見過的,問道:“你叫什么?”

  “向天歌。”

  秦晴微微一怔,見鬼似的盯著向天歌:“你……你怎么回來了?”

  “想你,我就回來了。”說著向天歌還在秦晴白皙的臉蛋揩了一把,年過三十的村婦,保養得還真不錯。

  秦晴嚇得不敢作聲,只能白白被他占了便宜,畢竟在她面前的是殺人犯的存在。

  向天歌笑了笑,揚長而去。

  過了一會兒,來到一座破舊的瓦房面前,推門進去,叫了一聲:“老頭,我回來了!”

  客廳沒人,他又徑直穿到后院,聽見后院的小木屋傳來悉悉率率的水聲,在他的印象里,后院沒有一個小木屋,估計是他走后搭的。

  “老頭,躲里面搞飛機呢,快點兒出來迎接你兒子。”向天歌從小就跟他爸沒大沒小,一腳踹開小木屋的門。

  瞬間他就傻了眼,一只浴桶之中探出一具美妙的女體,香湯沃雪,水滑凝脂。

  “啊——”一聲尖叫,女體又沉入了浴桶。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