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校園 → 她比草莓還可愛

她比草莓還可愛

顧以欽 著

連載中免費

  《她比草莓還可愛》是一部非常甜的青春校園小說,作者是顧以欽,主角蘇輕輕沈望,全文講述蘇輕輕沈望的甜蜜愛情故事,沈望是人人仰望的學霸男神,他不僅不喜歡吃甜食,更不喜歡搭理向他告白的女生,可他對蘇輕輕似乎破例了,后來兩人從校園到婚紗,幸福此生。
  雖然已經立秋,驕陽依舊似火。法桐的枝葉越過操場的圍欄,縫隙里漏了一地炙熱的日光。“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響亮齊整的口號聲從操場上傳來。高一的小可憐兒們捂著嚴絲合縫的軍訓服,在當空的烈日下向前后左右全方位轉,比曬咸魚干還慘,全方位無死角,皮膚黑的沒有半點色差。。蘇輕輕走在操場欄桿外的人行道上,只穿了一條及膝的白色棉麻連衣裙,手心額頭卻也卻也都沁出了一層薄汗。“唉,初中生就是......

21.4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07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她比草莓還可愛》是一部非常甜的青春校園小說,作者是顧以欽,主角蘇輕輕沈望,全文講述蘇輕輕沈望的甜蜜愛情故事,沈望是人人仰望的學霸男神,他不僅不喜歡吃甜食,更不喜歡搭理向他告白的女生,可他對蘇輕輕似乎破例了,后來兩人從校園到婚紗,幸福此生。

免費閱讀

辦公室里是一個個小隔間,空調的冷風舒適怡人,蘇輕輕向靠門的老師詢問:“老師您好,我叫蘇輕輕,請問――”

  “輕輕?轉校生?”靠窗的隔間里一位老師探出上身。

  “是的,您是徐慶老師嗎?”

  “嗯,過來吧。”徐慶向對面的老師點了點頭,又對蘇輕輕笑笑。

  “班主任老師好!”蘇輕輕走過去鞠了個躬,脆生生地問好。

  “哎。”徐慶把大保溫往桌角推推,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書,看看她身后,“一個人來的?”

  “嗯。我媽媽上班,爸爸出差了。”

  徐慶點點頭,小姑娘看起來嬌嬌弱弱的,倒是很自立。

  “怎么樣?來丞安后還習慣吧”

  “挺習慣的。”女孩子乖乖巧巧地站著,黑發剛剛及肩,背著干干凈凈的書包,是老師普遍喜歡的那種學生。

  “到一中來盡快適應,老師同學都特別友好。有什么問題盡管找我談,和大家一樣叫我老徐就成。徐哥更好,顯年輕。”徐慶笑了兩聲,“走,先到咱班認識認識同學們。”

  “嗯,謝謝老師!”蘇輕輕感覺徐老師挺有趣,她以前還沒見過哪個老師一見面,先把自己外號說出來。

  正是大課間,離上課還有很長時間。

  走廊里鬧哄哄的,離教室老遠就聽到一片“于哥,打球去”“夢夢,小賣部幫我捎一包辣條”,甚至還有“老周,我也沒零花錢了,你麻溜偷電動車養我去。”

  徐慶慢慢踱步,對話瞬間換了畫風。

  “老徐來了老徐來了!”

  “臥槽什么鬼!大課間還來教室視察。”

  “周鳴你丫也不提醒老子一聲,這輩子爸爸都不可能和你說話了。”

  “……”

  教室里稀里嘩啦響作一片,不知道大家收拾的什么。

  徐慶走到門口,所有同學安靜如雞,桌面上或多或少攤著幾本習題。

  他背著手掃了全班一眼,頗具氣勢地清清嗓子:“高二了,明年這時候你們也是畢業生了,別都想著瘋玩,今天多學一小時,高考多對一小題。”

  有男孩跟著貧嘴:“是是是,老師您說得對,我們正對沈大學霸解題方法集體獻上膝蓋,這思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真是――”

  “行了吧你賀余,我有事要說,趕緊坐好。”徐慶瞪了他一眼。

  蘇輕輕聽那個同學的聲音,正是剛才要別人偷電動車的男孩,原來叫賀余。

  徐慶還沒說話,就有眼尖的同學看到他身后半隱在門外的蘇輕輕:“哎呀老師,上次見您閨女還在上小學,這次怎么長這么大了!”

  “閉上你的臭嘴,什么閨女,這是我們班的新同學!來,輕輕,介紹介紹自己吧。”

  蘇輕輕走到講臺上,潔白的裙擺隨步子微微飄動,心砰砰地跳著,在黑板上一筆一劃寫下自己的名字,筆跡秀氣清新。

  而后她深吸一口氣說道:“大家好,我叫蘇輕輕,很高興和大家成為同學。”

  聲音細細軟軟的,在嗡嗡的風扇和聒噪的蟬鳴聲中,像香草奶油味的冰激凌,清涼了燥熱粘膩的空氣。

  “歡迎新同學!”

  “歡迎歡迎!”

  下面有同學帶頭鼓起了掌,甚至有人吹了聲轉著彎吹了聲響亮的口哨。

  蘇輕輕白皙的耳廓漸漸變紅,微微朝下面笑了笑,指尖向手心彎著,依舊是白瓷一樣,溫潤濕涼。

  “謝謝大家!”蘇輕輕鞠了個躬。

  教室里又一次掌聲雷動。

  她抬起頭來,下一秒,右邊一個男生伸了個懶腰,也抬起頭來,趕著掌聲的尾巴漫不經心地拍了幾下手。

  四目相對,男生微不可見地愣了愣,緊接著眼神恢復了鋒利囂張,懶懶散散地倚在后排桌子上,黑色的襯衫,在教室里藍白相間的校服中格外扎眼。

  好像不太好相處啊。

  她偏頭看向左邊,避開男生漆黑的眼眸。

  碎發滑到眼前,她用手指勾上去,輕軟的發絲卻不聽使喚地掠過耳邊臉龐又垂下來。

  癢癢的,讓她后知后覺想起來,好像還是頭一回見到這么帥氣的男生。

  “輕輕,正好上學期有同學轉走,余下來個空位子,你就坐他那兒吧。”徐慶指了指一個空桌。

  是那個黑襯衫旁邊。

  唉,果然不該多想。蘇輕輕又小心地看了看他,居然覺得男生的輪廓有些熟悉。

  “啊,好。”蘇輕輕點了點頭,向位子走去。

  其實她有點擔心,同桌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大神,但是……自己友善一些應該可以和平共處的吧。

  “望哥,恭喜啊,英雄配美人兒,您又是有同桌的人啦!哎我說,新同桌挺可愛的啊,你可別嚇著人家。”賀余從前排側著身子扭頭說。

  沈望手機振動了一下,亮起的屏幕彈出消息提示欄,簡單的三個字備注:范明浩。

  “阿望,這周末你還回去嗎?”

  手指按在鍵盤上,直白到極點的問題,卻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沈望長舒一口氣,“咚”地一聲,把手機扔進空蕩蕩桌洞。

  “我沒事兒欺負她干什么。”

  賀余聽見響聲,故作痛心地搖了搖頭:“嘖,就你這脾氣,不用欺負……”

  他還沒說完,徐慶就忍無可忍地怒道:“賀余!少說一句話能憋死你是吧?跟我到辦公室來一趟。”

  “呵,男人。”賀余對老徐擠眉弄眼地做了個賤兮兮的鬼臉,小聲嘟囔。

  沈望在全班哄堂大笑中抬了抬眼,看見嶄新的同桌向他走來,白裙子,瘦瘦的,像只小小的兔子。雖然他臉上還有未褪去的戾氣,心卻一點點平和下來。

  心跳漏了一拍,他認得她,小時候,她在沙灘上撿來斑斕的貝殼遞給他,白色的浪花沒過腳踝。

  這排桌子靠窗,和墻之間有一條過道,一般人都嫌它太窄從另一邊繞過去,但小兔子輕輕松松地穿過,連“擠”都沒用上。

  她慢吞吞地把書包從肩上拿下抱在手里,白白嫩嫩指尖還沾著一點細細的粉筆灰。

  “那個,同學,這些是你的嗎?”小兔子軟軟糯糯地說。

  是他這幾天演算用的稿紙,本來堆在鄰桌,剛才讓一陣風吹散了,椅子上地上落了不少。

  蘇輕輕看黑襯衫臉上寫著“很煩別惹我”五個大字,有點后悔多說了這句話,于是立刻自覺地蹲下來撿拾稿紙。

  她把一沓紙理得整整齊齊,在逼仄的過道中起身,頭頂猛地碰到了窗臺。

  “啊。”蘇輕輕低低叫了一聲,疼得皺起眉揉了揉腦袋。

  “嗨,給你。”她忍著疼打招呼,遞上稿紙。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恰好能清楚地望見少年精致的五官,分明像雕塑一樣線條流暢,被陽光映出柔和的顏色,卻無端讓人感到銳利,處處藏著棱角。

  “多謝。”修長的手指伸到眼前。

  蘇輕輕一時沒反應過來,拿著紙竟忘記松手,沈望疑惑地低頭看。

  只見新同學一手委屈巴巴地捂著頭,一手兢兢業業地遞上整齊的稿紙,頭頂的發絲被她揉的凌亂,小臉蛋苦惱地皺成一團,仰頭呆愣愣看著他。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