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盛唐烟云

盛唐烟云

酒徒 著

连载中免费

盛唐烟云是酒徒写的一部历史小说,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生于斯,长于斯,五色石别无选择。大唐,是我们的?#20197;埃?/p>

16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27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盛唐烟云是酒徒写的一部历史小说,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生于斯,长于斯,五色石别无选择。大唐,是我们的?#20197;埃?/p>

免费阅读

  秋天的长安,是其一年四季中最美的时刻。

  沿着朱雀大街两侧,枫树的叶子由绿慢慢转黄,又由黄慢慢转红。最后,那耀眼的红色陡然一跳,于边缘间再添一层薄薄的鎏金。整个城市登时就变得金碧辉煌,就像被罩在云霞里般,如梦似幻。

  每年这个时刻,也是长安城最热闹的时刻。经历了春的艰辛,夏的劳碌,人们终于盼到了收获的季节。看见田间的,树上的,还有店铺里的营生一件件都变成沉甸甸的铜,白花花的银,亮闪闪的金还有暖融融的丝帛,紧绷了大半年的神经迅速地放松了下来。长喘一口气,换上最体面的衣服,带上最漂亮的峨冠,该出门登山的去登山,该串巷访友的去访?#36873;?#35813;兑现春天时诺言的,则请了媒人,提着岭?#20384;?#30340;冰糖蜜饯,吴越来的薄纱轻罗,还有西域碎叶城来的白璧一双,登上泰山老大人家的门去,好言求娶其女。

  那有女儿初长成的人家,?#26149;?#19981;能买一个海商用的放大镜在手,把求亲者的相貌品行,前程学问,以及家中祖孙三代查一个遍。稍有不合意,则拎起扫把,连媒人带礼物一并扫将出去。至于自家女儿的哭泣哀求,寻死觅活,全然装作听不见。反正长安?#35828;?#22899;儿不愁嫁,新昌里的客栈?#26657;?#27599;年都?#20889;?#25226;大把外地来的赶考书生,可以像莲菜一样任凭挑选。?#20284;美?#20013;一个未来的进士老爷,则蓬荜生辉,黑门转眼变朱门了。(注1)

  那求亲被拒的男子也不必沮丧。回头到东市上走一遭,斗一会儿鸡,赛几场狗,转眼就可以忘却一切烦恼。若是有朝一日时来运转,因为斗鸡赛狗的本领被?#26159;?#22269;戚看上,说不定就可以一飞冲天。这可是比读书考进士还方便的捷径,只要把家主伺候舒坦了,随便放一任出来,就是上下流油的肥差。再走过从前伤?#38393;?#25152;,则昂首而行,连目光都不曾做片刻停留。

  每年秋天,都有类似的一曲曲悲歌、?#38497;?#34987;传唱。歌中之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徒留怅惘。歌外的人却看得津津有味,把酒浅酌,?#34915;?#19968;醉。从这个秋天唱到那个秋天,从贞观唱到天宝,唱曲的人和听曲子的人走马灯般换了一波又一波,旧曲子腻?#20284;?#20889;新调,?#32433;?#21388;了换填新词,曲中的故事,却始终未做多大改变。

  小侯爷王洵歪在胜业?#36824;?#23546;巷的锦华楼上的一个临街雅间里,闭着眼睛听今年的新曲。锦华楼的?#25918;瓢总?#33463;嗓音柔婉,琴师小萍儿的指法轻灵,但王小侯爷的心思,却集中于右手指间的一缕柔腻之上。(注2)

  轻拢,满捻,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从?#38376;?#21451;宇文至处学来的新指法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很快,?#24635;?#33463;的嗓子里便无法唱出完整调子了。?#37027;?#30475;了王洵一眼,她垂下修长的颈子,舌头突然从口中吐出,在已经探入抹胸中的手背上迅速一舔。还在闭着眼睛享受的王洵就像被烫了般,猛然把手缩了回去。身子瞬间挺得?#25163;保?#23558;面前矮几碰?#29467;?#20102;歪,各色果脯洒了满地。

  “哈哈哈哈……”琴师小萍儿忍不住,?#37202;?#36523;来,用手不停?#21453;?#22681;壁。“小侯爷您真有意思,明明只有针尖大的胆子,却非要学人家窃玉偷香!”

  “去,你懂?#35009;矗 ?#29579;洵被笑得脸上发烫,捡起一个梅子,向小萍儿砸去。“我是怕自己练武之人下手没个轻重,不小心弄痛?#22235;?#23478;……”

  说到一半,又被旁边?#24635;?#33463;眼睛里的微笑?#39057;瞇男欏?#25226;?#25918;?#24320;,梗着?#26412;?#34917;充道,“练武之人,练武之?#22235;?#25026;么?自己觉得没用多大力气,有时候一不小心,连个石头都能捏成粉……”

  话音未落,?#24635;?#33463;立刻垂下头,向自家抹胸下瞅了瞅,然后低声发出一声惊?#26657;?#25447;着胸口蹲了下去。

  “真的给捏坏了!”王洵被吓了一跳,顾不上再跟琴师小萍儿斗嘴,转过身去,一把将?#24635;?#33463;抱在怀里。目光顺着敞开的胸口还没等往下查探,?#24635;?#33463;已经笑吟吟地抬起头来,婉转送上两片红唇。

  “你这?#30340;?#23376;…….”王洵立刻意识到自己又被?#24635;?#33463;给骗了,低下头去,恶狠狠张开大口。屋子里立刻传来一阵春天的呢喃,早已司空见惯?#35828;那?#24072;小萍儿摇摇头,重新走回自己的座位旁,跪坐下去,信手拂动琴?#25671;?/p>

  轻拢满捻抹复挑。

  王洵王明允是锦华楼的贵客,这座楼台,有近半姐妹要靠着王明允和他那帮狐朋狗友的关照过活。既然白姐姐和自己早晚要把身子给了人,还不如就便宜了王明允。至少他的家世,相貌,在锦华楼的客人中数一数二,并且为人又?#27973;?#26377;担?#34180;?#34429;然他的胆子小了些,还时不时露出几分年少青涩。

  一曲尚未终了,相拥着的两个人已经将身体分开。眼睛里分明充满了对彼?#35828;?#30519;?#25285;?#30446;光却渐渐?#25351;?#20102;明澈。

  “白姐姐,白姐姐……”王洵搔搔脑袋,脸色?#34892;?#35754;讪的,不知该说些?#35009;春謾0总?#33463;的嘴唇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品尝,?#30475;?#37117;能品出不同的滋味。但关键时刻,却无法更进一步。或者被?#24635;?#33463;主动推开,或者因为琴师小萍儿在侧,而自己意?#27515;?#29642;。

  ?#24635;?#33463;早晚要破身,不给自?#28023;?#20063;得给别人,这一点,王洵很清楚。小萍儿的命运就是给小姐和姑爷擦?#26775;?#26262;床,?#31958;蓿?#36825;点,王洵心里也很清楚。但是,多一个人在侧,他就像被监视了般,兴趣迅速?#26494;?#19979;去。

  今天又是个浅尝则止的结果。

  ?#24635;?#33463;眼睛里分明写上了一丝?#33041;梗?#21364;将细长白皙的手指伸过来,慢慢按住他的嘴唇,“不要说,我知道…….”

  “如果姐姐愿意,待过了重阳,我就可以给姐姐赎身。”王洵的心脏立刻一痛,坐直身体,信誓旦旦地保证。

  ?#24635;?#33463;眼睛登时一亮,整个人看着就像一朵雨后初绽的夏荷。但只?#20013;?#20102;短短的一瞬,她很快就又把?#21453;?#20102;下去,发出?#20599;?#30340;一声轻?#23613;?/p>

  “姐姐舍不得楼里的其他姐妹么?”王洵被叹息声弄得懵懵懂懂,搔了搔脑袋,继续问道。

  ?#24635;?#33463;轻轻摇头,想说些?#35009;矗?#21448;犹豫着,仿佛无法鼓起勇气。

  倒是琴师小萍儿,在旁边看着着?#34180;!?#21595;郎”一声,四弦一划如裂帛,“这种风月之地,有?#35009;春?#30041;恋的。白姐姐怕是吃不准你将来会如?#26410;?#22905;。是直接抬回你崇?#21490;?#30340;大宅里去么,还是另做安排?”

  “当然,当然……”王洵的额头上渐渐冒出几滴汗珠,?#27822;?#22320;重复了几句,很是?#30007;?#22320;补充道:“你们两个也清楚,我家云姨是?#35009;?#20010;脾气。我托人在呜珂巷新购了套宅?#28023;?#19981;比崇?#21490;?#37027;边的宅院小多少……”

  “二郎别听那妮子胡说!”?#24635;?#33463;笑着打断,信手捡起一粒梅子,塞进王洵的嘴巴。“青萍种在池塘里,早一日采,晚一日采,还不是由着二郎拿主意么?我一个女人家,哪来的那么多挑拣?#24656;?#26159;楼中几个新来的姐妹,曲子还唱不成句子。二郎且容?#20197;?#36877;遥一年,将她们**好了,放心撒了手,从那往后,曲子便只唱给二郎一个人听!”

  “姐姐这是…….”王洵炙热的心头被浇了一瓢冷水,楞了一下,笑容看起来?#34892;?#20725;。

  ?#24635;?#33463;知道他是聪明人,也不多说,幽幽一声长叹,慢慢走向窗前。外边的枫?#36887;?#24471;似火,秋风出过,飘飘荡?#27425;?#21160;起来,却不知道最后要落入谁家宅院。

  “姐姐也知道,我?#36234;?#22992;一片真心。只是我家云姨那关…….”王洵也幽幽叹了口气,?#37202;?#26469;,跟过去拢住?#24635;?#33463;的肩膀。“再给我一点点时间,不需太久,她毕竟是我的长辈……”

  “不过也是一个攀上高枝的喜鹊罢了。凭?#35009;?#23481;不下我们姐妹?”小萍儿气得摔下瑶琴,?#31245;擦搜?#30555;喊道。

  “你懂?#35009;矗俊?#29579;洵这回突然转了性,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小萍儿,“不要乱说话!从我记事儿时起,就是她一直在照顾我!她现在虽然人老多事,脾气也倔,但我不能?#25381;辛?#24515;!”

  从来没见过王洵发如此大的火,不但琴师小萍儿被吓住了,他怀中的?#24635;?#33463;身体也是一阵瑟缩。三人半晌不再发出任何声音,静了好一会儿,?#24635;?#33463;?#35834;?#19968;个缓过神来,笑了笑,手指轻轻点在王洵的胸口,“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二郎发火呢!二郎别跟小萍儿一般见识,那妮子,被姐姐给惯坏了!”

  “我才?#24651;美?#20182;!”王洵笑了笑,轻轻摇头。“反正,姐姐相信,我终归不会负你就是了!”

  “相信,二郎说?#35009;唇?#22992;会不相信呢?”?#24635;?#33463;眼?#21595;?#31505;,柔荑轻轻在王洵胸口画圈儿,“二郎能尊重你家姨娘,他日亦不会?#20960;?#25105;们姐妹。小萍儿她没见过世面,才不懂得二郎的好!”

  “还是姐姐明白我!”王洵将怀中美人抱得更紧了些,心满意足地说道。?#24635;?#33463;的皮肤很光滑,抱在怀里又凉又软。他胸口由于小时候被逼着练武,坚硬得如同石块。只是石块下的心脏此时却“嘭嘭嘭”地跳着,好像深处藏着一团火焰。

  感受着背后的心跳,?#24635;?#33463;幽幽地?#37202;?#34987;人抱在怀里的感觉真好,特别是这样一个坚实的怀抱里,让她一?#20004;?#20854;?#26657;?#23601;几乎无法?#22253;巍?#20294;无论背后传来的强烈男子气息如何令人迷醉,她都不得不尽力保持一丝清?#36873;?/p>

  风?#20061;?#23376;,就像窗外的红叶,再绚丽,也只是短短一个秋天。如果不能把握机会落在一处好宅院内,也许就会被秋风?#21040;?#27877;?#25285;?#27812;成粪土。那样的结局,她不敢接受。

  ?#26114;擼 ?#21463;了委屈的小萍儿有冤难伸,用力跺了跺脚,弄出很大的动静。

  看在怀中美人儿的面子上,王洵?#24651;美?#30572;她。正在幽幽想着心事的?#24635;?#33463;无暇理睬她。小萍儿的一番努力全部枉费,越发觉得自己是好心没捞到好报,转过身,“咚咚咚咚”跑下楼去。

  “这回终于清静了!”王洵不怒而笑,轻轻用手转过美人儿的身体。

  “二郎是不是早就想赶她走?”?#24635;?#33463;笑着伸手,用力在王洵额头上一点,“你啊,一肚子鬼心思全用到这上面了,也难怪云姨天天唠叨你!”

  “她懂?#35009;矗?#37117;?#35009;?#24180;代了,还抱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不放?!”王洵笑着摇头。想重温一回刚才的迷醉,却一时找不到合?#26159;?#20837;点,目光?#28860;?#30473;头忽皱忽舒。

  望着他那急不?#32433;?#30340;青涩模样,?#24635;?#33463;轻轻摇头。笑罢了,又将王洵的大手拉过来,慢慢?#20146;?#33258;家的抹胸。有?#26188;?#26580;的感觉立即从手掌一直传到了心口,王洵低下头去,满足地闭上眼睛。

  二?#35828;?#21452;唇刚要碰在一起,窗外突然又传来一阵噪杂的锣鼓声。紧跟着,又是一阵山洪般的喧嚣。屋子里好不容易被塑造出来的嫙妮气氛瞬间?#29004;?#36793;的喧嚣吵得荡然无存。王洵抬起头,愤怒地去拉窗子。却看见一大队人马耀武扬威从楼下走过,道路两边,丢?#26149;?#21253;香囊无数。

  ?#24635;?#33463;的注意力也?#29004;?#36793;的喧嚣声所吸引,重新转过身子,从窗帘后探出半个脑袋向下张望。外边看热闹的人群?#26657;?#24456;快有几个无赖少年看到了她,踮起脚尖,冲着窗子大吹口哨。但些许?#24615;?#26681;本无法传到?#24635;?#33463;耳朵里,一阵更大的锣鼓声传来,压住所?#34892;?#22179;。

  喧天锣鼓声?#26657;?#39532;背上的人将身体挺得如旗枪般?#25163;薄?#22312;队伍的正前方,正中央,和队伍侧后,依次打着几面不同的旗帜。其?#26657;?#26368;大,最引人注意的一面之上,赫然绣着一个斗大的字,高!

  “是高仙芝大将军从西域凯旋,带着部下向皇上献俘来了!”王洵看?#20284;?#21051;,很不?#34892;?#36259;地说道。

  ?#30333;?#22312;前头的那几个好像都是四品将军呢!看上去可真年青!”?#24635;?#33463;脸色潮红,眼睛里边这一刻几乎全是?#20999;恰?/p>

  “有?#35009;聪『保?#37027;年正月长安城灯市走了水,至少烧死了二十个四品将军!”王洵心里突然?#31185;?#19968;股烦躁的感觉,撇了下嘴,酸酸地回应。

  “你啊,这张嘴可真毒!”?#24635;?#33463;一指?#21453;两?#36807;来,“人家都是西域开疆拓土的?#26494;焙海?#36319;京城里那些银样蜡枪头怎么能往一起比?”

  “京城里怎么了,怎么就是银样蜡枪头了?”王洵自己就是长安人,可以毫不留情地奚落那些仅仅靠着?#25913;?#20313;荫得到功名的贵?#26657;?#21364;容不得别?#35828;?#38754;奚落自己的同类,板起脸来,冷笑着追问。

  “冤家,又不是说你。你多?#35009;?#24515;!”?#24635;?#33463;自觉说错了话,赶紧想办法补救。“二郎可不是银样蜡枪头,二郎若是……”

  王洵笑了笑,张嘴将伸过来的手指咬了个正着。 “哎呀!”?#24635;?#33463;手指吃痛,忍不住皱眉发出一声尖?#23567;?#26059;即,她的尖叫声都被堵在嘴里,变成含混不清的“吃吃”声。

  “今天就让你见?#37117;?#35782;银样蜡枪头的厉害!哼哼……”王洵支支吾吾调笑,将?#24635;糗评?#33136;抱起来,顺势用胳?#34917;?#32039;窗子,隔断外边的热闹。

  注1:朱门。唐代百姓家大门颜色有?#32454;?#31561;?#32922;?#20998;。只有官职到达一定级别才能将大门涂成红色。普通人家即便再有钱,也不可以将大门?#24656;臁?/p>

  注2:胜业坊,古代长安烟花女子聚集处。崇?#21490;唬?#38271;安中央偏西,是贵胄们的聚居地之一。新昌里则为赶考书生聚集地。下文中的鸣珂巷是著名金屋藏?#30475;Α?#20197;上四处地址,唐代传奇话本中曾有提及。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30636;?#33021;?#20801;?/i>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33805;?/p>

    历史小说排行

    ?#20284;?#27036;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
    pc蛋蛋幸运星怎么玩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 澳门电玩城 金福彩票|网址 三分彩是什么东西 新时时彩任选一 体育彩票走势图七星彩 福彩3d试机号近50期 新浪彩票图表走势图 江西福彩微信购彩 小孩子室内玩具娱乐场 五星定位胆玩法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群 金牌一尾中特 178彩票网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