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家园

家园

酒徒 著

连载中免费

家园是酒徒写的一部历史小说,出品名隋乱,对历史题材感兴趣的读者不要错过。

23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27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家园是酒徒写的一部历史小说,出品名隋乱,对历史题材感兴趣的读者不要错过。

免费阅读

  已经入了秋,天气却依然像盛夏般炎热。掌柜的张宝生搬了个马扎儿,坐在自家的小饭馆儿门前一边看夕阳一边伸着舌头吹凉风。

  这狗娘养的天气,就像狗娘养的日子一样难过。暑热一直穿到骨子里不说,连喘息的气儿都粘湿湿的,仿佛灶台边上的污渍般油腻。官道上,往来行人带起的灰土飘在空?#26657;?#19981;知不觉间就把饭馆墙面?#22799;?#21482;倒扣着的“笊篱?#20445;?#27880;1)给糊成了一个泥巴团儿。黑黑的,散发着丝丝缕缕馊臭味道,闻在鼻孔里更令人没有食欲。

  如果是早年间,张宝生还?#34892;?#24773;打上桶井水,把墙上的“笊篱”和头顶上烟熏火燎的招牌擦拭干净。在上谷、河间一带,这“笊篱”代表着饭馆和酒店,和头顶上的隶书招牌一样,都是主人家的脸面。那时候他的饭馆刚开张,又碰上仁寿年的好年景,每天进帐的“肉好?#20445;?#27880;2)就有十几个,偶尔一天运气佳碰上大主顾,赚上半匹绢都有可能。张宝生家里的填房与临近易水河边那五十亩地就是那时候置办下的。

  那时候,张宝生记得自?#22909;?#22825;恨不得将头顶上写着“有间客栈”的牌匾擦三遍。这牌匾是张宝生花了三?#36153;?#30340;润笔,求易县学里边杨老夫子给写下的。人家杨老夫子曾经做过越公杨素大?#35828;?#24405;事官,若不是喜爱这边塞上的质朴人情,根本不会在上谷郡落脚。他醉中写就的牌匾虽?#24187;揮小?#22914;意?#20445;?#20020;风”般听起来有口彩,但胜在贴切自然。想那行?#20998;?#20154;在一眼望不到头的官道上,猛地看到“有间客栈”四个字,饥?#25163;?#24847;顿生,走进来住一宿,吃两碗麦饭,喝?#21018;?#27978;酒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19978;?#22909;景不长,仁寿年很快?#24466;?#26463;了。紧接着年号变成了大业,英明神武的新皇登基后,先修长城再开运河,把府库里的积蓄折腾了个干净。你说他?#28814;?#24049;的家业糟蹋干净了也就该收手了吧,他还偏不,今年初不知道从哪里又听来了“仁君登位、万国来朝”这一说,力邀各国可汗到洛阳聚首,命令沿途各地必须清水泼街,黄土垫道,?#20852;?#37202;楼,凡胡人吃饭喝酒皆不得要钱。

  人都说天子圣明,看?#35009;?#19996;西都是那个?#35009;?#30643;?#28173;眨?#20063;就是一只眼睛看俩影儿,比普通人清楚一倍,可圣明天子就不知道吃饭付钱这个理儿。上谷郡靠近边境,奚人、契丹、突厥人往来频繁,大伙交往得久了,根本分不清谁是胡儿谁是汉种。皇上的优待令一下,四野里胡人马上就多了起来。真的,假的,冒牌的胡人一队队蝗虫般沿着官道吃过去,就像当地人上辈子欠了他们一般。如此一番折腾下来,皇?#20384;?#20154;家得了?#35009;?#22909;处大伙不晓得。张宝生就知道自己的酒馆为此辞了掌?#20303;?#36963;散了伙计,易水河边五十亩地也典给了别人一半。原来每天回到家老爷长老爷短哄他高?#35828;?#22635;房,如今?#24598;?#20102;?#25104;?#24052;不得他在前院的酒馆里睡板凳。

  没钱请掌勺,也养活不起勤快伙计的酒馆自然越来越冷清。原来每日忙得脚不?#21561;?#30340;张宝生如今轻闲了,过了午就可?#22253;?#30528;马扎儿盼?#31456;洹H章?#21313;分,忙碌了一天的乡邻们回家,若哪个能沽上半斤浊酒,就可以满足他一天最后的赚钱希望。

  生意虽然冷清了,可衙门里的税还得照交。前些天易县户槽(注3)李大人门下的小跑腿儿赵二当家特地上门关照过,今年“有间客栈”要额外支付五张生牛皮。张宝生好求歹求,赵二当家才看在两罐子麻油和一坛子陈年花雕的面子上,把牛皮的数?#30475;?#20116;张减成了两张,但是要求入冬前必须到县上交割,否则,任何后果由张宝生自负。

  有道是“破家的县令,剥皮的太守?#20445;?#24352;宝生知道交不上税的后果是?#35009;礎?#20182;在县城里的几个同行,如今就在衙门开的客栈(大牢)里住着。里边据说是一日两餐,顿顿竹笋炒肉片。隔三差五就有血肉模糊的人从后门被人抬出来,扔到荒野里去喂狗。可官府不准许百姓杀牛,病牛、残牛向来是紧俏物资。即便想办法用?#31185;?#20805;数,也得有地方寻驴子去。

  官道两边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大户人家的庄客们抗着木锹,牵着牲口去主人家里?#36824;ぁ?#36825;些人不会买张宝生的水酒,所以他也提不起精神跟大伙打招呼。双眼直勾?#21561;?#30475;着官道尽头,盼?#20999;?#30460;月亮地盼着?#20889;?#22622;外返回的行商经过。只?#20852;?#20204;手里有上好的皮货,也只?#20852;?#20204;能给张宝生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

  “宝生叔,今天生意不错啊!”官道边,一个骑着马的少年?#25628;?#38829;戟指。

  “五娃子,?#24515;?#23478;老哥哥的福,今天上了三拨客人,灶堂没冷着!”张宝生捶打着发麻的双?#26085;酒?#26469;,?#31498;?#31572;应。

  与他打招呼的前庄上张大户家的小五,按辈分,算是张宝生的侄儿。虽然自从张宝生开了饭馆从商后,两家终止了走动。但彼此之间毕竟是一个宗祠,血脉之间的亲近怎么隔也隔不断。

  “?#19994;?#35828;了,如果您实在难支?#29275;?#23601;把客栈关了吧!族里边这么多小辈,怎么着也不会让宝生叔挨饿!”五娃子策马又向前走了几步,回过头,用皮鞭指点着地说道。

  “烦劳老哥哥了,五娃子,回头遣下人来抱一坛子酒,给老哥哥漱口!”张宝生尽力站直了已经?#34892;?#39534;的腰身答道。五娃子是县学里的佼佼者,据说是有机会被郡上举?#29275;?#21435;京城参加科考的。在这种前程远大的年青人面前,他可不?#37326;謔裁?#21460;公的臭架子。至于五娃子的老爹张宝良的话,张宝生只当没听见。年初客栈里周转不开,找这个本家借钱,张宝生付出的代价就是出手三十?#36887;?#30000;。真的按对方说的关了客栈回族里养老,张宝生估计自己剩下的二十?#36887;?#30000;也?#27809;?#20102;主人。

  “谢宝生叔,回头我派人来取,?#19994;?#20182;别的不爱,就好这一口!”五娃子说笑着跟张宝生道别,拍了拍坐骑,溶进落日的余晖里。

  “唉!”张宝生长叹了一口气。不怪天,不怪地,就怪自己没一个也在县学杨老夫门下读书的儿子。如果自己有一个儿子如五娃子一样前程远大,那些衙门里的帮?#23567;?#20065;里的小混混还有族中的长房们哪个又敢上门来欺负。

  想到县学,他心里突然又?#31185;?#20960;分希望。自己的外甥也在县学就读,论名声、论才学一点儿不比五娃子差。既然张家小五今天能从县学赶回家,自己的外甥李旭说不定?#19981;?#22238;来。如果能遇上他,自己面临的难处也许能有个着落。

  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张宝生没有像以往一样带着满心的失落关门。而是敲打着酸痛的脊背,继续向官道上张望。果然不出其所料,大?#23478;?#30415;茶的功夫后,官道上跑来一匹青花骡子,骡背上,一个身材魁梧,两臂修长的少年人遥遥地向他作揖致敬。

  “舅公,您今天忙得过来么,要不要?#37326;?#20320;洗碗!”少年人说话间已经赶到了客?#24187;?#21069;,手一按,腿一抬,干净利落地跳下了骡背。把缰绳向拴马桩上轻轻一系,迈开双腿向里走。

  “使不得,使不得,旭官啊,你是读书人,可不能干这下贱营生!”张宝生见少年认真,赶紧伸臂相拦。油?#31456;?#33457;的手臂却不敢碰脏了少年人身上的青衫,被挤得连连向后退。

  “?#35009;?#20351;不得,读了书,您就不是我舅舅了。被我妈听见这话,肯定上门来找您理论!”少年人用手轻轻拨开张宝生的胳膊,灵活地挤进了客栈。

  只能摆放十几张桌子的一楼其实没?#35009;?#21487;?#24080;?#30340;,由于生意实在冷清,很多不常有人坐的地方都生了?#23613;?#26446;旭却不愿让舅舅觉得自己只会卖嘴,脱了外面的长衫,抓起抹布把所有桌椅擦了一遭,又取来梯子,爬上门梁,把烟熏火燎的客栈招牌清理出本来面目,接着摘下墙壁上的旧“笊篱?#20445;?#20174;厨?#31354;?#20102;把半新的换了上去,然后才把物件归到远处,去了木盆打水洗脸。

  张宝生在一边看着,心里暖烘烘地像喝了半斤女儿红般舒坦。他膝下无子,两个女儿出了阁后难?#27809;?#23478;。妻子死后续弦的填房又没给他?#26377;?#39321;火,所以一直把李旭当半个儿子来看。眼见着外甥准备告辞了,才猛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有两个多月没和孩子见面。大手在腰间摸了几回,却没有找到合适的见面礼儿,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看我这记性,你先别急着回家,我这有替你爹酿了几坛子老酒,照胡人传过来的方子收过水的,挂在骡子背上带回去,让你爹冬天御寒!”

  “那可不行,您烧这一坛子酒得多少功夫,还是留着卖才是正经。再说了,?#19994;?#21435;塞外办货,还得些日子才回来呢!”少年人一边把长?#32769;?#36523;上套,一边?#31498;?#25512;辞。

  燕赵人性子?#36965;?#36830;喝酒也?#19981;读?#24615;的。而烈性子酒得之十分不易,为了提高黄酒的口感,酿酒人需要多次用密法加工,将酒里的水除掉大半,才能让酒浓到令人三碗吐然诺的地步。所以一坛子老酒,造价往往是普通浊酒的五倍。这么贵重的礼物,即便放在好年景,少年人也不忍从舅舅家搜刮,更何况眼下正是张宝生的客栈濒临倒闭之时。

  “拿着,旭官,否则是不给舅舅脸面!”张宝生用油手爱怜地拍了拍外甥的脸,低声命令。这孩子是开皇年间生的,娘胎里养得好,明显长了张福气面孔。过了年就要束发(注4),可自己这个?#26412;司说?#36830;件像样束发的礼物都给不起。想到着,心里不觉?#34892;?#20932;凉,又自怨?#22253;?#22320;叹了口气,低下头,缓缓向后院的酒?#28814;?#21435;。

  李旭见舅舅?#37202;?#30693;道自己的举动又惹老人伤心了,只好默默地呆在客栈中?#21462;?#36807;了片?#36427;?#24352;宝生转了回来,抱着的却不止是一大坛子酒,放酒坛子的柳筐上,又挂上了两条干麂子,还有半兜干荠菜、萝卜丝?#21462;?/p>

  “这怎么成,我这样搜括您,回去我娘非动家法不可!”李旭挫着手,满脸为难之色。

  “酒和下酒菜么,舅舅也不白送。等你爹?#27833;?#36793;回来,你让他帮舅舅问?#21097;?#35841;手里有生牛皮或驴、马之类?#31498;?#21475;的皮子出让。衙门里催得急,舅舅愿意出个合适的价钱买。”张宝生憨厚的笑着,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送礼物借口而高兴。不由少年推?#22681;?#26611;条筐挂在骡子背上,临了,?#30452;?#30334;戏般从后腰解?#20081;?#20010;皮?#20381;矗?#30828;塞到李旭手里。

  “这是开皇十八年的时候,几个去辽东寻功劳的军爷喝醉了酒,落到我客栈里的。十多年了?#35009;?#20154;回来找,怕是没人要了。舅?#25628;?#25720;着,应该是把不错的弓呢,所以每年都好生保养着。你拿去玩吧,明年你就十五了,你们李家人讲究马上觅取?#36824;螅?#26377;一把好弓正趁手儿!”

  少年人知道这是舅舅给自己的束发礼,不敢推辞,双手接了过来。入手的?#26448;?#20043;间传来融融暖意,不知道是舅?#35828;?#20307;温,还是那黑漆漆豪不起眼的弓囊本身温?#21462;?#35299;开弓囊上的皮绳再看,只见一张两尺半长的角弓躺在?#36214;?#30340;茸毛之间,颜色居然如墨玉般温润(注5)。

  上谷郡靠近边境,曾经是飞将军李广驻扎过的地方。所以民间好武成风,只要不是特别贫苦人家,平时都会让孩子拜个野师父去学些刀剑、弓马、拳脚来防身。所以李旭用眼睛?#26376;?#19968;扫,就知道舅舅给自己的是一把?#20185;系?#22909;弓,如果拿到市面上,估计没三、五吊肉好根?#20928;?#19981;回来。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无法客气了,只能再次施礼,感谢舅?#35828;?#19968;番美意。

  见礼物能得到自家外甥的?#19981;叮?#24352;宝生比赚了几十吊还得意。一边关锁门窗准备收摊,一边叮嘱道,“这弓长时间没人用,使起来硬得很。你玩时悠着点劲儿,别伤了身体。这东西毕竟只是个玩物,你是品学兼优,将来被推了秀?#29275;?#32771;了进士,放了县太,郡守,光耀门楣,我这?#26412;司说囊裁?#20154;再敢小瞧了去……”

  注1、 笊篱 北方?#22530;?#39277;专用器具,木柄一端带有细竹篾编成的网。在河北一带乡间,挂此物于墙外为饭馆标记。风俗一直?#26377;?#33267;上世?#26742;?#21313;年代。

  注2、 肉好。隋文帝重铸五株钱, 禁止南北朝时所发行的劣币。此钱,“背面肉好,皆有周郭,每钱一千重四斤二两?#20445;?#25152;以民间?#30772;?#20026;肉好。隋唐年间,与绢布同时作为货币通行全国。

  注3、 户槽 隋代县里设户槽和兵槽,地位等同于县丞。户槽负责收税,统计人口等工作。手下可?#24515;?#24110;?#26657;?#21327;管),国家不发帮闲俸禄,由户槽从地方税收里扣,后渐渐成为官员们搜刮地方的捷径。

  注4、 束发,一般指男子15岁左?#36965;?#36825;时应该去学各种?#23478;鍘!?#22823;戴礼记·保傅》:“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节焉。”


?#20081;?#39029;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