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大宋超级学霸

大宋超级学霸

高月 著

连载中免费

大宋超级学霸是高月写的一部中田小说,那一年,大宋甲级足球联赛正热,国民老公苏东坡金榜高?#23567;?#37027;一年,京城房价一飞冲天,老干部欧阳修买房不及时被夫人赶出家门。就在那一年,赵官家上元夜偷窥香艳女相扑,被朝阳群众司马光当场抓获。也是那一年,王老虎携女参加非诚勿扰,扬言非进士不嫁,金明池畔四大才子仓惶奔逃。还是那一年,河东狮喜拜婚堂,胭脂虎相亲正忙,全国神童大赛各?#39134;?#24180;英才开始隆重登场。

1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小说简介

大宋超级学霸是高月写的一部中田小说,那一年,大宋甲级足球联赛正热,国民老公苏东坡金榜高?#23567;?#37027;一年,京城房价一飞冲天,老干部欧阳修买房不及时被夫人赶出家门。就在那一年,赵官家上元夜偷窥香艳女相扑,被朝阳群众司马光当场抓获。也是那一年,王老虎携女参加非诚勿扰,扬言非进士不嫁,金明池畔四大才子仓惶奔逃。还是那一年,河东狮喜拜婚堂,胭脂虎相亲正忙,全国神童大赛各?#39134;?#24180;英才开始隆重登场。

免费阅读

庆历七年的九月,深秋已有几分凉意。

这是平江府太湖边的一处村落,隶属于吴县,村子不大,?#21152;?#30334;余户人家。

清晨,红叶上的露水迅速消退了,一簇簇枫树显得更加娇艳如火,染红?#33487;?#20010;山村。

一名年约六旬的老人正缓缓在小河边漫步,他脸上布满?#26494;?#21051;的皱纹,?#36335;?#24050;饱经沧桑。

老人衣着简朴,穿一件宽松的青色深衣,时而低头?#20102;跡?#26102;而微微叹息,目光中总带着一种难以言述的落寞。

他来这座小村庄已经四天了,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沿着小河走上几里路,呼吸一下乡村的新?#22763;?#27668;。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孩童清雅的声音,似乎在绘声绘色讲故?#38534;?/p>

“那天蓬元帅满腔悲愤,对行刑官大喊:

‘我乃堂堂上品元帅,掌八万天河水军,那霓裳嫦娥不过是月宫侍女,地位低卑,我虽酒后失礼,向太阴星君赔礼便?#26705;?#20026;?#25105;?#21463;此重刑,打入?#24067;洌俊?/p>

行刑官长长叹息一声:‘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嫦娥之事不过是借口,你擅自改变水军天规法度,引起诸仙不满,这才是真正原因。’

天蓬元帅愈加忿然,“可变法分明是玉帝让我去做,与我何干?”

行刑官摇摇头,眼中?#20937;?#19968;丝同情。

‘变法失败,总不能让玉帝承担责任?#26705;?#29577;帝当然要贬你,不过玉帝?#19981;?#32473;你一些特殊待遇。’

.........

那老者听到‘变法失败,总不能让玉帝承担责任!’不由浑身一震,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他连忙四处寻找,似乎声音是从左面的一棵大树方向传来。

老者拔足向大树走去,?#30036;?#21364;被石头一绊,险些摔一跤,脚踝一阵疼痛。

但他顾不得细看,忍住疼痛来到大树?#38534;?/p>

只见在一棵古老的枫树下,七八名梳着总角的顽童坐在石?#39134;希?#25176;着腮,听如醉如痴。

讲故事之人是一个少童,身?#31185;?#39640;,看起像十岁左右,但眉眼间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

只见他穿一身打着补丁的褐色短衣,常年的风吹日晒并没有使他皮肤变黑,眉眼中还有几分乡间孩童少有的清秀。

如果细看,还会发现他双眸中还隐藏着一丝?#36864;?#24180;龄不太符合的成熟。

这个讲故事的少童叫做范宁,今年只有八岁。

范宁是他祖父起的名字,因为他出生时哭声太响,祖?#36214;?#26395;他能安静一点。

但长大一些他却安静得过头,不仅极少说话,而且?#20174;?#20063;比别的孩子慢几步,显得呆头呆脑。

除了?#25913;?#36824;记得他的官名外,村里人都习惯叫他阿呆。

从小到大,他呆名远扬,甚至连小学塾的先生也在课堂上叫他范呆呆。

直到一个月前,一场大病后他忽然变了,口齿伶俐,?#20174;?#25935;锐,?#19988;?#21147;惊人,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孩子。

?#25913;感老?#33509;狂,以为是佛祖显灵,母亲还特地跑去灵岩寺还愿。

但只有范宁?#32422;褐?#36947;,一次意外的事故,使他竟穿越时空,来到了千年前的大宋。

只是三岁看老,大家早已习惯了他从前的呆头呆脑,要想让大家彻底转变对他的看法,恐怕还须时日。

范宁眼角余光瞥见青衣老者已从河边向?#32422;?#36208;来,他顿时心中暗喜。

“那行刑官说得其实也不对,我们应该这样理解,西天取经一?#20179;?#26377;四个名额,天界元老都想占一个,所以千方百计?#25165;拋约?#20154;参加。

这就是天蓬元帅?#30701;?#36716;世也神识不灭、武艺不失、兵器不丢的真正原因。

至于是谁?#25165;?#22825;蓬元帅下界,这就是今天的题目,大?#19968;?#23478;想一想,明天回答我。”

说到这,范宁?#20013;?#36947;:?#30333;?#22825;给大家布置的题目,大家都说说答案。

为?#35009;?#26126;知那猴头?#19981;?#21507;桃子,众仙还推荐他去守蟠桃园?”

众孩童七嘴?#26494;?#20081;说一通,范宁摇摇头,大家说得都不对。

“因为蟠?#19968;?#30524;看开幕在即,但蟠桃园的桃子?#23478;?#34987;众仙偷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需要一个没有后台的小毛仙来顶缸,那猴头显然就是最?#40092;?#30340;人选.......”

正说到?#20284;穡?#36828;处有个中年男人挥手大喊:“阿呆,你爹爹回来了,让你赶紧回家!”

“刘叔,我知道了!”

范宁便笑着对其他孩童道:“今天我有事,就少讲一点,说好的,听一次一文钱。”

孩童们舍不得钱,可又想听故事,只得摸出一枚铜钱递给范宁。

范宁一一笑?#26705;?#25226;钱轻轻一掂,“哈!又有?#23435;?#38065;到手了。”

“请等一下!”

范宁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范宁顿时松了口气,心中暗道:‘守了两天,终于把你吸引住了。’

他慢慢回头,果然是刚才的青衣老者。

只见老者眼中充满了兴趣,他连忙上前,乖巧的躬身行礼,“老?#23665;?#25105;?”

青衣老者望着一脸童稚的范宁,温和问道:“你是本村的孩子?”

“正是!请问老丈有何指教?”

老者捋须微笑,“你刚才讲得虽然离奇,却很有趣,你叫?#35009;?#21517;字?”

“他叫范呆呆!”旁边有一个顽童大笑道。

范宁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对老者道:“晚辈范宁!”

“你也姓范?”

老人眼中露出一丝惊喜,连忙问:“你是范氏哪一堂?”

范宁摇摇头,这个他真不知道。

青衣老者也自觉问得有点冒失,范是吴县大姓,这一带姓范的人不少,未必是?#32422;?#21516;族。

但此时他更关心范宁刚才讲的故事,他又问道:“你刚才说的故事是从哪里听来的?”

范躬身道:“晚?#37096;?#36807;一些三藏法师取经的杂书,便?#32422;?#32534;了故?#38534;!?/p>

北宋已经有不少唐僧取经的故事,吴承恩的《西游记?#20998;?#26159;后来的集大成者。

老者眼中更加惊讶了,眼前孩子不仅能?#32422;?#32534;撰小说故事,而且见识深刻,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居然还有这样的神童?

他忽然对范宁的身世有了兴趣,说不定这孩子真是?#32422;?#30340;同族。

这时,老者脚踝一阵剧痛,身体一晃,范宁连忙扶住他,“前?#33485;?#20040;了?”

?#26696;?#25165;不小心脚?#30528;?#20102;一下!”老者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那得赶紧用冷水敷住,如果伤重,淤血会扩散的。”

范宁指着前面道:“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前辈到我家里休息一?#38534;!?/p>

老者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范宁扶着老者缓缓而行,忍不住心花怒放,两天功夫没白费,终于可以抱上大腿喽!

一边走,他嘴里也小声哼起了歌,‘太阳出来罗?#24076;?#21916;洋洋罗?#24076;?#26464;起竹杠?#19990;?#25199;,朗扯,上山岗罗?#24076; ?/p>

“你在哼?#35009;?#26354;?”

青衣老者听范宁哼的小调?#32422;?#20284;乎从未听过,倒有另外一番韵味,心中有点好奇。

“是我?#32422;?#32534;的小调!”

范宁笑嘻嘻说:“如果前辈?#19981;叮?#25105;可?#36234;?#32473;前?#30149;!?/p>

“那就谢谢你了。”

老者微微笑道:“带?#19968;?#23478;,你好像很开心!”

范宁眼中?#20937;?#19968;丝?#22120;錚?#21364;一脸天真无邪笑道,“我师父常说,帮助别人,?#32422;?#23601;会快乐,所以我心里高?#25628;剑 ?/p>

“真是一个宅心仁厚的好孩子!”

老者慈祥地摸摸他的头,“你应该读过书?#26705; ?/p>

“嗯!在村里学塾里读过两年。”

“?#32423;?#20102;?#35009;?#20070;?”

“读了《百家姓》、《千字文》,师父还教了《论语》和《孟子》,不过我学得不好。”

其实不应该是范宁学得不好,而是原来的范呆呆根本就学得一塌糊涂。

老者点点头,“你?#28909;?#33021;讲出这样的故事,我想.....?#19968;?#26159;建议你去名校读书。”

“我父亲这也是这样想的,过两个月父亲要带我去镇上参加考试。”

老者心中一动,“可是延英学堂的入学考试?”

“好像是的!”

老者赞许笑道:“你父亲很有?#37117; ?/p>

.......

范宁的家就在小河边,一株高大的槐树下有三间茅草屋,墙壁用泥土夯?#26705;?#22235;周用树枝围了一圈篱笆,算是院子了。

院子中间是一盘磨,靠墙放着一把锄头和一支橹,屋檐下挂了十几串鲜鱼,应该是刚刚才捕到。

小院的另一边则种了两畦菜,?#35828;?#22235;周也被树枝围着。

一只老母鸡站在?#35828;?#36793;东张西望放哨,而一群小鸡躲在它身后,正千方百计想钻进?#35828;亍?/p>

范宁扶着老者走进院子,“娘,?#19968;?#26469;了!”

只见一个年轻妇人满脸怒气地从屋里出来,“宁儿,你跑哪里去了,娘是怎么交代你的?”

这位年轻妇人便是范宁的宋朝母亲张氏了,她在娘家排行第三,周围邻居都叫她张三娘。

虽然张三娘穿戴是钗荆裙布,但皮肤白皙,容?#24425;?#20998;清秀,范宁的肤色和眉眼长得像极了她。

张三娘见儿子扶着一个青衣老者,她微微一怔,“宁儿,他是谁?”

“娘,这位前辈的脚崴了,我扶他来家中休息一?#38534;!?/p>

青衣老者也感?#36381;约河?#28857;冒失,怎么能随意去别人家中?

他不由歉然地对范宁笑了笑,“我就不进去了,谢谢你的好意。”

范宁当然不能让他走,?#32422;?#30340;前途?#36824;?#37117;在这老?#26494;?#19978;,他怎么能走?

“?#36824;?#31995;的,前辈就稍稍坐一坐,晚辈给你疗伤。”

就在这时,从屋里走出一名三十余岁的魁梧汉子,他穿着一件短?#23478;攏?#34915;襟撒开,露出胸膛上古铜色的肌肉。

虽然相貌粗犷,但目光却很柔和,尤其在看?#32422;?#20799;子之时。

他便是范宁在宋朝的父亲,叫做?#30701;?#33311;,是太湖跑船的渔夫,离家十天,刚刚才回来。

这时,?#30701;?#33311;忽然?#37096;?#35265;了青衣老者,他本能地揉一下眼睛,竟呆住了,结结巴?#20599;潰骸?#19977;叔,您...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你是......”老者也不?#40092;斗短?#33311;。

“我父亲是本堂的范大川。”

青衣老者顿时明白了,不由捋须呵呵大笑,原来这小?#19968;?#26159;范大川的孙子,真没想到啊!

张三娘急忙拉了一下丈夫衣襟,“大?#26705;?#20182;究竟是谁?”

“他就是我们本堂的范相公啊!”

?#30701;?#33311;倒头就拜,“小侄拜见三叔!”

范宁当然知道范相公是谁,就是那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相范仲淹。

也就是眼前这个青衣老者,他在三天前就知道了。

不过此时范宁也有点傻眼,范仲淹居然会是?#32422;?#30340;本堂祖父?

早知道如此,?#32422;?#36824;干嘛费心费力布局,直接上门认亲就是了。

?#30701;?#33311;见儿子还傻站着,连忙拉他跪下,“快给三阿公磕头!”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

    幸运飞艇pk10历史记录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租 任选9场复式奖金怎么算 潮汕赌经濠华版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公告 色球红球尾数走势图 香港六肖中特 zqzq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84期 刘伯温三肖中特资百度 中版三合皇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数据 山东11选5交流 安徽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赌大小单双稳赢不贪